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队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方向。s.biquge.

  那边,几十分钟前,还气焰嚣张,笑得戏谑的雇佣兵头子,正小心的拿着铁夹子,将烤肉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边儿。

  烤肉混合着油,发出细微的“呲啦呲啦”等声音,他又伸手拿了一瓶烧烤料,撒了一层酱料,饱满醇厚的香味散发出来。

  庄园的厨娘都是程水精挑细选的,尤其是来之前,程隽说过秦苒的爱好。

  程水还特地选了做肉一绝的厨娘,她腌制出来的肉香味弥漫。

  手机里,邹堂主的声音没有立马传出来,他坐在为首的车上,正往骆队这边赶。

  “信号不好,你刚刚说什么?”邹堂主声音顿了顿。

  烤肉?

  他觉得自己刚刚有一瞬间幻听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个“烤肉”这种词?

  他们不该是打的轰天动地或者在进行生死大逃亡吗?

  烤?肉?

  “是,烤肉,”骆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你们现在是往这边赶吗?”

  “嗯,”邹堂主点点头,他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再等我们一个小时。”

  他们分两条路,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邹堂主已经停了车,一车队的人全速往这边赶,一个小时应该能跟上骆队他们会和。

  骆队习惯的嗯了一声,灵魂又回来了,“不用……算了,你们过来吧。”

  他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邹堂主那边,他把手机放下,车里的人都在紧张的等他的结果,“怎么样了?那群雇佣兵是不是去找骆队他们了?”

  “好像是去了……”邹堂主脑子里还在回想刚刚骆队那句“烤肉”,还有对方那淡定的声音。

  “真的去找他们了?!”采购堂的一众人神色一变,都催促着同伴赶紧开车,“骆队跟秦小姐他们没事吧?要是没有秦小姐,骆队他们还能跑,多了她,那一车人凶多吉少!”

  邹堂主张了张嘴,觉得骆队那淡定的语气,事实好像跟他们想象的差的有点远。

  **

  这边。

  骆队刚挂断了电话。

  雇佣兵的肉已经烤好的一碟肉放到旁边的小桌子上,桌子边还放了两个金黄的烤面包。

  秦苒就坐到小桌子边,安安静静的开始吃烤肉。

  保险箱里还有一大半烤肉,厨娘准备的多,秦苒没发话,雇佣兵头子就继续烤。

  见秦苒低头开始吃了,他一边翻着烤肉架上的肉,一边问秦苒,“这位小姐……”

  “秦,我姓秦。”秦苒头也没抬,漫不经心的打断了他。

  低着眉眼看起来漂亮又无害。

  “这位秦小姐,”雇佣兵头子摸着肋骨,心下不由打了个寒战,“烤肉怎么样?”

  “还行,再多加一点点辣。”秦苒点点头,认可了他的手艺。

  雇佣兵头子立马又洒了一层辣椒粉。

  其他几十个雇佣兵就锁在一起,若是可以,他们也想跟老大一起烤肉,那个女人实在太恐怖了……

  这魔王能不能看在他们烤肉的份上待会儿不拆了他们?!

  肉整体不是很薄,考完一盘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秦苒吃完了一碟,又喝了一瓶水,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东西半晌,就伸手找施历铭跟程木过来。

  雇佣兵头子还在烤,他似乎爱上了烤肉。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烤肉。

  秦苒就从凳子上站起来,让程木他们吃。

  程木点点头,他虽然惊讶,但这一个月来,他遇到过比这更崩溃的时刻,接受度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两个档次。

  他还挺淡定的坐在小桌子边,开始吃烤肉,这佣兵头子体内强大的求生欲将他的烤肉天赋激发出来了。

  肉烤的确实比一般人强。

  施历铭坐在程木对面,手里僵硬着拿了一块面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程木,“兄弟,你……你……”

  就这么淡定的吃了烤肉?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淡定的?

  “吃吧,再不吃就冷了。”程木高深莫测的,试了试盘子里烤肉的温度,把最凉的一盘挑出来,示意施历铭先吃。

  他这么淡定,刷新了施历铭对程木的看法。

  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淡定的招待他,这么淡定的吃肉,果然秦小姐不是普通人,她身边的人更不是什么普通人!

