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叔是林正英 第452章原来是剑匣

小说:我师叔是林正英 作者:白袍飞扬 更新时间:2020-02-02 22:36: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见背着霞子上场的老叟,即便是已经以摧枯拉朽版姿态横扫东洋术法界两名高手的薛道源,也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脸上表情变得有几分慎重。

  此人,是高手!

  很有可能,会是东洋这边上场以来,最厉害的一位高手,前面上场的所有人都比不上!

  一来,这名老叟虽然上场后没有立马动手,身上也没有散发出太强大的威压与气息,似乎和普通的老头没什么区别。

  但若是修为达到了法师境,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周围天地之力,就可以从老叟身上察觉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二来,两方比拼到这种地步,基本上都已经图穷匕见了。

  华夏道门一方,除了薛道源,还没上场的只剩张敬和闫避尘。东洋一方,除了老叟之外,也只剩下美智子师兄妹。

  老叟上场速度看似很慢,但却只跨了两步,就越过了正常人十几步才能跨过的距离,犹如鬼魅。

  到了上场,他冲着薛道源笑了笑,但笑容中却尽是阴森与杀意。

  “昆仑派薛道长,相信我,接下来会让你感到很惊喜。”

  老叟对着薛道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话音落地之后,他的身形,却骤然从空中消失!

  至少,是在肉眼可以看见的视线之中,真的消失了。

  并不是鬼怪那样的隐身,灵官殿前所有人,不管是道门还是东洋,都是开了法眼的,但却没有一个人能用肉眼看到老叟的身影。

  遁术!

  又是遁术!

  道门遁术被东洋学了一些回去后,在漫长的时间中不断钻研,开发出许多全新的遁术。虽然这些遁术不一定多厉害、多精妙,就比如张敬前两日遇到的‘菊花盾’,其实就是很粗略的遁术。

  但不管怎么说,遁术在当今东洋术法界流传不少,但却并不至于泛滥,依然是很罕见的。

  比如今日东洋已经上场的将近十名高手中,就只有此老叟会。

  薛道源并不慌张,肉眼看不见不重要,只要阴神和能够感应到就行,虽然会因此会存在一定的误差。

  只见薛道源左手捏着法诀,片刻之后突然转身,朝着后方虚空画了一个半圈。

  铮!

  空中传来一道清脆犹如古筝般的声音,而后本来青天白日的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一轮银色的新月!更新最快s..sm..

  新月栩栩如生,真的犹如到了晚上天空升起弯弯的月亮,只是这新月却带着无可睥睨的威压与锋利,即便远隔数十米远,都能感受到其带来的惊人锋芒。

  只要盯着看,连眼睛都会感到疼痛!

  薛道源真的开始全力以赴,施展出自己的真本事了。

  刚才横扫前面的两人时,他施展法诀,空中虽然也有淡淡的古筝声音,有银色光芒一闪而过,但却远远没有像现在这样明显,弯月直接显现在半空中!

  这样的恐怖异象,已经完全可以和傅守阳施展出的火焰神灵相媲美了。

  不过傅守阳施展出火焰神灵,就已经是超负荷,是他的最强绝招。施展完了之后自己也就精疲力竭,无力再战了。

  可薛道源施展‘新月’法诀,却明显感觉游刃有余,施展十次八次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轰!

  新月悬空,而后在薛道源的操控之下,携带着无匹的锋芒,对着半空中的一点疯狂斩下,空中顿时传来几乎能刺穿耳膜的碰撞声音。

  消失不见的老叟也就在新月落下的点出现,他那精妙的隐身术,瞒不过薛道源的眼睛,被准确的找出来,成功命中。

  新月这种层次的攻击,就算老叟作为东洋一方的‘底牌’人物,当然也不敢以赤手空拳来硬接。

  他背上的匣子已经被他掌控在了手中,当做抵挡的武器,猛地挥出,拦截了新月无尽的锋芒。

  新月威势劈尽之后,就消散于空中,只剩下淡淡银光。

  而老叟也硬生生被从空中劈斩狠狠落在地上,连退十数步,闷哼一声。

  但他手中匣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承受了如此恐怖的碰撞也没有

  嗤嗤嗤!

