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38掉马大戏,乔声疯了(三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玩意儿?”陆照影嘴里还叼着油条,就顺手接过,放在一边,没立马看:“传单?”

  专治秃头的广告?

  捏成这么皱巴巴的,陆照影除了广告单,想不到还会是什么东西。.09rw.

  “不是。”秦苒也不解释,就随他放在一边。

  “你就在这别走了,我下午要去看表演赛,你跟我一起去吧。”陆照影看着她。

  秦苒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不太想去。”

  “不去也不行,浪费我票,”陆照影轻哼一声,怨念又不甘心,“云光财团的票可不好拿,我让程木废了好大劲儿才拿来的,晚上见面会的票到现在还没弄到。”

  “云光财团?那确实麻烦?”管家又去给陆照影端来了一杯水之后,笑。

  “程管家你听过?”陆照影好奇。

  程管家点点头,很恭敬的回答,“大小姐的公司有个技术部想要云光集团的开发部合作,不过一直没消息。”

  陆照影立马明白,这就是程隽做到一半又扔给他姐姐的公司。

  “怎么不找隽爷?”陆照影拿纸巾擦了擦手,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气定神闲的程隽。

  程隽不紧不慢的翻了一页纸,眉眼垂着,满脸都挺冷淡的。

  连头都没抬。

  陆照影收回目光。

  程管家就垂首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把用过的餐巾纸跟空碟子收起来。

  就看到陆照影手边皱巴巴的“传单”,顿了顿,“陆少,这垃圾还要吗?”

  “等等,”陆照影伸手接过来,一手拿果汁喝,一手漫不经心的打开来看,“秦小苒送我的礼物,怎么能随便扔。”

  没见过这样的礼物……

  程管家看了眼秦苒,忍不住笑,最后又是叹息,还是小孩子心性。

  他收起了其他碟子,转身走。

  刚抬脚走了两步。

  啪——

  一声响。

  程管家回头,就看到陆照影手中装果汁的杯子没拿稳被磕在桌子上。

  程管家的脚顿住。

  程隽又翻了一页纸,抬了抬眼眸,修长的手指搭在桌子上,随意的敲了敲:“怎么回事?”

  “啊,不是,”陆照影手里还拿着票,另一只手忍不住去摸耳钉,“秦小苒,你……你……”

  “有话就说。”秦苒抬头,瞥他一眼。

  “你给我的,是什么啊?”陆照影声音听得出来颤抖。

  “门票啊,”秦苒拿出手机,上面顾西迟问她为什么骂他,她漫不经心的回着,“见面会的门票,你不是要吗。”

  听到秦苒的回答,程隽本来低下看书的头又抬起来。

  “这见面会的门票你怎么会有?”陆照影小心翼翼的把门票放在桌子上,又小心翼翼的抚平,“不是——谁会揉成一坨,哪个人会像你这样对待门票?”

  秦苒半趴在桌子上,懒洋洋的回答:“别人给我的。”

  程管家这时候也反应过来,陆照影手中的是云光财团的那张门票。

  程木用了好大心思也没有弄到的那一张。

  他看了秦苒一眼,惊呆了。

  原本他以为那是一张垃圾……

  毕竟从陆照影跟程木的反应来看这张门票很难弄到,他有些懵——

  这么难弄到的票秦苒竟然有?

  当然,这两人要知道,昨晚秦苒给了乔声他们一叠门票,估计会更崩溃。

  陆照影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消化秦苒给了他一张票的事。

  秦苒给完了票,就去医院看陈淑兰。

  程隽想了想,让司机开车送她过去。

  等秦苒走后,程管家才收回目光,低声询问:“少爷,月底回京城吗?有个寿宴。”

  “你先安排吧,”这件事程老爷子说过,程隽重新垂下头,看手里的书,“应该会回去。”

  **

  医院,今天秦苒来的早,宁薇跟沐盈都还没来。

  她去找了一趟陈淑兰的主治医生后,没直接回病房,而是找了个卫生间。

  摸了摸兜里,没找出来一根烟,她就靠在门上,出神。

  眼睛能看到红意。

  好半晌后,她才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再抬起头,依旧是以往那种漫不经心又有些纨绔的样儿,眸里看得出恣意。

