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24章024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见到了徐潜,阿渔这趟遛马之行就变得更有意义了。

  回到侯府时,阿渔气色红润,很是满足的样子。

  “刚刚二姑娘来找你了,叫你回来后去陪她说说话。”江氏有些忧心地道。

  吴姨娘的谎被揭发后,江氏仔细回忆前事,发现曹良蛑本褪歉鲂∥庖棠铮吴姨娘吓唬了她多久,曹辆拖呕a伺儿多久。江氏不放心女儿再去梅院,但直接撕破脸皮,似乎也不太好。

  母亲优柔寡断总想谁都不得罪,阿渔却不想再踏足梅院一步。

  她对宝蝉道:“你过去一趟,就说我跑马太累了,她若有事,叫她直接来这边找我。”

  宝蝉雄赳赳地去跑腿了。

  阿渔抱住母亲,低声道:“姨娘,她是爹爹的女儿,我也是,就凭她以前的所作所为,咱们不用迁就她任何事,您想那么多,愁眉苦脸的,人家却只惦记着欺负咱们,何苦呢?”

  江氏叹道:“我是怕她去侯爷面前搬弄是非,她从小撒谎惯了,比你能说会道。”

  阿渔哼道:“爹爹英明神武,才不会轻易被她蒙骗。”

  江氏想想曹廷安,确实如女儿所说。

  “嗯,总之以后你与她一同出府时,千万要小心。”江氏再三叮嘱道。

  阿渔心里有数,哄好了母亲,她回房沐浴去了。

  等她沐浴出来,曹烈驳搅恕

  这半个月阿渔只见过曹亮饺次,每次曹炼际且簧硭厣,今日她竟穿了条鹅黄色的明艳长裙,阿渔突然好不习惯。

  观曹辽裆,似乎已经从生母被罚的阴霾中走出来了。

  “二姐姐,原谅我腿酸无力,劳你多跑一趟了。”

  阿渔确实有点累的,舒舒服服地跑了个澡,她现在只想躺着。

  反正无论她怎么客气曹炼疾换嵯不端,阿渔干脆真的靠到了床头,然后拍拍床边邀请曹磷过来。

  她这番举动落到曹裂劾铮便是仗着父兄的宠爱目中无人了。

  曹列α诵Γ挨着阿渔坐下,羡慕道:“妹妹真厉害,这么快就学会骑马了,哎,我比你笨,明天大哥也要教我骑马了,我怕自己笨手笨脚的惹大哥生气,所以想向妹妹取取经。”

  嘴上这么说,曹撩佳奂淙是得意。

  她最怕的是父兄因为母亲而冷落她,结果前日绣房送来了她的四套马装,衣料名贵样式精美,听丫鬟说并不比阿渔的差什么,昨日傍晚大哥还带她去马棚挑了一匹漂亮的枣红马,曹帘愠沟追判牧恕

  阿渔懂了,曹潦抢聪蛩炫耀的。

  但阿渔并没有什么失望吃醋的感觉。

  她要弥补上辈子与父兄错过的时光,并非独.占。

  她心不在焉地道:“姐姐放心,大哥教人很有耐心,不会轻易生气的。”

  曹劣执蛱阿渔的飞絮,然后引出她的那匹枣红名马。

  阿渔面带微笑地倾听,适时地表现出惊讶,而且为了让曹量斓阕撸她故意露出了几分宠爱被夺走的难过。

  曹林沼诼足了,开心离去。

  宝蝉去送人,回来忍不住呸道:“一口一个大哥,好像世子爷只是她的大哥一样,显摆什么!”

  阿渔笑着道:“习惯就好。”

  毕竟曹烈院笠做太子侧妃的,赐婚旨意下来后曹粱岣显摆,宝蝉现在不习惯,将来还不怄死。

  .

