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412我有项目,ICNE决赛(二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实验室。s.xqianqianxs.

  秦苒打完最后一份数据,侧身,长睫微垂:“叶师兄。”

  叶师兄接过数据,看着秦苒,不由张嘴:“小师妹,我再给你重新找一个项目……”

  秦苒还未说话,一边忙着的廖院士抬眸,声音一向的冷淡:“你们的项目人选定了?”

  叶师兄抿唇,他点点头,刚想用他准备的说辞。

  进来拿实验器材的左丘容礼貌的开口,“抱歉,我的另外两个队友不同意再报一个新人。”

  另外两个队友为了不让左丘容生气挽回队友,下午还特地打电话发消息给左丘容,好生安慰了她好几句。

  两人选择叶师兄跟左丘容谁也不得罪,这么做也不是让人特别意外。

  叶师兄听完,就没有再说话了,他转身沉默的对比着秦苒给他的数据调节磁场。

  “你那两个队友不同意?”廖院士看了左丘容一眼,然后又收回目光,转向秦苒,顿了一下,才开口:“既然那两个队友不愿意跟你一起组队,不用勉强,这段时间注意一下实验室跟学校发起的项目,我再问问其他教授……”

  廖院士虽然一直没有收徒,但受过他指点的博士生交教授却是不少。

  至于叶师兄的队伍,廖高昂专心研究,也做不出逼迫人的事儿。

  左丘容闻只是淡淡的一笑,没有说话,两边的手却是收紧。

  秦苒正把自己中午从图书馆借的书放回背包,听着廖高昂的话,她摇头,“谢谢廖院士,不过我手中已经有一个研究项目了,已经跟同学组好了队。”

  闻,叶师兄跟廖院士都挺惊讶。

  廖院士话一向少,叶师兄挺高兴的,“那太好了。”

  左丘容微微靠着桌子,看向秦苒,有些好奇的抿着唇笑,“没想到师妹手头也有项目,据我所知,今天京大没有开设几个项目,小师妹参加了哪个项目?”

  秦苒屈指将背包拉链拉上,抬眸,看向左丘容,不紧不慢的开口:“icne决赛。”

  说完,也不看左丘容的反应,礼貌的跟廖高昂还有叶师兄打了个招呼,直接拿着书包离开。

  icne,物理殿堂还在深造的学生最高的项目殊荣。

  写十篇影响因子大于25的sci论文,也不如参加一次icne决赛得来的奖章。

  还在大学物理系的新生可能还不知道这比赛是什么,但却是每个读研读博的人最想要参与的研究项目。

  连叶师兄都愣了好半晌,才忍不住感叹,然后笑,心底也轻松起来:“难怪我下午跟小师妹说名额没有了,小师妹很淡定,原来她自己也有项目,icne决赛,小师妹这足够优秀……就算不拿奖也没什么,还好我没真拉小师妹进我这个研究项目,不然该妨碍她了。”

  光是参与这个决赛,就是全球各大顶尖物理研究生梦寐以求的项目。

  叶师兄都想问问秦苒缺不缺助手,缺不缺个打工的。

  廖院士重新转回了身体,微微颔首,难得发出了一句赞赏:“她这项目,确实不错。”

  一边的左丘容除了笑,其他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原以为秦苒是急着参与评审,才会想要参加上她的项目,她才极力阻拦,谁知道秦苒自己本身就有项目……还是icne……

  秦苒自己能说出来,左丘容自然不会觉得她说假话……

  比起知名度,她跟叶师兄报名的项目虽然在所有项目中算是不错的,但跟秦苒的icne比起来,根本就是大巫与小巫。

  左丘容抿唇,尖酸嫉妒啃噬着她的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等级的比较。

  **

  秦苒不知道左丘容现在的想法。

  此时她已经出了实验室的大门。

  十二月接近下旬,京城终于迎来了第一场雪。

  雪花并不是特别细密,速度也不快,慢悠悠的从空中降落,一朵雪花挺大,落在地上就化开了。

  程隽站在路灯下,低头看手腕上表的时间。

  身影修长,身上跟头顶都落了几朵雪花。

  被路灯一照,清冷中带了点暖色调。

  他伸手漫不经心的把肩上的雪花拂下,一抬头就看到了秦苒,动作稍停。

  等秦苒走到身边,他就伸手把人抱住了,把冰凉的手放到她的脖颈间,只一秒就又放开,笑着问,“你冷不冷?”

