我师叔是林正英 第149章忠实的舔狗

小说:我师叔是林正英 作者:白袍飞扬 更新时间:2020-01-06 22:29: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五雷咒第五层的威力,虽然远不足以达到当初张敬脑海中那幅紫霄雷霆灭世之威,但在普通的魑魅魍魉看来,绝对是不可抵挡的。

  女匪首也一样。

  她乃是邪修,穷凶极恶,雷霆之力正是她的克星。

  要不是她刚才一瞬间释放出了大量的五毒,这些五毒都是她多年来的心血结晶,抵挡了五雷咒不少威能。

  但即便如此。

  削减了许多的五雷咒落在她身上,也依然灭绝了她的生机,不但体内经脉、魔气被雷霆之力尽数破坏,就连魂魄也在迅速的被泯灭!

  其实她这样也已经算很强大了,出乎了张敬的意料。

  要知道,张敬五雷咒还在第四层时,就将千年飞僵一点一点慢慢磨死。

  现在五雷咒提升到第五层,威力倍增。

  一道雷霆下去,这贼婆子竟然没有直接被轰成焦炭,实属她的肉身已经很强大。

  不过就算如此。

  贼婆子现在也只还剩下最后一口气。

  因为她心中充满着浓浓的不甘心,她从省城逃到这小地方来,想着可以在此地好生修炼,提升壮大实力。

  将来有朝一日,还能再杀回省城。

  却没想到,在省城她逃出生天,在此地却是要命丧黄泉!

  不对。

  已经不是命丧黄泉,而是魂飞魄散!

  第五层的五雷咒之下,她这样的邪修,是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

  毕竟五雷咒中的紫雷,专门克制僵尸本源、邪祟魂魄。

  “走!”

  贼婆子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声,看了眼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推开的方向,希望他们能逃出生天。

  而后,瞪圆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已经没了气息,死不瞑目。

  九叔、常威、秋生等人,看着这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的确,他们面对这些邪修的时候,下意识的考虑最常规的手段,用童子尿来破解对方的邪术。

  可他们却完全忘了,张敬完全是个妖孽。

  明明才一流术士后期的修为,但是在法诀上的造诣,却已经达到了让炼师都已经望尘莫及的地步!

  仍凭女匪首再厉害,手段再邪门。

  张敬只需引下一道雷霆,便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如果不是张敬,就算九叔面对这名女匪首,哪怕有童子尿,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之留下。

  “张师傅,你可真厉害!我常威谁都不服,就服你!”

  常威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双眼放光地盯着女匪首的尸体,由衷的拍马屁道。

  这召唤雷霆的手段,太强大了!

  要是自己也能学会这种法术,还有什么需要害怕的?什么僵尸鬼怪,通通不需要害怕!

  张敬也长出了一口气。

  女匪首被自己一招劈死,接下来这群人总不能再让自己撒童子尿了。

  五雷咒第五层的威力,的确够强大,比当初对付千年飞僵时的第四层,又提升了不少。女匪首修为已经达到了炼师境,身体又不知道用什么诡异的手段祭炼过,媲美飞僵,再加上她的五毒,可以说是三层防御手段,但依然被自己一招劈死!

  “不过,修为法力,还是稍微弱了一些啊。”

  张敬感受着体内明显少了一截的法力,有些苦笑。

  他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修为不算弱了,在当今修道界已经能算是一方高手。

  一般来说,一流术士后期的修士,就不可能存在法力不够用的情况,只有自己实力不够强。

  但到了张敬这里,法诀提升得太高,当爆发出最强大的实力时,法力依然不够用。

  看来只有他修为达到了炼师境后,才能彻底弥补短板。

  这也是为什么,张敬之前拥有足够的功德值的时候,第一时间打算的就是提升真阳功的修为。

  可惜在化解魔婴身上的魔气时,遇到了意外情况,张敬不得不先提升了五雷咒。

  “让我消耗这么大,竟然没有给任何的功德值。系统,你这有点不够意思了啊!”

  女匪首死去,脑海中没有响起任何的提示音,张敬不由得抱怨了一句。

  在他看来,这些邪修的危害一点也不比僵尸厉鬼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所到之处,很多村庄都是血流成河,甚至被屠杀光!

  所以除掉他们,也是大功德一件,理应给予一定的功德值。

  可惜这系统太死板,一点也不智能,更不懂得变通。

  张敬杀死女匪首,一点表示也没有。

  不过不管系统有没有表示,对于这些邪修,张敬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该杀还是照样要杀!

  此时,两名男匪首在看见张敬一招劈死女匪首后,纷纷都睚呲欲裂,看上去似乎怒到了极致。

  其中卷发匪首,当即就要不顾一切,冲上前再找张敬决一死战。

  不过三角眼匪首却保持了理智,拉着卷发匪首转身逃走。

  他知道,他们大姐都在这雷霆之下撑不了一招,他们两人上去结果不可能有丝毫的改变。

  报不了仇,反而只会白白送了人头。

  所以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逃了再说,也不枉大姐拼死救他们一命。

  只要留得青山,不怕没柴烧。

  等以后实力强大了,再来报仇就是!