  事实证明,曹聊蔷洹八笨手笨脚的”并非虚,阿渔只用两天就学会了骑马,曹琳整占用了曹炼三个休沐日才终于敢单独骑马围着练马场小跑一圈了。

  此时已是十月下旬。

  今年京城的第一场雪来的比较早,纷纷扬扬下了一晚,第二天屋顶、地面堆了厚厚一层雪。

  曹炯又来邀请阿渔去跑马,说的眉飞色舞的:“咱们早点出发,争取在官道上留下第一排脚印。”

  阿渔抱着精致的紫铜小手炉摇头:“太冷了,二哥自己去吧,或是叫二姐姐陪你去。”

  她怕冷,一到寒冬哪都不想去,更别提骑着马吹冷风了。

  提到曹粒曹炯立即嫌弃道:“算了,我宁可自己去,也不想带她。”

  曹烈不崞锫砹耍可她胆子特别小,稍微快一点就啊啊大叫,曹炯听了一回就受够了,真不知大哥怎么那么好脾气,哼,大哥真是偏心,温柔都给了两个妹妹,对他动辄拳打脚踢、语嘲讽。

  请不动小妹妹,曹炯去找楚天阔了,只要不牵扯妹妹,他与楚天阔还是可以继续做好哥们的。

  乖乖待在侯府的阿渔却收到了宫中皇后姑母的邀请。

  明日温怡公主过九岁生辰,曹皇后邀请侯府的四个侄女都去宫里吃席。

  温怡公主是曹皇后的长女,也是建元帝唯一的女儿,深受帝后宠爱。

  曹皇后心细,除了叫宫人传口信儿,还分别给四个侄女送了一盒糕点,宫人传完话告辞后,四个姑娘重回厅堂,在大姑娘曹沁的起哄下,四女分别打开了自己的食盒。

  阿渔的盒子里摆了山楂

  糕、桂花糕,都是她爱吃的。

  三位姐姐的也各不相同,但都是她们心爱的糕点。

  阿渔突然心酸。

  上辈子父兄被人诬陷叛国,建元帝不光下旨处死了平阳侯府上下家眷,还将姑母打入了冷宫。那时温怡公主已经十七岁了,订了婚事尚未出嫁,温怡公主在建元帝的寝宫外跪了三天三夜,跪到昏厥跪残了一双腿,建元帝都无动于衷。

  再后来,姑母惨死

  冷宫,温怡公主自剔长发,遁入空门。

  已经变成徐恪小妾的阿渔相继听到这些噩耗,眼睛都要哭瞎了。

  她想不明白!

  如果说陷害父兄的证据铁证如山,建元帝信了就信了,帝王震怒,处死罪臣一家还能理解,但他为何对姑母对表妹那般绝情?父兄出事前,从阿渔记事起的那么多年,建元帝一直都盛宠姑母,待温怡公主更是比诸位皇子都好,为何一下子就冷了心肠?

  难道那些宠爱都是假的吗?可他是皇上,不喜欢就不喜欢,为何还要装作喜欢姑母?

  阿渔都替姑母冤屈!

  “四妹妹,你怎么了?”三姑娘曹沛突然走过来,一边用自己挡住阿渔,一边关心地问道。

  阿渔茫然地抬起头。

  曹沛怜惜地擦掉她眼角的泪水。

  阿渔反应过来,连忙抹了把眼睛,笨拙地扯谎道:“姑母对我太好了,我最喜欢吃宫里的山楂糕了。”

  不远处曹沁闻,嗤笑道:“好像姑母只对你一人好似的,瞧把你激动的,没出息。”

  她素来瞧不起阿渔这个庶出的堂妹,阿渔都习惯了,不与她计较。

  曹沁瞥眼自降身份的曹沛,叫丫鬟端上她那份糕点,趾高气扬地走了。

  曹沛安慰阿渔:“好了,先回去吧,明早咱们一起进宫。”

  阿渔点点头。

  曹沛与曹沁同路,阿渔、曹烈餐走另一条路。

  “阿渔,明早你真要进宫?”曹裂鹱昂眯牡靥嵝阉,“上次咱们进宫,三皇子没欺负成你,这次他肯定要变本加厉。”

  三皇子是陈贵妃的儿子,想到她阿渔就头疼。

  她自认没有得罪过三皇子,可不知为何,小时候三皇子就专门盯着她一个欺负,到现在还是这样。

  若非想见姑母与表妹,阿渔肯定会装病逃避进宫。

  “随机应变吧。”阿渔苦笑道。

  曹炼宰潘的背影咬唇。

  这个四妹妹,连姑母的宠爱都要与她争了吗?

  那就希望明日三皇子好好地欺负阿渔一番吧,如果能一口气吓死阿渔就更好了。

  曹炼穸镜叵搿

  只有阿渔消失,她在父兄眼里才会变成

  独一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