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664番外: 各大佬花招百出;宁晴后续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0-01-05 08:5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名字有没有确定好?”孩子被转移到隔壁。s.xssodu.

  秦苒这边围着的人瞬间减少。

  只有宁薇跟程隽这几个人。

  医生拿着个本子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询问。

  程隽抬抬手,把秦苒的被子盖好,这才侧了侧头,转向医生:“程续。”

  “程序?”医生没反应过来。

  这么儿戏的吗?

  “不行,”从隔壁回来的程温如竭力反对,“这名字太随意了,秦影帝,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秦修尘用手抵着唇角,清了清嗓子,靠着床边开口:“不如叫程子毓?”

  秦苒刚怀孕的时候,秦修尘就想了不下十个名字。

  这会儿程温如问起来,他也是信手拈来。

  男孩叫子毓,女孩就叫昭宁。

  程温如本来就随意的客气的问一下秦影帝,没想到对方真的准备了,她不由吞下了到嘴边的名字,开口:“程子毓比程续好听多了,三弟,你觉得怎么样?”

  程隽闻,看了她一眼,略微沉吟了一下,也没跟程温如解释这个“续”不是那个“序”。

  秦影帝取的名,他也没反对,只缓缓道:“那就子毓吧。”

  至此,程子毓的大名终于确定了。

  **

  第二天,唐均跟秦陵还有魏大师等人也迅速坐飞机赶回来了。

  来看程子毓的大佬实在太多,不时有人来往于病房中。

  后来即便他不哭了,程隽也没让人把他抱回来。

  众人都知道秦苒怕吵,也不敢随意去骚扰她。

  程隽本来想给这崽子请个月嫂,被宁薇程木程水……这些人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唐均跟秦陵进来的时候,程木跟程火两人正研究着奶瓶。

  “怎么样?有没有到70度?”程火站在程木身边,手里拿着一个奶粉勺子,如临大敌的看着程木手里装着水的奶瓶。

  秦苒孕期胃口不好,虽然程隽总变着法子让她吃东西,也不限制她的自由,任由她高兴来,她也不见好。

  整个人有些清减,孩子生下来,就只能喝奶粉了。

  程木摇头,“八十度左右,我不能准确报出来。”

  他手上严肃的拿着奶瓶,另一只搭在奶粉罐上,整个奶粉罐是原装的铁盒子,上面就贴着一张白色的便签,写了个“顾”字。

  顾西迟还在医学组织,只派人匆匆送了两罐奶粉回来。

  “让我来。”巨鳄接过程木手里的奶瓶,然后开口,“79度,再等两分钟。”

  唐均跟秦陵看完了孩子,才转向程木巨鳄几人,问身边的程水:“他们在干嘛?”

  “给小少爷冲奶粉,”程水开口,“宁夫人说温度最好在70度。”

  唐均看着跟程火这两人一起混的巨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笑着摇了摇头。

  又立马稀罕的盯着床上闭着眼睛的崽瞧。

  “他叫什么名字?”唐均呆在崽子的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不睁眼,也不哭,看起来十分高冷的崽子,高兴得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

  程水把位置让给唐均,“子毓。”

  身边的秦陵一张脸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看着小崽子的目光带了惊奇跟喜悦。

  “70度了。”几步远处的桌子边,巨鳄终于开口。

  程火就小心翼翼的把奶粉放进去。

  等和匀了,一行人走到床边,程木拿着奶瓶,想了一下宁薇给崽子喂奶的时候,是把他抱起来的。

  但这崽子太弱了,程木觉得自己稍微一个不慎,伤到他了就不好了,也没敢抱,就把奶嘴小心翼翼的往崽子嘴里放。

  这崽子生下来已经一天多了。

  他微微睁了眼,眼睛很黑,纯粹的像是黑曜石。

  就是不肯吃。

  可能是周围人太多了,他还“哇”的一声哭了。

  这下子,病房里的唐均、巨鳄、程木等人就慌了。

  一时间病房内兵荒马乱。

  程水去找宁薇过来。

  魏大师看着那双酷似秦苒的眼睛,温柔的开口:“快别哭了,太爷爷给你拉小提琴好不好?”

