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272她在小提琴上的恐怖天赋(三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大师来找秦苒,主要是跟秦苒讨论入会的事情,至于拜师宴……

  这件事魏大师绝对不会让秦苒操心。.shumeng.

  最重要的是,魏大师觉得让秦苒安安静静坐下来拟好名单,这件事对秦苒来说也太难了。

  她跟魏大师在说话,程隽就看向程老爷子,慢悠悠的开口:“走吧,我送给您下去。”

  程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没动:“你先招待魏大师,我不急。”

  两人的话也没遮掩,正在跟秦苒说话的魏大师也听到了,他立马站起来:“不用招待,大家都是熟人。”

  程老爷子:“……”他只好从沙发上站起来。

  程隽双手环胸,朝他们抬抬下巴,阳光下,轮廓分明:“走吧。”

  程木在楼上转悠了一会儿,“秦小姐,魏大师,我先下楼把我的东西放回去。”

  秦苒对他比了个ok的姿势。

  等大厅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魏大师才端起来茶杯,松了一口气,他抿了口茶,才看向海叔。

  海叔立马从身侧的包裹里拿出来一分计划表递给秦苒。

  “你小提琴上的天赋不错,音准很好,各方面硬件上面都非常有天赋,”魏大师让她把计划表翻开,“但你却少系统性方面的训练……最重要的一点,你应该是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导致了你在小提琴上面也有这种感觉,但小提琴需要的是毅力跟坚持。”

  魏大师作为业内顶尖的演奏家,很懂遇到一个天才有多不容易,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相比较学其他东西,天赋对小提琴的影响要大的多。

  魏大师初见秦苒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在小提琴上恐怖的天赋,可秦苒有一点让魏大师很在意,她对小提琴总是那种玩玩儿的态度。

  小提琴作为最难学的三大乐器之一,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还有坚持练习的毅力。

  自从秦苒跟宁海镇的许老师有了矛盾之后,秦苒已经好几年没有认真练过小提琴了。

  但她还是一摸到小提琴那种感觉就回来了。

  上次秦苒来京城,魏大师让她拉了一次小提琴,那种心情翻涌的感觉,跟那些毫无感情的机器音完全不一样。

  “从现在到你开学,我给你制定了两个目标,两个月的时间,你先熟练的掌握中、高级阶段的高把位指法以及两只手的连弓等技术……后面是我给你列举的高难度曲目。”魏大师指着她翻开来的第一页,严肃的开口,“两个月的时间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特别难,但我对你的要求并不是国内简单的业余九级,而是m洲的中级水平。”

  京城小提琴协会也有小提琴协会自己的标准。

  外界业余十级在小提琴协会连三级都可能够不上。

  “你半年多没有碰小提琴,现在的水平应该跟上次你在京城拉小提琴的水平差不多,甚至还可能不如,”魏大师手指点着桌子,“很多技巧方面没有跟上,在协会内大概是五级。”

  秦苒看完训练表,诧异。

  魏大师看出了她的意思,笑,“别觉得五级水平低,因为这是m洲皇家音乐的考核标准。大部分学员刚进来的时候,只有三级左右。”

  “你那个妹妹秦语,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是四级,跟着戴然后面学了半年多,每天都非常刻苦,去年年末的时候才打到五级,最近在冲六级。五六七级都还好,到八级是一个坎儿,协会内很少有25岁以下八级。”

  “我对你的要求不是很复杂,两个月学会各项技术,两个月后,你能达到六级最好。”魏大师看了秦苒一眼。

  外界那么多学小提琴的人都希望能进京城小提琴协会。

  就是因为能在这里学到外面很难学到的技巧,这里有国际性的老师跟教学方法,秦苒除了跟宁海镇的许老师学过一段时间,其他都是自己看视频摸索的。

  能够达到内部五级,这也是魏大师觉得她可遇不可求的原因之一。

  秦苒身子往前倾了倾,手指撑着下巴,“协会内部规定满级多少?”

  “十级。”魏大师笑笑。

  秦苒挑眉:“协会内有多少个人?”

