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434隽爷:撩完就跑的是渣女(三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隽脑子里还在思索其他的问题。s.laishu8.

  但奇异的是,秦苒的这句话清晰的钻到了他的脑子里。

  他漫不经心的脚步顿住,大概跟秦苒隔了三四步楼梯的距离,向来淡定的他,此时也有些不再状态,他抬了抬头,声音微扬:“嗯?”

  “没什么。”秦苒又收回目光,拿着文件继续慢吞吞的往自己房间走。

  程隽顿了大概有几秒钟,也反应过来,他身高腿长腿长,没几秒就跟上了秦苒的步伐,笑着从背后抓住了她身前的手:“不是,没你这样的。”

  秦苒仰了仰头,语气挺淡定,“有,我就是。”

  “行,您说的对。”程隽彻底没脾气了。

  秦苒抬腿踢开自己的房门,走进去,关门之前,又侧了侧身,抱着一堆文件看向程隽,漂亮的下巴微抬,语气一如既往的:“你从今天开始,可以多一个女朋友了。”

  她往后走了一步,抬手关门。

  门却没关起来。

  “我拳力系数没具体测试过,但也有1800吧?”他从背后把人搂住,低声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开口:“撩完关门,你是渣女吗?”

  **

  星期五。

  廖院士提交的地下反应堆申请通过了,左丘容去楼上领了四套特殊防护服。

  九点。

  廖院士带着三个人到达地下反应堆。

  地下反应堆空调温度打得有些低,但空气里还是能感觉到闷热。

  幽长的通道很安静,叶师兄跟左丘容都来过,只有秦苒一个人对这里很陌生。

  走了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周围很暗。

  是一个圆形反应堆,半径约七米,外面是圆柱形真空玻璃罩,高四米。

  廖院士拿着卡,转身看着三人,声音通过防护罩听起来有些悠远,“进去后什么也别砰,注意观察。”

  说完后,就拿着磁卡把玻璃门刷开,当先走进去。

  秦苒没有进去,停在了门口。

  叶师兄进去后要跟秦苒说话,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往后走了几步,看到秦苒停在了门口的反应堆介绍面前。

  “小师妹,你在看前辈的介绍?”叶师兄随着秦苒的目光看过去,刻在石头上的第一排字挺大——

  反应堆发现人:宁迩

  后面的介绍叶师兄看过,也就没有再看了。

  “上次廖院士介绍过,”叶师兄声音十分尊敬,“听说是研究院十分厉害的一级研究员,资历很高,还是带过廖院士的老师……”

  同是一级研究员,资历上也是有差别的。

  廖院士是一级研究员中资历比较高的辈分。

  秦苒回过神来,她“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周围环境很暗,秦苒向来都这么冷淡,叶师兄也没有发现她的表情不太对。

  秦苒跟着叶师兄一起进去,反应堆中央是紫黑色的物质,像是金属,却又没有丝毫金属光泽,这就是反应堆中所有人研究到现在,没有研究出来的特殊物质。

  中心还有实验模拟反应。

  廖院士带着他们操作了一遍,才带他们出去。

  三个小时后,四人回到实验室,廖院士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只是语气有些淡,他侧身叮嘱秦苒,“上次你叶师兄他们写了感悟,里面有很多基础东西我不一一介绍,你看看你叶师兄他们写的内容,这次的感悟由你领头代写。”

  说完后,就沉默的回到最里面那一层,继续自己的实验。

  “叶师兄,你有记录表吗?”休息室内,秦苒看向叶师兄。

  叶师兄换好了衣服,点头,“有。这次要写感悟吗?你等等,我待会儿发到你微信上。”

  “谢谢。”秦苒眯了眯眼,眸色浅淡。

  她平日里动作挺快,今天的动作却极慢,叶师兄跟左丘容早换好了特殊实验服,她还没换好,只是坐在休息室的凳子上,好半晌,才低头,慢吞吞的扯开防护服的扣子。

  实验室内,叶师兄跟左丘容都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

  叶师兄在翻上次的记录,找了一会儿,侧身压低了嗓音:“师妹,上次去反应堆,廖院士说的金属表你还在吗?”

  上次廖院士很多内容说的很快,叶师兄跟左丘容是分开记录的。

  “还在,”左丘容关了论文页面,“你要吗?”

  她转身看向叶师兄,调出了自己的记录表。

  叶师兄点头,“你发给我一份,小师妹要写地下反应堆的感悟。”

  左丘容调记录表的手顿住,她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正巧此时,秦苒拿着自己的笔记本进来,叶师兄看了左丘容一眼,眉眼沉了一下。

  “廖院士说,这次反应堆的研究感悟,由我负责,”秦苒拿一手拿着记录报告,一手拿着笔,徐徐开口,“叶师兄,左师姐,我待会儿把名单交给廖院士……”

  “不用了,我忙着sci论文,没时间弄这些。”左丘容果断拒绝,这些感悟她上次就写过,没写出来什么重要的东西,这地下反应堆这么久,连一些教授都没有研究出来。

  左丘容不想这个时候再浪费时间。

  秦苒已经填好了名单,她抬头看了眼左丘容。

  左丘容眯眼,“你不会填了吧?”

  她直接抽走秦苒手中的记录表,看到下面自己跟叶师兄的名字,拿起桌子上的黑笔,把自己名字划掉,这才抬头看向秦苒,似笑非笑的:“小师妹,你刚来实验室,可能不知道这地下反应堆是什么,这是研究院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留下来的谜题。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你不如多花点时间放在sci论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