  楼月僵硬的摸了摸崽子的头,大概是这崽子的头太脆弱了,他的手始终距离他的头一公分:“别哭,叔叔明天把奥古斯特的头拧下来给你玩。”

  奥古斯特是楼月的仇人。

  唐均也心疼到不行,轻声哄着:“崽崽,不哭,不哭曾舅老爷把黑客联盟买下来给你。”

  程火瞥了唐均一眼,不甘示弱,“小少爷,你别哭,我让程木给你表演胸口碎大石。”

  刚被程水找过来的宁薇把这群人的狼虎之辞听了个遍。

  看到宁薇过来。

  病房里刚刚辞阵阵的几个男人瞬间不说话了,还给宁薇让了一个道。

  小崽子哭的脸都憋红了,虽然他的脸本身就是红的。

  宁薇熟练的把小崽子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熟练的拿着奶瓶,小崽子瞬间就不哭了。

  秦陵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

  对于楼月唐均程火几人的狼虎之辞,宁薇已经见怪不怪了。

  毕竟昨天何晨常宁那几人也说话。

  肯尼斯说的比楼月还要过分,宁薇一开始还会提几句,可到最后也就充耳不闻了,毕竟这是继承了程隽跟秦苒双商的孩子,用不着多过担心。

  **

  小崽子的出生,给四大家族乃至几大研究院都注入了新的活力。

  整个京城大佬眼里的金疙瘩,各个都惦记着。

  唐均也不回m洲了,直接在程隽的宅子定居下来。

  宁薇不放心程隽跟秦苒,住在程隽这里照顾小崽子。

  秦修尘倒没住下来,但每天上班前,都要绕一段路,来看小崽子一眼再走。

  这小崽子染上了一个臭毛病,喜欢让人抱着,不然就会瘪嘴委屈。

  这乐坏了宅子里的一群人。

  唐均秦陵程木他们都学会怎么抱小孩子了,没事就抱着去花园里面走一圈。

  宅子里的佣人们每天都是个摆设,跟着程木程火常宁等等这些人身后,想等他们累了,就能接手抱一下,然而没有哪一次如愿过。

  小崽子已经接近了满月,因为几大佬的密切关注,营养跟上了,也张开了一点。

  白皙的皮肤,长卷的睫毛,黑漆漆的十分好看的眼睛,简直像个瓷娃娃。

  每个人看到都爱不释手。

  毕竟,谁不喜欢长得这么好看的崽子呢?

  中年阿姨看着被刚赶回来的渣龙抱在怀里的孩子,遗憾的同身边的人说道:“你说他怎么就不累呢?胳膊不酸吗?为什么能抱这么长时间呢?还有程木先生,能一晚上抱着他。”

  “是啊是啊。”中年阿姨身边的一个佣人满是赞同的开口。

  直到第二天,程木再花园给被唐均抱在怀里的崽子表演了一个徒手劈砖。

  几个惦念着崽子们的阿姨:“……”

  从这天之后,阿姨们再也没有讨论过为什么这些人都不累了。

  **

  很快就到了满月。

  程、秦两家喜气洋洋的越过了程隽跟秦苒两人,大办一场。

  程温如着几个人晚上都在程隽这边,同秦苒商量满月酒的事情。

  秦苒体制不错,早就恢复好了,最近在家里继续忙研究院的课题。

  一群人讨论的时候,楼上的程子毓又哭了。

  这一下,程温如、秦修尘、唐均这些人都上前,想要抱孩子。

  秦苒皱了皱眉,抬眸,看向阿姨:“饿了?”

  见这么多人都上前,程隽就没围上去,而是同秦苒一起看向阿姨。

  阿姨笑,“不是,小少爷喜欢让人抱着。”

  程子毓挺鬼机灵的,晚上跟他父母睡觉的时候不哭不闹,只要父母一出门就娇贵了,非要让人抱着。

  这会儿阿姨一解释,秦苒跟程隽才知道,他们两人不在的时候,崽子是这样的作天作地,程木还曾经连续抱过他四个小时。

  秦苒点点头,她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后站起来,看向正抱着程子毓的程木,“放下来。”

  程木默默的把孩子放到了摇篮里。

  程子毓一瘪嘴,又哭了。

  这下,唐均秦修尘程温如这行人心疼到不行,都想要伸手抱起来。

  秦苒只抬脚走到摇篮边,垂下眸子:“闭嘴。”

  小崽子可怜兮兮的抽噎了一下,然后停下来,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秦苒。

  秦苒低头看着崽子,不由按着眉心,觉得毕生的耐心都要用在他身上。

  她回头,让佣人把奶瓶给她,直接塞到崽子嘴里:“喝。”

  崽子嘴巴一鼓一鼓的开始喝,眼睫颤啊颤的,这委屈样儿,身边的唐均秦修尘几人心疼到无法呼吸。

  “你劝一下苒苒,孩子还小,明天才满月啊,别对他这么严格……”唐均小声跟不远处的程隽说话。

  程隽看着秦苒的方向,眸底似乎有细碎的浅笑流转,闻,看向唐均,微微摇头:“您别太惯着他,不能一哭就什么都给他,从今天开始,我每天会抽几个小时教育他,太让他妈妈费心了。”