  碰撞的余波,也相当恐怖锋利,波动蔓延开,直接将灵官殿前的石板地上留下一道道细细的裂痕,犹如被剑气斩过。

  旁边观战的众人,也不由得施展法力抵挡余波。

  薛道源一招占据上风之后,并不停手,而是乘胜追击,一轮又一轮的新月不断在空中浮现,朝着老叟不断轰去。

  老叟就凭借他手中的古怪匣子,不断抵挡,偶尔做出反击。

  双方战斗十分激烈。

  闫避尘此刻已经无暇他顾,双眼紧紧盯着场上的战斗。

  美智子和他大师兄也是如此。

  虽然薛道源和老叟都不是双方最后压阵的人物,但实力其实已经不比他们低多少,已经达到了能危险他们的地步。

  所以,这一场战斗究竟谁胜谁负,就显得很重要了。

  如果薛道源胜,那么对于闫避尘来说就有极大的帮助;反之若是老叟胜了,对于美智子大师兄来说,也好处巨大。

  至于其他人,虽然场上的战斗他们不可能插得上手,甚至其中的许多奥妙也看不懂,却也照样提心吊胆。

  唯独张敬,心绪很宁静,时不时喝一口茶。

  嗯。

  薛道源实力的确挺强的,不愧是昆仑派的顶尖高手,所修炼的法诀也古怪得很,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其威力嘛,几乎已经可以媲美五雷咒第六层大圆满层次!

  比起阴阳五雷咒,那就还要差不少了。

  至于神霄雷法什么的……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肯定不能用来对比,对比也没啥意思。

  真正让张敬比较感兴趣的是,东洋老叟手中的古怪匣子!

  他在考虑着,这匣子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竟然如此坚硬,面对薛道源如此狂风暴雨的攻击,也不损伤分毫。

  要不是这匣子,老叟虽然修为实力也很厉害,但也估计早就败在薛道源手中了。

  而且,当老叟运用匣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放在旁边的斩妖剑,竟然传递出一股兴奋的情绪,剑身颤动起来,要不是张敬连忙将手放上去,将其压制住,它估计又‘破开’剑鞘,冲天而起了。

  这匣子,好像吸引到它了!

  难道是棋逢对手?

  毕竟在老叟手中,匣子搞得都快当做剑来使用了。

  “似乎……这匣子不但坚硬异常,而且它似乎还能吸纳很大一部分‘新月’的威势!在它抵挡之后,薛道长的攻击,真正落在老叟身上的,估计也就剩一半了,所以他才能扛得住。”张敬一只手按在斩妖剑上,思索道。

  其他大部分人看不清场上两人的斗法,但对于张敬来说,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能看出两人交手时的破绽,换做是他上去应该如何应付。

  “别急,等会儿有你上场的时候。不管最后谁输谁赢,我都让你碰一碰这古怪匣子。”

  张敬对斩妖剑轻声开口,安抚道。

  似乎听懂了张敬的话里的意思,斩妖剑这才安静了许多。

  ……

  场上战斗依然很焦灼。

  虽然薛道源修为境界是实打实的法师境后期,能够支撑这种强度的战斗,但这样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事。

  就在他脑袋迅速转动,思索着如何找机会,改变战况时。

  刚才一直在被动挨打,很少有反击的老叟,忽然‘桀桀’笑了起来,他不再挥舞手中的匣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趁着一轮弯月劈下之后的片刻空隙,他将匣子直接往空中抛出去。

  双手横于胸前捏着剑诀,体内法力喷涌而出,而后一只手紧抵住眉心,大喊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只见那匣子中,忽然飞出一柄黑色的长剑。

  这柄黑色长剑此刻携带着恐怖无匹的剑气,出现之后几乎令整片空间都被剑气纵横充斥,疯狂旋转。但诡异的是,这些剑气却并非黑色长剑自己所携带,也并非是老叟自己依靠剑法造诣施展出。

  这些剑气,竟然是银色的。

  如果是高手仔细观察,甚至还会发现这些银色的剑气,其实和薛道源施展出的一轮又一轮‘新月’中蕴含的锋芒有极其相似的地方!

