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050真是找死!(一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19-12-28 05:58: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头紫色发的人率先注意到秦苒,他叼着烟,恶声恶气的开口,“看什么看——”

  脑子里一幕幕闪过,惨叫声,爆炸声,鲜血浸透大地……

  秦苒收回耳机,又将校服脱下,扔到一边,抬头,盯着被称为许哥的人,眸底一片冷沉的邪肆:“许慎,你还记得,我让你以后绕着我点吗?”

  她往前一步,伸手,直接抓住了许慎手中的匕首。.biqugev.

  鲜血直接顺着她的掌心流下,那群小青年被这一幕吓到了,本来骂骂咧咧的少年们此时安静下来,全都看着她。

  许慎被惊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盯着她的那张脸看,神色变深,脸上掠过一道狠戾与侵略。

  他松开匕首,比划着跆拳道的姿势。

  “啪——”

  秦苒不急不缓的松开了手,匕首应声掉下,落在地上还晃了一下。

  她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侧转着身一个回旋踢踢在许慎胸口。

  “砰——”

  人被撂下,其他人反应过来,一拥而上,秦苒抬起另一只手按着一人的脑袋,脚同时飞踢在另一人肚子上。

  “秦苒!”许慎撑着地,吐了一口血,想要爬,却没爬起来。

  不远处警笛声响起。

  秦苒捏着手右手,穿好外套,站在许慎身边,低头,拉链没拉,白色外套染了鲜红色的血。

  她半蹲着,踩着许慎的手,形状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伸出一根盈白的手指,按着许慎的喉咙,拖着尾音,语气悦耳,“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不远处,秦语本来跟宁晴林婉一起走,只是李爱蓉要的资料她也还没买。

  便让司机停在路口。

  她先下来买书,司机先将宁晴二人送到不远处的酒店。

  秦语看到这一幕,她愣了一下,也没去书店,而是拿出电话给宁晴打了个电话。

  “妈,”秦语看着警察的车停在不远处,“姐姐好像跟人打架了,去了公安局。”

  电话那头,宁晴脸色变了变。

  她往包厢门外走了一步,确定林婉林麒他们听不到了,她才低声开口:“到底什么情况?”

  秦语也说不清,挺模糊的说了两句。

  “这件事你别跟你爸还有你小姑说,我先去一趟派出所。”

  **

  云城警察局分局。

  年轻的民警拿着笔跟本子坐在秦苒对面,“秦苒是吧,说吧,父母联系方式,还有为什么打人。”

  秦苒往椅背靠了靠,右手捏着,还有血迹隐隐渗出来,全被她染在了校服上。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灯光下眉眼挺好看,也没看这个民警,只是低头把玩着自己左手的手指,翘着二郎腿,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他不爽。”

  派出就在学校附近,民警什么样的次头学生没见过,看秦苒这样子,就觉得她是惯犯,“看他不爽就把人打成那样?小姑娘你挺可以啊?”

  很快,一张伤情鉴定的单子就出来了。

  民警一看,那叫许慎的被打的最严重,要住几天院了。

  他一拍桌子,对这种青少年他见的多了,可打了人还不知悔改的,他还真没见过,冷笑一声,有些厌恶,“行,一中的是吧,我已经通知学校那边了。你这着程度是要被拘留的,我等你家人来!”

  外面有人敲门,“小李,他们的家属来了。”

  李民警往外一走,正巧看到宁晴,一个女警正拿单子给宁晴填。

  看到李民警,宁晴捏了捏自己的包,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她感到浑身不舒服,“李警官,我是秦苒的妈妈。”

  李警官看着宁晴,冷笑,“惯犯?”

  宁晴瞬间脸色就尴尬了,她有些僵硬,局促不安的开口:“李警官,她人在哪?”

  李警官瞥她一眼,接过单子,“里面审问,你这是怎么做妈妈的,怎么教的孩子?”

  被民警劈头盖脸的教育,宁晴赔着不是,一边僵硬着身体站在原地。

  警局的人几乎目光都在她身上,她有那么一瞬间都不想管这件事了。

  可林婉还在云城,林家那么多人都知道她大女儿的存在,都等着看她热闹,她若不管,不到明天,秦苒被关进警局的事情就要传遍林家。

  许慎因为受伤严重,被送去了医院,民警在其他人那里录口供。

  其他几个少年把事情说的七七八八。

  只有潘明月没说话。

  她一直把头埋在膝盖里,谁叫也不听,看起来比秦苒还要不配合。

  “你女儿还在里面,犟的很,不认错也不配合,她这样只能关看守所了。”李民警把单子往桌上一扔。

  宁晴脑子一懵,“李警官,让我进去劝劝她!”

  一个打扮的挺精明的老太太从大门口进来,一进来就嚎着嗓子:“谁?到底是谁打了我的孙子?我孙儿呢?他在哪?”

  宁晴看到老太太,就蒙了,“许奶奶?”

  她之前给秦苒找过一个小提琴老师,这许奶奶正是那许老师的妈妈。

  老太太着急自己的孙子,听到宁晴的声音,眯着眼睛看过来,好半晌才将人认出来。

  “许奶奶,有事我们慢慢商量,你们要多少钱……”宁晴低着头,语不则乱的低声下气。

  脑子直接当机了,坐牢?

  这会留下案底,绝对不行!

  “谁要你们的钱,”老太太尖着嗓子,又打电话给家里人,“你还看什么小提琴,你儿子都被人打到医院去了!你快给沈局打电话!”

  真是找死!

  **

  校医室。

  陆照影又往门外看了看,摸着自己的耳钉,“秦小苒怎么还没来?”

  程隽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继续垂头翻着手中饭医学书,骨节分明的手拿着笔,垂着脑袋唰唰写着,陆照影就撑着下巴看着他写。

  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五分钟后,程隽抬起头,笔往旁边一放,手中的书合上。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上面没显示任何新消息,还是十几分钟前秦苒发的那条短信,只有四个字——有事,请假。

  他后面问的一句话犹如石沉大海。

  程隽拧了拧眉,直到要开饭的时候,他才接到了来自学校的电话。

  他倏然起身。

  陆照影正拿筷子,一愣,“隽爷,你去哪儿?”

  ------题外话------

  苒爷不会无缘无故打人,许家的事我前三章就铺垫过,就是秦苒拿砖头砸的那个人,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

  二更大家等等,下午三点,有可能提前放,那就下午见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