  可惜。

  他们倒是想逃跑,张敬却又怎么会就这样放任他们离去。

  “追!”

  张敬和九叔反应都不慢,当即就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两名男匪首肉身防御虽然强大,但速度却并不快,现在坐下没有了骏马,自然难以逃脱。

  特别是九叔,步法神妙,全力爆发之下比张敬快多了。

  张敬本来先起步,可是眨眼间就被九叔超到了前面去,迅速拉近与两名匪首的距离。

  而张敬,只能跟在后面吃屁……

  张敬对此有心无力。

  他之前将绝大部分的功德值都耗费在了真阳功、五雷咒、斩妖诀三门上面,仅会的一门步法三步丁罡,到现在也才第二层而已。

  在这上面,自然远远比不上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修炼到当今境界的九叔。

  但是没办法。

  张敬现在功德值依然不富裕,在真阳功没有提升到第六层,修为跨入炼师境之前,张敬依然没有多余的功德值来提升三步丁罡。

  往后的时间,他能做的就是平时多花点时间,自己多练练三步丁罡。

  三步丁罡并不算多难的法诀,目前用功德值来提升实在是有些浪费了。以张敬的天赋,就算不用功德值,也是有希望提升到第三层的。

  张敬也没有让九叔手下留情,把人头留着让他来收割。

  毕竟这些邪修不像鬼怪僵尸,杀了也没有经验值。

  ……

  ……

  追逐战进行了两三分钟,九叔便已经欺身而进,一个纵身飞跃,跳到了两名匪首的前面,拦截住了去路。

  两名匪首大怒,纷纷怒吼一声,齐齐朝着九叔围攻而去。

  他们不能被拦截住,要是被拖上一会儿,那能召唤雷霆的小子追了上来,他们可就死定了。

  姜还是老的辣。

  九叔虽然在爆发力上比不得五雷咒提升到第五层的张敬,但是胜在手段繁多,战斗经验也不是张敬可以比的。推荐阅读sm..s..

  张敬在被两名男匪首围攻时,刚开始都有些束手无策,后来还是两名匪首自己作死,才去分而攻之,才被张敬找到机会逐一击破。

  现在两名男匪首在张敬哪里吃了亏,便吃一堑长一智,不再分头行头,而是齐心合力联手挥舞着斧头朝着九叔劈了过去。

  九叔丝毫不慌,几个身形变换,手中抹了鲜血长刀便破开了两人的斧头。以刁钻的角度在两人腋下、脖子间等要害部位,刀刃入体,将两人砍翻在地。

  等张敬等人赶到时,两名匪首已经彻底被解决了。

  九叔正在弯下腰,检查两名邪修的伤口。

  常威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来到九叔身边,却还不忘记拍马屁:“九……九叔……你……你好厉害啊!我们才刚赶到……你……你就把山贼都杀死了。太厉害了!”

  张敬无语地瞥了这家伙一眼。

  以前张敬觉得,他见过最具舔狗本性的,应该是家乐。

  家乐在菁菁面前,太卑微。

  现在看来,常威这家伙才是真正的舔狗啊。

  跑得这么累,气都喘不匀,结果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舔!

  舔狗最后终将一无所有!

  秋生都看不过去,说了一句马屁精。

  常威却依然不以为耻,一副颇为自得的样子。

  当马屁精怎么了?

  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他都已经要学法术,不管是跟着九叔学,还是跟着张敬学。

  总之要学就是了。

  只要能学到法术,当马屁精又如何?

  大丈夫能屈能伸!

  “师傅,你发现了什么?”秋生看着九叔在检查匪首尸体,也蹲下去看了眼匪首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水,诧异地道:“咦,这人的血怎么颜色不同啊?”手机端sm..

  “鲜血跟淤血的颜色,当然不同。”九叔沉声说道。

  秋生好奇道:“淤血?这些人刚死,怎么会体内流出来的是淤血。”

  “这是他们为快速提升修为,走捷径留下来的后遗症。”九叔站起来,摇头说道。

  “提升修为还有捷径可走?”秋生感到惊奇,问道:“师傅,你之前怎么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

  “怎么,你也想走捷径?”九叔冷哼了一声,说道:“这群人,为了走捷径,风餐露宿,茹毛饮血。吃的是五毒,喝的是露水!所以,到最后虽然他们身体坚硬如铁,刀枪不入。但是却已经不像是正常人,连体内的血液都堵塞,变成了淤血!”

  秋生本来对于走捷径这件事还挺感兴趣。

  可听到九叔这么一说,顿时怂了,傻眼道:“那这群人……还真是挺不是人哦!”

  九叔眼神中有些怒气,说道:“所以他们做的事,也不是人做的事!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奸淫掳掠,无所不为!”

  秋生闻不由得摇了摇头,暗自咂舌。

  他喜欢走捷径,但是为了走捷径去吃五毒,茹毛饮血,他就做不到了。

  要让他为了一己之利,去奸淫掳掠,更是万万不可能。

  秋生这点节操和做人的基本准则还是有的。

  九叔叹了口气,摸了一下淤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血不但是淤血,也是毒血!他们这些人,已经将自己身体修炼得比僵尸还不如了!”

