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02几乎想也没想的,扇过一巴掌(四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厢沉默。s.biquge.

  徐摇光没说话。

  他拿起兜里的手机给乔声打电话,“我没有秦苒电话,你让她来后台一趟。”

  秦语一直站着,没说话。

  徐摇光让外面的人进来,询问监控。

  这时候,宁晴跟教导主任也赶到后台。

  “语儿。”宁晴快速走过来,“你的小提琴怎么了?”

  秦语不想多说,很累的侧过身体,不想跟宁晴多说话,也没说是秦苒。

  她不确定,以现在钱少跟秦苒的关联,要是知道是秦苒,宁晴会不会维护她。

  只淡淡开口:“被人蓄意用刀片割了。”

  宁晴气得胸口起伏,她直接转身,对教导主任开口:“丁主任,你们学校怎会有如此品行恶劣的学生,请你务必找出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丁主任看了眼小提琴的琴弦,确实是有人用利器割的。

  秦语是林家人,这件事宁晴也在场,是肯定要好好处理的。

  他皱了皱眉,看向徐摇光,“徐……徐同学,监控有没有人去查?”

  “已经让人去了。”徐摇光从思绪里回过神来,轻声开口。

  丁主任点点头,不在说什么,但语动作上对徐摇光都挺忌讳的。

  只是这种时候,宁晴跟秦语都没有发现。

  **

  秦语节目就在林思然他们后面一个,秦语刚出大礼堂的门没多久,就接到了乔声的电话。

  “她小提琴琴弦被人割了?”秦苒挑了挑眉,找个树荫站了会儿,挺意外的笑,“没想到,还有人能看出她真面目?”

  乔声轻哼一声,“谁知道,不过她现在怀疑是你……”

  说到这里,乔声顿了顿,他显然不知道徐摇光在想什么,纵使徐摇光喜欢秦语,却也不会不知道秦苒是什么人吧?

  “她认为是我?”秦苒垂眸。

  乔声“嗯”了一声,“谁知道她在想什么?”

  “秦语要在后台跟你对峙,对了你当时跟谁一起,找她一起来。”乔声知道,这件事要不给查清了,以秦语的本事,还真能在秦苒身上泼个脏水。

  秦苒捏了捏眉心。

  把手中的鸭舌帽扣在头上。

  拿出手机又给程隽打了个电话。

  “你多等我十分钟,”秦苒估算了一下时间,她看着大礼堂的位置,“我有点其他事儿。”

  **

  路口,挂着大众牌子的黑色汽车中。

  程隽掐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的座位上,余光看了下时间,五点十分。

  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敲着。

  陆照影从副驾驶上侧过头,笑:“隽爷,秦小苒怎么了?”

  “她有点事,让我们多等一会儿。”程隽手支在车窗上,懒洋洋的开口。

  “行吧。”陆照影点点头,他拿出手机给钱队打电话,“那我们就等着吧。”

  驾驶座上的程木没说话。

  能同时让京城的两位爷等着,除了秦苒,他还真找不出来第二个人。

  **

  这一边,乔声在门口等着秦苒。

  他考虑的来回走着,等秦苒过来,立马站定,似乎觉得自己挺没用的,垂着脑袋,丧气的开口,“苒姐。”

  “嗯,我们先进去再说。”秦苒拍拍他的肩膀,叹气,又笑了笑:“没事。”

  看她的状态似乎还不错,乔声松了半口气,但精神并没有完全放空。

  秦苒跟乔声一起进了化妆室。

  化妆室里闲杂人等被丁主任遣散了,只留下几个领导还有徐摇光跟秦语这些人。

  秦苒跟乔声推门进来。

  化妆室里大部分目光都看过来。

  宁晴也下意识的抬眸,一眼就看到秦苒跟乔声。

  她目光在乔声脸上停留了会儿,然后落在秦苒身上,十分疑惑:“苒苒,你怎么来了?”

  秦语一向很注重自己身边人的关系。

  学校里除了乔声跟徐摇光,没人知道秦苒时她姐姐。

  更没人知道沐盈时自己的表妹。

  站在秦语身边的娃娃脸,一看到秦苒,就气愤开口:“秦苒,你为什么要割了语儿的小提琴琴弦?”

  高中总是分派,娃娃脸就是正宗的秦语党。

  秦语对这些人一直挺大方的,各种限量版口红香水从来不吝啬。

  以至于,娃娃脸这些人,都以秦语为首。

  此时秦语被人害成这样,娃娃脸自然站出来,当秦语的一杆枪,指哪打哪。

  秦语因为在学校表演上丢脸,脸色一直不好。

  听到声音,她猛地转头看向秦苒,目光里明明灭灭,满是愤恨。

  宁晴也听到了娃娃脸的声音,她愣了一下。

  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秦苒:“苒苒,你割了语儿的琴弦?”

  语气虽然是问句,但表情似乎是信了。

  这间化妆室里的人不知道微博那件事跟秦苒有关,宁晴却是知道。

  她看着秦苒,唇角抿了抿。

  秦苒捏了捏手指,指尖一片冰凉,化妆室里有教导主任还有几位老师,她取下头上的帽子。

  并不理会宁晴,十分礼貌朝丁主任等人开口:“我没那么无聊,我记得走廊有监控不是吗?查一下的事情。”

  她语调十分平稳,不愤怒也不惊慌,不急不缓的开口,跟她以往的形象并没有什么差别。

  一只手还拿着鸭舌帽,精致的眉眼恣意依旧。

  “秦苒,你恨我我认了,可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动手,看我被全校师生嘲笑开心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秦语眼睛一片血红,手指颤抖着,她走到秦苒面前,几乎想也没想的,几乎带着愤恨的朝她扇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