  “不冷。”秦苒抬头让他上车,车没熄火,空调还是开着的,等他上册了,秦苒才问他在外面等了多久。

  “十分钟?”程隽将车开入大道,偏头看了她一眼。

  今天晚上突然下雪,路上的人都变少了,他开车的过来的时间要比以往少几分钟。

  秦苒点点头,手搁在车窗边,支着下巴想着实验室的事情。

  实验室现在都是廖院士的研究,之后她也有自己的研究,几种放射性的研究不可能带回去研究,以后时间可能会更晚……

  这样想着,秦苒不由靠着车门,看着程隽的方向。

  略微思索。

  两人一路回到亭澜。

  大厅里,程温如腿上还搁着电脑,看到秦苒回来,她随手把电脑搁到一边,“苒苒,回来了?”

  程木也从木桌边站起来,跟秦苒程隽打了一声招呼。

  秦苒在玄关边换了鞋,又把背包放到了一边,跟程温如打了个招呼。

  程隽懒洋洋将脚踩到毛茸茸的拖鞋里。

  “对了,苒苒,这是你的快递。”程温如把桌子上挺长的盒子递给秦苒,还指着那落款询问秦苒:“这是什么字?”

  秦苒低头看了一眼。

  抿唇。

  然后直接把上面松松贴着的单子撕下来,扔到垃圾桶。

  干脆利落。

  “我朋友是半个外国人,不会写字。”她偏头,跟程温如解释。

  程温如点头:“难怪。”

  她认了半天,都没认出来。

  秦苒又拆快递了,程木立马下楼,把自己修剪花草的剪子拿过来递给秦苒,让她剪胶布:“秦小姐,你朋友寄了什么?”

  “大概是一幅画?”秦苒漫不经心的解开。

  程隽随意的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的快递盒子,略微挑眉。

  盒子上盖了两个章。

  “你朋友是境外的?”他往沙发上靠了靠。

  其中一个章分明就是境外的。

  秦苒点点头,“撕拉”一声撕掉胶布。

  “境外进来的东西竟然都没被检查?”程温如翘着二郎腿看秦苒的快递。

  程木记性还可以,他恍然大悟,“秦小姐有个战地记者朋友。”

  “战地记者?”程温如挺惊讶的,完全看不出来:“很厉害。”

  敢去战地当记者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两人正说着,秦苒已经拆开来挺大的纸箱。

  里面放着一个长方形的包装好的古色古香的木质礼盒,还有两个小型木盒。

  程隽扫了一眼,就知道长方形木盒里面装着画,他漫不经心的开口:“你还准备了礼物?”

  这画给谁准备的,不用猜。

  秦苒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她打开长方形外面精巧的小机关,掀开盖子。

  里面是一副卷好的画,边缘微微泛黄。

  程温如以前也给程老爷子搜罗过几幅画,一看这成色,就知道大概是一古董,看到秦苒动作随意的就要拿起来,她连忙开口:“别随便打开,小心损坏。”

  秦苒就放下手,把盖子合起来。

  程温如又指了另外两个木盒,“那俩是啥?”

  秦苒也不知道。

  她只让巨鳄寄一幅画过来。

  想了想,伸手拿起来其中一个木盒。

  里面是一个蓝色的簪子,簪子上还镶嵌了细碎的翡翠,金色流苏,看得出来年代,但显然被保存的很好,色彩明艳,工艺精细华美。

  秦苒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簪子。

  只是随手拿出来,对照着光把玩了一下,“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重。”

  向来不太懂这些的外行苒淡淡评价。

  身侧,程温如收回目光,她看着秦苒,有些惊叹:“这是你哪个朋友送的?”

  “我兄弟?”秦苒眯眼,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