  “仅我一个。”魏大师又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笑。

  就算是戴然,现在也才是刚摸到九级,九级十级就是一条鸿沟。

  m洲的考核特别严苛。

  京城小提琴协会到达九级的人只有寥寥两个,八级以上的都是老师级别的人物。

  “后天是协会的新成员表演赛,你先入会,晚些时候,我让闻音联系你,闻音你还认识吗?”魏大师想起来新成员的表演赛,也不太在意。

  他要赶紧回去整理拜师宴的具体流程跟具体时间。

  两人商谈完这些,天色已经差不多黑了,程木留魏大师吃饭,被魏大师拒绝,他还要回去整理宾客名单。

  程木送两人到车子上。

  魏大师跟海叔上了车,司机才缓缓发动了车。

  “后天秦小姐的新成员表演赛,应该能拿到五级吧?”海叔没有听过秦苒的小提琴,不过光听着魏大师的形容,就知道这位秦小姐有多变态。

  有些进了小提琴协会两三年的都还在四级……

  她还没进就达到了五级……

  魏大师靠着座椅的椅背,感叹:“苒苒啊,她什么都好,就是做一件事情没有定性,我希望我可以能教好她,学小提琴需要恒心、毅力,她这种做什么事都很容易的天才最容易浮躁,希望她两个月后能达到六级标准。”

  至于后天的新成员表演赛,这件事对秦苒来说就是过过场,所以魏大师反而不太在意。

  **

  魏大师这边担心秦苒的定性。

  如果顾西迟在这边,一定会告诉魏大师,他可以担心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定性,但绝对不要低估秦苒的耐性。

  她是一个能把自己扔到黑拳生死擂上的女人。

  一旦她决定下来的事情,每一样都会做到极致。

  大厅里,秦苒从一堆东西里找出上次拜师宴江回送给她的小提琴,她伸手调了音。

  程隽端着一杯水,靠在一边慢条斯理的看她调音,等她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楼上有一间隔音房,走,带你上去。”

  秦苒调好了音,就拿着小提琴跟在他后面上去。

  书房隔壁的一间房被改成了音乐室。

  电脑、书桌、角落边还放着一堆a4纸跟各种颜色的笔,其他的就是各种乐器,钢琴、小提琴……应该是有特别装修过,正对着门的是落地窗,脚底下铺着一层毛毯。

  “你先试试音,”程隽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插在兜里,跟在她身后,慢悠悠的说着,“有什么地方不对,就下来,程金等会就过来,有需求跟他说。”

  程金在京城,跟程水在m洲差不多的地位。

  上次来m洲的时候,秦苒就已经见过程金,所以算不上陌生。

  而楼下的程金对秦苒就更不陌生了,秦苒在m洲的那几个月,五行群几乎要被程火刷屏。

  “哥。”看到程金,程木也从楼下上来了,看到程金,羞愧的低头。

  到m洲之后,程木才发现自己十分没用。

  程金严肃的“嗯”了一声,他也挺奇特的看了程木一眼,“我都听程水说了,你这运气……以后好好跟着秦小姐,不要犯蠢。”

  就算是自己弟弟,程金也有些纳闷程木他究竟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我知道。”程木头垂的更低。

  他没忘记,他还欠秦苒几乎一个亿m币。

  “欧阳小姐那里,程水跟你提过没有?”程金又想起来一些事儿。

  程木摇头,“我已经没有跟她提过隽爷的消息了。”

  “有点长进。”程金点点头。

  “哥……”程木看了程金一眼,“程水跟程火他们都在m洲,那你留在京城替隽爷干嘛?”

  程金坐在沙发上,眯眼,“这是你自己想到的?”

  程木:“……嗯,刚刚程管家说你很有钱,比他都有钱。”

  “那是长进不少了,”程金点点头,程木现在不会什么都往外透漏,他也就稍微说了一点,“我帮隽爷管理产业。”

  程木又陷入了自己什么也不懂的纠结之中。

  ……隽爷在京城还有产业?

  ……他的产业不都给大小姐了?

  **

  秦苒既然答应了魏大师学小提琴,自然不会敷衍,来京城两天,她都把自己关进隔音房。

  程隽每次到饭点上去送饭到时候,总是看到她是耳朵里塞着耳机,看各种小提琴表演,然后就是翻各种书。

  至于其他时间……

  程隽也怕在她拉小提琴的时候打扰她,从不进去。

  直到第三天要去小提琴协会参加表演赛的时候,才正式打开门出来。

  ------题外话------

  **

  明天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