  他也没想到,向来非常自律的秦修尘唐均几人在遇到程子毓时也遭了滑铁卢。

  唐均默默转回目光看向小崽子,对不起,曾舅老爷也帮不了你了。

  **

  次日。

  满月酒。

  在程家隔壁,程隽修复的那个大四合院举办。

  一大早,程温如跟唐均就把程子毓打扮好先一步带走了。

  秦苒实验室还有一个课题,她不放心,一早先来了实验室,准备跟南慧瑶等人把这一阶段弄完再一起去四合院。

  九点的时候,实验室外面有人叫秦苒,“秦院长,您母亲来了。”

  秦苒长得有几分跟宁晴相像,她又自称秦苒的母亲,门卫不敢怠慢,亲自把人带进来看秦苒。

  秦苒放下手里的笔,抬了抬眸,眸色挺淡。

  宁晴脸上没有了以往的雍荣,多了一些掩饰不了的老态,看到她这表情,心口的呼吸窒了一下,然后拿手把鬓边的头发别到耳后:“苒苒,听说你结婚生子了,你怎么都没跟我说,我……”

  她现在远没有以前那么风光,林家沈家在那一场战役中也没落了,只剩下林锦轩单独开辟的那一脉繁荣。

  没落之后,宁晴身边的圈子千变万化,她不知道京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知道秦家越做越大,新闻上都不时有秦汉秋的身影。

  让宁晴心如蚁噬,若她当初没有跟秦汉秋离婚,若她当年离婚的时候带了秦苒,是不是如今,就有她一份了……

  宁晴看着恢弘的实验室,听着身边的人恭恭敬敬的叫秦苒“秦院长”,即便是没有见识的她也知道这不简单。

  “宁女士,这是我最后一次心平气和的跟你说话。七岁,我跟秦语被绑架,你带了钱只带了秦语离开。云城,你为了秦语林家,跟我们撇清关系。秦语盗了我的琴谱,小提琴协会要开除我,你为了她没说出实情。后来,秦四爷对秦家发难,你再次放弃了我们。”秦苒淡淡的开口,手里的动作却没停下,“你是外婆的女儿。所以在你跟秦语同秦四爷汇报我们消息的时候,我没有动你。”

  手上的一个实验做完,秦苒把仪器收归方好,这才抬头,笑了笑,“不然,为什么前两年京城倒了这么多人,你们还活着?”

  她虽是笑着,但眸底沁着寒意,“还想好好活着,最好不要来找我。”

  宁晴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秦苒。

  是,她跟秦语还活着,但活得一日不如一日,秦语上学期考试,没有一门及格,被京大退学了。

  这也是她来找秦苒的原因之一。

  宁晴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实验室外面。

  二月份的天气,头顶还有太阳,风却是冷的。

  她怔怔的站在大门口的地方。

  不远处有车的声音响起。

  宁晴隐隐约约的抬头。

  看到一辆宝蓝色的车,在豪门浸淫这么多年,宁晴认出来,那是玛莎拉蒂,车型是她没有见过的。

  她刚要一开目光,就看到驾驶座的门打开,驾驶座上出来一个女人。

  正是宁薇。

  宁薇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以前的狼狈,脚也好了,比起以前,像是年轻了十岁。

  宁晴看着那个方向愣住了,不敢相信这是宁薇。

  身边,传达室的中年女人看着宁晴,同她八卦的开口,“你认识宁副教授?”

  “宁副教授?”宁晴似乎听到了一个十分生僻的词。

  “就是秦院长的小姨啊,宁薇副教授,是魔都研究院的副教授呢!”中年女人神秘兮兮的开口。

  宁晴恍恍惚惚的看着宁薇的方向。

  京大的校长周山正在同宁薇跟秦苒说话,看周山的态度,对宁薇也十分有礼貌。

  身边,中年女人充分发挥了她八卦的本性,羡慕的开口:“这宁薇,是宁迩研究员的女儿呢,她的儿子手里还有宁迩研究员当年留下来的手记,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对象。更重要的是,她是秦小姐的小姨,秦小姐你知道吧,整个京城的人加起来也不敢得罪她,秦小姐可是国宝啊,it领域跟物理领域的领军型人物。这部刚生了小太子爷,宁副教授就辞了在魔都的工作,来照顾小孩子。都说这人会投胎,宁家可真是人生赢家,竟然是秦小姐的小姨……哎女士您怎么了,没事吧?”

  宁薇捂着胸口,身边人的话,又给了她重重一击。

  她被秦语林婉劝说来找秦苒和解的时候,是有些畏缩不情愿的。

  可现在,看着这一切,听着身边女人的话,她只剩下满腔的悔意跟热切。

  她嗫嚅着嘴,看着身边的中年女人,只流泪,一句“我是她妈”哽在胸口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样一个女儿,是被她一次次亲手丢弃的……

  她痛悔,却只能无力的坐倒在大门前,失声痛哭。

  她知道,算计了大半辈子,她已经彻底失去这一切了。

  ------题外话------

  **

  再写一张崽崽抓周就不写了~

  双倍月票最后两天了,再不投就没了!投啊!投了就能领双倍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