  不过。

  现在这些剑气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轮‘新月’的积累,所以形成的威势比新月反而更强大了一个层次!

  “不好!”

  闫避尘见状神色一紧,大感不妙,为薛道源而感到担忧。

  张敬则是眼神一亮,心中的疑惑终于想通了。

  原来这个古怪匣子,竟然是个神奇的剑匣!

  这个剑匣。

  不但能够藏剑,更是能够蕴藏剑气!

  不过老叟这柄黑色的长剑虽然也很不凡,算得上是难得的宝剑,材质难寻,锋利无双。

  但是却并没有脱离‘凡剑’的层次,不可能自己生成剑气和剑势。

  老叟倒是个剑道高手,而且根据他刚才运转的剑诀起势,口中所念的咒语,他竟然修炼的也是‘昆仑派’剑诀!

  估计是当年东洋术法界高手前来华夏,偷师学艺的时候,有人也暗中将昆仑派的剑诀给学去了一些。

  张敬曾经见过两次燕清风施展剑法,所以对于昆仑派的剑诀有些印象。

  东洋老叟施展的剑诀,有昆仑剑诀的韵味在其中,至少有三四成!

  不过他的剑道修为终究是不够纯正,也不够到家,所以依靠自己施展的剑气,威力不可能达到法师境后期,足以威胁薛道源的地步。

  所以。

  刚才他一直被薛道源压着打,很少有反击。

  一来是实力的确比薛道源逊色一些,打不过;二来,便是在暗度陈仓,利用古怪的剑匣,不断借用薛道源的攻击,来为自己酝酿这最后一击的恐怖剑气!

  “怪不得你这么眼馋呢!”

  张敬瞧了眼旁边的斩妖剑,总算明白它冲动的原因所在了。

  如此神奇的剑匣,在老叟手中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用来装斩妖剑才再合适不过。

  有此剑匣,以后斩妖剑再也不会觉得憋屈,动不动就撕破‘衣服’了。

  嗯,不错。

  此物与我张某人很有缘分啊!

  “薛道长,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够不够?”

  老叟捏着剑诀,望着口中形成的惊天一剑,哈哈大笑道。

  薛道源见状是又惊又怒。

  此人竟然偷学他昆仑派的剑诀……

  不对,应该是他师祖偷学的。

  现在此人竟然敢在他昆仑派正宗传人面前猖狂,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此人不知道是施展了什么秘法,又或者是手中的剑匣有什么古怪,竟然将他刚才攻击的一部分威势,积累转换成为剑气。

  现在这一剑,他用‘新月’攻击,恐怕抵挡不住了。

  这一剑落下来,他必败无疑!

  不过。

  薛道源并没有认输。

  他也不能认输!

  想用偷学昆仑派的剑诀,来击败他昆仑派正宗弟子,这不仅事关他个人声誉,更关系到整个昆仑派的声誉!

  他思绪转动,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盯着半空中疯狂转动,包裹着银色剑气的黑剑,忽然看向了师侄燕清风所在的位置,大喝一声:“剑来!”

  燕清风闻,下意识的将腰间的佩剑取出,朝着薛道源扔了过去。

  抛出之后,才在脑海中想到:“师叔,他要用剑?”

  ~

  (虽然主角还没有装逼,但我感觉这段斗法,写得还挺精彩的。

  当然,后面肯定更精彩。

  最近催更的好多,都说白袍应该趁着这段时间爆发。其实最近在家里的确没什么事情,也不能出门,就是陪陪家里长辈,聊天打牌什么的,但好像……春节就不适合码字?

  反正白袍书架里追看的几本书,有过年请假断更的,也有拖更的……就是没有爆发的。

  哈哈,明天努力多更新点吧~推荐阅读sm..s..

  大家有月票啥的,可以投个票激励一下白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