  秋生嘀咕道:“血液有毒?不可能吧。如果你猜错了呢?”

  九叔瞪了他一眼,冷声道:“我只猜对的事情,错的事情我猜不到!”

  秋生杠精属性发作,嘿嘿笑着道:“那师傅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九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睛微微眯了眯,开口道:“我猜你皮痒痒!”

  秋生哈哈大笑,道:“你看,师傅你现在就猜错了!”

  “嗯?”九叔板着的脸上,一字眉皱了起来,一股杀气透出。

  秋生当即心中一颤,回过神来。

  自己怎么脑子抽抽了,敢和师傅顶嘴,这不是皮痒痒是什么?

  于是秋生连忙捂住自己嘴巴,然后瓮声瓮气地讪笑道:“哎呀,师傅你猜得好准,我现在好痒啊,全身上下都好痒啊……”

  九叔懒得再理会自己这个活宝弟子,转头看向常威说道:“队长,这两名匪首的尸体,不能随意掩埋,得全部火化了才行。”

  常威伸脚在两名匪首的尸体上提了提,说道:“九叔,我先将这尸体先带回保和村,再带回任家镇,让所有人都看看,游街示众一番,明天再火化吧?要不然,最近山贼动静闹得这么大,百姓们都人心惶惶的。要是没看到山贼土匪的尸体,恐怕会心不安,觉得还会有山贼来袭。”

  说是这么说。

  但常威心里想的却是,我常威不辞辛苦,跑这么大老远来诛杀山贼,做了这么大的好事,要是不让其他人亲眼看一番,见证我的丰功伟绩,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当然得将这些尸体游街示众,才能彰显出我常威的威风啊!

  九叔皱了皱眉。

  常威所说也是合理要求。

  最近这货黑龙山的山贼出手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无比狠辣,杀了很多人。

  这消息已经逐渐传递开,的确弄得人心惶惶。

  不过这些邪修尸体都很不正常,如果拖到明天才火化,说不定今天晚上就会有变故!

  这时张敬走过来,笑着道:“师叔,就按照常威说的来吧。今晚上我会一直盯着尸体,就算有什么变故,我也能马上处理。”

  九叔听到张敬这么说,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的确。

  也不用太小心谨慎。

  就算这两名山贼要变成厉鬼,有他和张敬在,谅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张敬松了口气。

  常威来保和村一趟的目的之一,是因为名。

  而张敬来保和村的目的之一,却是为了经验值!

  杀了邪修,一点功德值也没有,相当于今天晚上白忙活了。

  系统就这么死板,没办法。

  但是。

  如果等这些邪修死后变成了厉鬼,杀了之后,可就有功德值入账了啊!

  按照电影里面,这些邪修都邪门得很,不知道是修炼了什么秘法,死后必然会化作厉鬼!

  这种秘法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好事,相当于有了两条命。

  反正他们生前也是作恶多端,死后去了阴曹地府也难以投胎。还不如化作厉鬼,继续修炼!

  不过他们遇到了张敬,变成厉鬼后没有机会再修炼,只是经验怪!

  张敬现在心里感到很可惜的是,女匪首被他一怒之下,用五雷咒轰得形神俱灭,已经不可能再像电影里面那样变成厉鬼了。

  这相当于浪费了一个经验值大怪!

  要是早考虑到了这一点,张敬就不那么冲动了。

  让女匪首正常死去,等她变成厉鬼来报仇,再杀她一次。

  而以她的实力,化作厉鬼也必然非同一般,杀了之后保守估计至少也是一千以上的功德值!

  可惜啊!

  现在没了大boss,只能把这两只小boss变成鬼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这两只小厉鬼,加起来应该经验值也不会少。

  ……

  ……

  等众人回到保和村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保和村里依然是黯淡无光,全村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吵闹。

  但是村里的人,此时绝大部分肯定都是没有睡觉的。大家都是躲在自己家里,担惊受怕着,不知道前线战况如何了。

  所以,当常威带领着手下,抬着三名匪首的尸体回来,大摇大摆的高声大喝着:

  “所有人都出来吧!我是你们的队长阿威!”

  “山贼已经全部被我们歼灭了!”

  “就连山贼的三大首领,都全部被我们杀了!”

  “没事儿了!安全了!大家出来吧!”

  随着吆喝大喊声,本来躲着的村民,逐渐有胆大者试着开门,出来打探情况。

  看见回来的的确是保安队的众人,而不是山贼,村民才终于放下心,过来打探情况。

  发现山贼危机的确已经解除,安静的保和村很快就喧闹起来。

  家家户户都亮起灯火,兴奋不已,像是过年一样,纷纷在晚上走出家门。

  甚至为了感谢众人搭救了保和村,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当晚杀猪宰羊,准备好吃好喝的报答众人。

  常威这货在人群中被拥护夸赞着,开心得不行,嘴里不断说着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都是我的责任……

  似乎,杀山贼都是他的功劳!

  忠实的舔狗,这时候又开始装盖世英雄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