  她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瞧不出什么异样,才去看陈淑兰。

  秦苒到病房的时候,陈淑兰状态好像还不错,往日里苍白的脸有了血色。

  “苒苒,你来的刚好,”陈淑兰朝秦苒招手,笑,“你看。”

  她把手里的东西给秦苒看。

  “什么?”秦苒凑过去看了一眼,是一张音乐会门票,贵宾席的。

  “魏大师寄过来的两张门票,他想让我们俩去看他的音乐会。”陈淑兰语气很好,“我是去不了,你可以找人陪你一起去。”

  秦苒没拿,她有些服气,“他怎么还没死心?”

  外面传来了说话声,是宁薇沐盈跟宁晴。

  陈淑兰没说什么,直接把票塞到秦苒手心。

  “妈,你们在干什么?”宁薇当先进来,她的脚最近好多了,不注意看的话,注意不到她走路的差别。

  “给苒苒一样东西。”陈淑兰靠回了床头,又有气无力的。

  “哦。”沐盈点点头,她知道陈淑兰一堆不舍得扔掉的废物,没在意。

  宁晴跟陈淑兰说了几句话,从头到尾秦苒就在一边削苹果,没看宁晴一眼。

  陈淑兰余光知道两人的状况,只是低了低头喝水,没说什么。

  僵持了好久,宁晴才从包里拿出一张票,“苒苒,这是你妹妹从京城寄过来的门票,她就寄了两张,一张给我,一张特地给你的。”

  秦苒依旧削苹果,她低着头,翘着二郎腿,似乎没看到。

  宁晴抿了抿唇,“这场音乐会大师云集,看音乐会的,都是京城的高门大户,她小姑托人拿到这些票的。”

  秦语寄这张票很好猜,不就是急着在秦苒面前彰显?

  沐盈听着宁晴的话,目光就忍不住往那张票上瞥。

  秦苒削完了苹果,觉得有些烦,“外婆,我下午去看人打游戏,就先走了。”

  宁晴看着她的背影,“苒苒,机会难得!”

  陈淑兰闭眼,不说话。

  **

  下午。

  ost的表演赛正式开始。

  没有站票,只有座位票,因为不足一千人,排队进场的人没那么多。

  秦苒从十二点开始就被陆照影催促着赶紧来。

  程隽对这个不感兴趣,开车将两人送到这边。

  “注意点,到时候人肯定很多,”他手搭在方向盘上,侧了侧头,垂眸对副驾驶上的秦苒开口,“别跟着他乱跑,安全重要。”

  “放心。”秦苒低头解安全带,眼稍稍眯着。

  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下车,陆照影催她赶紧走,等程隽的车开走后,他才啧了一声,“隽爷曾经也是这游戏的迷弟呢,他当时要打职业,现在肯定比阳神火,不过他那人没有恒心,做什么都半途而废。”

  两人排着队。

  秦苒扣上了自己的鸭舌帽,将帽檐压低,“恩”了一声没有回答。

  两人坐在a区第五排,陆照影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了二排的,十分显眼的几个少年。

  “哎,那不是你同学吗?”陆照影认识乔声,他啧了一声,“你这几个同学,后台不小啊,怎么会有票……”

  说到一半,陆照影又噤声了。

  他想起了孟心然,皱了皱眉,不再说话。

  秦苒倒没在意,她压低了鸭舌帽,拿出手机开始玩小游戏。

  这次的表演赛是云光财团安排的互动,季后赛几个战队一起。

  杨非一上台就被导播来了个特写,几乎无瑕疵的脸放大在荧幕上,现场女粉极为疯狂,男粉也不甘示弱。

  每场比赛几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今天有三场比赛。

  第一局杨非拿出了女娲。

  现场又是一阵疯狂的尖叫。

  “女娲,阳神的成名战啊!”陆照影摸了摸手臂,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你知道女娲吗,我们东亚赛区出现的第一张神级卡牌!当时多少电竞王国嘲笑我们没有神牌,然后没几天阳神比赛就拿出来了!”

