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22章022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疼不疼?”

  想到曹炯这鼻子是为了救女儿摔伤的,江氏又感激又心疼。

  她进侯府时先夫人已经过世了,那时候的曹炯才五六岁,虎头虎脑的一个男娃娃。曹廷安去当差,曹炯偷偷跑到桃院看她这个新姨娘,江氏再胆小也不会怕个孩子,就朝曹炯笑了笑,结果男娃娃非常嫌弃地骂了她一声“狐狸精”。

  后来,曹炯就再也没往桃院来了,江氏很少会见到他。

  面对江氏的泪眼,曹炯突然无法说出任何气话。

  少年郎早已忘了幼时的天真善恶观,如今他也明白了何为姨娘。母亲去世了,父亲正当壮年,纳多少个姨娘都正常,他们当儿子管不了,也没资格管。

  他倔强,佯装鼻子没什么,江氏叹口气,俯身去扶曹炯的胳膊:“二公子去外面坐吧,我帮你洗洗鼻子。”

  曹炯光听“洗”字就鼻子疼,浑身难受地道:“不洗,你帮我把沙子都弄下来就是。”

  江氏依着他道:“好,就弄沙子。”

  曹炯这才爬下床,红着鼻子去了外间。

  顺子缩着脖子站到了离脸盆最远的地方。

  曹炯狠狠瞪了他一眼才落座。

  为了方便清理,脸盘暂且放在了方桌上,旁边摆着几块或干活湿的纱布。

  江氏见了,问顺子:“二公子这边可有棉花?取一些来吧。”

  棉花没有,但棉被有的是,顺子立即去找棉被了,难得有人愿意替他伺候主子,别说找棉花,找蚕丝他都能弄来。

  很快,顺子就端了一小盆崭新的棉花过来。

  棉花蓬松柔.软,江氏捡起三块搓成一个略微紧实些的棉花球,然后坐到了曹炯对面。

  江氏真的很美,而美人什么都不做,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气势。

  曹廷安的霸气能压下江氏的美,让他只会欣赏美人而不会被美人看得心跳加快,曹炯这个少年郎就不行了,江氏才坐下,他就浑身不自在,为了掩饰那份没来由的紧张,曹炯故意闭上眼睛,绷着脸道:“轻点,别弄疼我。”

  江氏明白,见曹炯准备好了,她捏着棉花球一端,用另一头去轻轻地拂曹炯的鼻子。

  曹炯便觉得鼻尖有点疼,又有点痒。

  阿渔站在旁边,屏气凝神地观察,发现那些细沙果然陆续掉下来了,兄长也没有喊疼,阿渔惊喜地道:“姨娘这法子真妙!”

  顺子也佩服地道:“还是姨娘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曹炯睁开眼睛,瞪他:“你就知道偷懒耍滑!”

  顺子委屈!

  江氏专心擦棉花,只有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处理了沙子,江氏重新

  捏了个棉花球,再蘸蘸水,对曹炯道:“二公子放心,我不会弄疼你。”

  有了前面的经历,曹炯信她。

  不一会儿,江氏就帮曹炯洗好了鼻子。

  “肿成这样,还是派人去请郎中吧。”江氏忧心道,细细的两道柳叶眉蹙了起来,那温柔的眼神,仿佛曹炯是她的骨肉。

  曹炯从未体会过这种温柔,至少从他记事起,都没有过。

  温柔到,他都不想拒绝。

  就这样,曹炯默认了江氏的话。

  郎中来检查过后,说曹炯伤的有点重,至少要养五六天才能好。

  曹炯一听,顿时绝望了,一两天他能躲着不见父亲,五六天肯定躲不过去。

  阿渔明白他的担心,想了想,她小声对兄长道:“二哥放心,我就说是我自己非要跑,不顾你的劝阻才坠马,全靠二哥救我我才没受伤,这样父亲就不会怪你了。”

  江氏也同意女儿的主意。

  曹炯却扭头哼道:“不用,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回去吧。”

  他再怕父亲,也不会让妹妹替他背锅,换成大哥还差不多。

  说完,曹炯又进了内室。

  江氏帮不上什么了,只好带着女儿离开。

  “姨娘,我想留在二哥那边,万一父亲要罚二哥,我可以替二哥求求情。”走出一段路,阿渔犹豫着停了下来。

  女儿越来越懂事了,江氏欣慰道:“应该的,那你回去吧。”

  阿渔便折了回去。

  傍晚,曹廷安、曹炼一起回来了。

  待世子爷走后,刘总管才向侯爷禀报了二公子受伤请郎中一事,而且刘总管非常细心,知道侯爷会问缘由,他早已从鲁达与其他小厮那里将事情经过打听了清清楚楚,甚至连江氏帮二公子上药的事都说了。

  曹廷安一边听一边脱下官袍换上常服,换好了,刘总管也说完了,曹廷安便直接去了次子那边。

  阿渔兄妹俩在下棋呢。

  阿渔全神贯注,曹炯畏惧老子心不在焉,两人便打成了平手。

  “侯爷来了。”

  外面传来顺子的提醒,曹炯手一抖,一盘棋都乱了。

  阿渔暗暗唏嘘,父亲真是

  太有威严了,母亲怕他,二哥居然也如此畏惧,两个叔叔书亦不敢反驳父亲,整个侯府,大概就长兄胆子大点吧?

  “二哥,不然还是听我的吧?”阿渔勇敢地道,父亲就算凶她,绝不会打她,对二哥就不一样了。

  “闭嘴。”曹炯烦躁地道,当先出去了。

  于是曹廷安跨进堂屋,第一眼就看到了儿子的红鼻子,马蜂蛰都蛰不成这样。

  “怎么弄得?”

  坐到主位上,曹廷安冷声审问道。

  阿渔跟着紧张起来。

  曹炯腰杆挺得直直的,如实道:“我教妹妹骑马,急功近利,差点害妹妹落马。父亲,我错了,您罚我吧。”话音未落,曹炯便跪了下去。

  阿渔马上也跪到了旁边,急着道:“爹爹,与二哥无关,是我才学会走路便惦记着跑,您要罚就罚我吧!”

  曹炯瞪她,阿渔只坚定地望着父亲。

  兄妹俩感情倒好。

  但错在儿子。

  曹廷安盯着儿子的红鼻头,训斥道:“你身上有伤,我就不罚你板子了,今晚好好思过,明日写篇不少于千字的检讨书,傍晚交给我。”

  曹炯:……

  他想哭!

  他宁可挨打,也不想写什么检讨书,还至少千字!

  阿渔却松了口气。

  熟料主位上的男人继续道:“阿渔,你与你大哥有约在先,却又背着你大哥跟二哥学马,念在你是初犯,我也不重罚你,写份五百字的悔过书,明晚交给你大哥。”

  阿渔:……

  糟了,她只高兴有人教她骑马,竟忘考虑了大哥得知后会不会生她的气。

  想到大哥叫绣房给她做的四套漂亮马装,阿渔低头,诚心道:“女儿知错了,这就去向大哥道歉。”

  曹廷安点点头,叫儿子也跟着去。

  臭小子,年纪不大天天就知道跟兄长比,现在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吧?

  自己都还嫩着,居然敢去妹妹面前耍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