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025隽爷:靠得太近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二楼,艺术楼练习室。s.biquge.

  秦语手上拿着小提琴,头微微偏着,眉微皱。

  小提琴声略显沉郁,与秦语往日的琴声大相径庭。

  徐摇光低垂着眉眼,能看到他的目光与往日不太相同,靠着一边的钢琴,手指无意识的敲着。

  他身边围着的还有学生会的人,都是来听秦语练琴的。

  因为秦语说今天想练一下新曲,都想先睹为快,还有人准备好手机要录屏。

  琴声响了没一分钟,忽然嘎然而止。

  徐摇光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没了动静,侧过头,跟秦语说话的时候,他声音总要缓和一点,目光落在秦语手中的小提琴上:“怎么不继续了?”

  秦语握着小提琴的手一紧,她笑了笑,笑容明媚:“这个还没练好,一般都是偷偷练的,不太完美,等我多练几次再给你们表演。”

  学生会里的人都在说没事让她继续,她拉的很好听。

  徐摇光默默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眉眼挺暖的,只是高冷,除了乔声等少数人,没什么人敢靠近他。

  他对小提琴有些研究,其实听出来了,秦语刚刚的琴声十分晦涩。

  “没事,你慢慢练,”他站直了,脸上虽然没什么笑容,但声音还算温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秦语目送徐摇光离开。

  她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

  学生会的人基本上跟徐摇光走了,只剩下几个平日里围着她转的女生。

  “怎么不继续了?”娃娃脸的女生听不出晦涩,但却能感觉到这次的小提琴确实不错,“我觉得好听啊。”

  “是啊是啊。”吴妍好不容易混进了秦语的团体,也连忙道。

  秦语靠在椅子上,闻摇摇头,她半低着眉眼,那张琴谱不长,写的乱,她整理了一个晚上,才堪堪记住。

  可以勉强拉出来,可实在没什么感情,融不进去。

  其他人听不出来,可徐摇光一定能听出来,拉的很晦涩,她干脆就停了。

  因为整个琴谱的基调很宏大,又强烈具有个人色彩,秦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琴谱。

  她怔怔想着。

  吴妍去窗边,准备将窗帘拉开,却看到了楼下的秦苒。

  “怎么是她。”吴妍嫌弃的语气,挺不友好的,带着刺的敌意。

  这个新校花在男生那里名声大,但在女生这里猜测居多,尤其她因为打架休学一年的事情早就传遍了一中。

  娃娃脸瞥一眼,见乔声正追着秦苒说话,手指无意识的捏紧:“乔声怎么跟她玩?”

  “噗,乔声这是嘲笑她呢,”吴妍幸灾乐祸,“你们不知道吧,今天发英语卷子,她又零分,还校花呢。秦语你117,比她不知道高了多少。”

  秦语本来因为那琴谱郁郁不欢。

  听到吴妍的话,她心情莫名好起来,勾着唇,“行了,你们比这个干嘛,有什么好比的。”

  **

  楼下。

  秦苒还想再听听,可声音嘎然而止,让她也不太确定。

  正巧乔声跟徐摇光下来,她一想,就继续去教室。

  乔声追过来嘲讽她。

  秦苒压低鸭舌帽,从兜里摸出耳机给自己戴上,挺酷的一动作。

  乔声凑近她,声音放大,继续嘲讽。

  秦苒伸手按着耳机,她偏过头,然后伸出一根细白的手指,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

  一双满是清寒的眼睛盯着乔声。

  乔声:“……”

  他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秦苒才懒洋洋地继续往教学楼走。

  到了班级,乔声从书里翻出秦苒的试卷,递给秦苒。

  还靠在秦苒前面人的桌子上,跟林思然聊了几句,秦苒一般是不会理会他的。

  她坐在里边儿,半靠着墙,一手从桌里面拿课外书,一手摸出一根棒棒糖。

  将书扔到桌子上,她才慢悠悠地剥开糖纸,咬进嘴里。

  依旧靠着墙,懒懒散散的翻着书,侧着的眉眼透着恣意。

  “你幼不幼稚,还吃糖?”乔声没忍住。

  秦苒漫不经心的又翻了一页纸,可能心情好,她没平日里那么不好接近,拖着尾音,不紧不慢的:“有你什么事,滚吧你。”

  乔声摸摸鼻子,他坐回自己的位子,趴在桌子上,想了想,又拿手戳正在做习题的徐摇光:“徐少,下课去小卖部吗?”

  徐摇光很冷漠,不过他对兄弟倒是可以,以为乔声是饿了,“嗯。”

  **

  傍晚放学,秦苒继续去校医室。

  这次陆照影总算是有些正常。

  他还有个病人,秦苒也没理会他,去厨房把今天的晚餐煮了。

  出来的时候,陆照影在外面打电话。

  秦苒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擦手,目光落在琳琅满目的药柜上,这里的药比她第一次看的时候多很多,不太像小卖部的规格。

  她没在意多了几种药,目光只落在一边的安眠药上。

  程隽本来在看电脑,见这样,没多想,拿着药柜钥匙过来。

  伸手开了药柜的门,微微侧身,手指搭在安眠药上,指尖修长,漫不经心的:“安眠药吃完了?”

  他声音挺慢的,有种散,有种漫,没什么攻击力,很容易让人松懈。

  “嗯。”秦苒也不客气。

  程隽又低着头,认认真真数了十粒药。

  然后去拿纸袋。

  药柜在陆照影的办公桌后,为了方便陆照影脚一蹬就能拿到药,距离办公桌不远。

  程隽伸手越过秦苒去拿纸袋。

  秦苒只闻到很淡的薄荷味道,冷中带暖,挺安静的,很想让人靠近。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侧脸边,有些灼。

  秦苒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一步。

  程隽本来在想那堆数据,此时也发现不对。

  靠得真近。

  他拿来纸袋,就往旁边侧了侧。

  把药装进袋子里,目光没敢多看,但那刺眼灼热的一幕却在脑子里回放。

  她没穿校服,只穿着雪白的衬衫,领口有些歪,隐隐约约露出锁骨。

  那肩膀上,红色的纹身露出冰山一角。

  这红色衬得她肤色愈发的白,碰撞出强烈的明艳靡丽感。

  不知道谁给她纹的。

  “好了。”程隽目不斜视的,把折好的药袋递给秦苒,见她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开口:“少吃点。”

  “谢谢。”秦苒拿回去。

  出去接电话的陆照影回来,急急忙忙道:“隽爷,你电脑好了没?”

  “差一点,”程隽把电脑扔给陆照影,不太耐烦:“自己看。”

  “靠,他们催了,”陆照影一看电脑页面,还是一大片奇奇怪怪的数字,“行吧,我去找徐老问问,这边上有没有什么技术人。”

  他拿着电脑要走。

  秦苒拿好外套,本来要走,看陆照影挺急躁的,她又停下,侧头:“其实……”

  ------题外话------

  今天不知道说什么,不如来个问答吧,苒苒会不会帮他们解决?答对了36xx币。

  大家早上好。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