  施历铭对程木肃然起敬。

  保险箱里的肉还在烤,程木看了眼如同木桩一样站在一边的骆队等人,想了想,然后拿了四盘烤肉递给骆队等人。

  又想了想,又回到后备箱,拿了几块面包出来,蹲到佣兵头子身侧。

  让他再烤几块面包。

  程木的这骚操作,别说骆队,连施历铭都没有想到!

  他手中的烤肉还停在嘴边,十分想问问程木是怎么调整自己的,竟然还敢让人家佣兵老大给你烤面包?

  你知不知道三个你都不够别人揍的?!

  十钟后。

  程木把几块面包分给施历铭跟骆队他们。

  见他们手中的烤肉几乎还没动,程木一张脸挺木的,他十分风轻云淡的开口,“吃吧,再不吃就冷了,口感不好。”

  骆队:“……”

  你,他,妈,现在是口感的问题?

  他看着程木的背影,之前觉得程木弱鸡又渺小的骆队,现在突然觉得程木整个人的形象都高大不少。

  至于靠在车门边,低头玩手机的秦苒……现在除了程木,没人敢往她那边看。

  **

  邹堂主等人来的时候,原本以为会看到残忍血腥的一面。

  然而还没下车就闻到了一股焦香的烤肉味。

  车停在路边,路边还停了一辆改装过的中型货车。

  车队的人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不过还是迅速下来,往树林里面走,那边还有些微微的火光。

  “骆……”邹堂主走在最前面,他心里急着骆队这边的情况,刚冲进去,就看到骆队一手拿着烤肉,一手拿着烤好的面包看他,“队……”

  后面的一个“队”字被邹堂主化成了虚音。

  身后,邹堂主的手下匆匆赶过来,手上还拿了武器,“骆队,那群雇佣兵呢?!”

  骆队将嘴里的烤肉吞下,然后看着正在收拾最后一组烤肉的佣兵头子,“在那呢。”

  他身后不远处,还杂七杂八坐着苟延残喘的佣兵们,一个个不是胳膊挂彩就是腿挂彩,基本没有自管能力。

  看起来,好像只有佣兵头子伤的是肋骨,并不太影响手脚的活动。

  程木现在作为里面反应最正常的一个人,他看了邹堂主一眼,“还有最后一块烤肉,要吃吗?”

  邹堂主没反应。

  刚刚在跟骆队通电话的时候,邹堂主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一直觉得“烤肉”两个字是他的幻听。

  眼下亲眼看到,他依旧觉得是幻觉。

  “吃吧,”骆队把手中的盘子朝邹堂主那边递了递,他不知道用什么语气用什么表情,但是他现在的表情跟一直面瘫的程木差不多,“其实这些佣兵烤肉真的还可以,程木说的对,以后他混不下去了,可以去开烤肉店。”

  邹堂主依旧没有反应。

  他兜里的呼叫器响了一声,是程水的声音。

  “我们已经定位了你们的地址,救援队出发了,安全最重要,那群雇佣兵要货就给他们,最重要的是秦小姐的安危……”

  邹堂主不知道说什么,就把电话给了骆队。

  骆队吃完一块肉,然后接过来,“程先生,危机解除,我们明天早上九点能到。”

  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骆队报完平安就挂断了电话。

  邹堂主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他把电话收回去,就想要问骆队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在烤肉?什么人打伤了他们?你?程木?”

  骆队还没回答。

  另一边,佣兵头子烤完了最后一块肉,把它装到了盘子里。

  然后又用水熄灭了炭火。

  这才摸着肋骨的方向,一步一步往秦苒那边走。

  邹堂主现在才发现秦苒,他一愣,还没说什么,就听到佣兵头子对着秦苒,语气特别恭敬有礼貌的“这位……秦小姐,您的肉我帮您全都烤好了,您看……我跟我的兄弟能不能走了?”

  邹堂主“……?”我他妈??

  ------题外话------

  **

  哈哈他们在m洲呆的时间长,但剧情不会特别多的,主要是走几个剧情,扒些过去跟隐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