  第二句杨非拿了伏羲。

  现场更加疯狂。

  “我现在除了生死局,很少会看到阳神那这三张神牌了!”陆照影在一边激动的给秦苒解释。

  第三局他拿了尧。

  现场都在沸腾。

  三张神牌,ost的招牌杀招,所有战队都惧怕的神牌!

  赛场上都很难见的,如今在一场表演赛上见了个齐全,这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秦苒就面无表情的看着陆照影。

  “算了,你不知道也正常,三张神牌很难见的,我连神牌碎片都没有……”

  打完三场后是访谈时间。

  “今天现场粉丝很激动,观众们也知道ost的神牌很难见到,今天是不是尽兴了?”主持人例行问了几个问题后,就开始抽粉丝的问题。

  她拿着一张卡片,看到问题笑,“这位叫少年归期的网友问,阳神有没有最喜欢合作的电竞职业选手?”

  杨非顿了顿,他没戴鸭舌帽,一张脸在聚光灯下,湛然若神。

  半晌后,听到他清朗的声音,斩钉截铁的:“有。”

  观众有人在喊“易纪明”。

  “那请问是男选手还是女选手?”主持人就笑。

  杨非抬了抬眼眸,那双眼睛在镜头底下显得很黑,又停了两三秒,他笑了笑:“女的。”

  全场叫“易纪明”的声音顿了顿,然后“轰”地一下炸开。

  九州游女性职业选手本来就少。

  尤其ost战队,直到现在只出了一个孟心然。

  导播费了好大劲从b区把孟心然找出来,还特地给了她一个特写镜头。

  秦苒很清楚的听到了陆照影说了一声“靠”。

  **

  一班的三个男生也震惊的看向孟心然,“孟同学,你好厉害,你听到没有,阳神待会儿还要去找你?”

  坐在孟心然前后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孟心然。

  孟心然显然也有些愣,她做得很直,毕竟年纪不大,纵使再成熟,再有规矩,在这聚光灯下,被人点名,她手也忍不住抖。

  嘴角的笑容掩饰不住。

  “我也不清楚……”她脸微微红,心脏跳的快:“我跟阳神没说过几次话的。”

  表演赛结束。

  外围先走,然后到b区跟a区。

  乔声一眼就看到了秦苒跟陆照影二人,兴冲冲的带着他的一帮兄弟过来。

  他看了一眼陆照影,表情略微收敛。

  陆照影倒是非常和气的跟他们打招呼,“几位都挺厉害啊。”

  二排的票都能弄到。

  乔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十分卑微的低头,“不敢不敢。”

  徐摇光看着秦苒跟陆照影,有些诧异,但是没说什么。

  双方都觉得对方态度十分奇怪。

  孟心然跟她身边的三个男生都没走,陪在孟心然身边,要等着杨非来找她。

  秦苒这一行人路过他们的时候,乔声那几个男生都忍不住看孟心然的方向。

  孟心然这会儿倒是大发慈悲的看了秦苒他们一眼,意味不明的笑笑,似乎觉得跟他们计较有些不符合身份。

  然后就移开了目光,抬了抬下巴,挺高傲的。

  乔声有点想骂人。

  秦苒把帽子扣在了头上,压低声音,“我去上厕所。”

  “行,我们等你。”乔声摆手。

  其他人恭恭敬敬的,“苒姐小心。”

  秦苒走了没两分钟。

  乔声摸了摸鼻子,“我也想上厕所……”

  其他几个人都在关注孟心然那边的情况,没理他。

  乔声叹了一声,就把应援帽戴上,去找厕所了。

  这个点上厕所的人少。

  静悄悄的,男女厕所都很安静,没人。

  等他上完厕所出来,听到厕所走廊上有人说话的声音,微微压低的清朗嗓音,有些耳熟。

  乔声擦了手,就出来。

  一抬头,就看到对面分站在走廊上的两个人。

  男生穿着ost的队服,乔声听到他的声音:“秦神,易纪明也想见你……”

  乔声疯了。

  ------题外话------

  **

  真!掉!了!哈哈,觉得掉马开心的请给苒姐一朵票^_^

  晚安,明天见宝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