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34章034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老太君现在过的就是颐养天年的生活,国公府专门养了说书的女先生、弹琴唱曲的歌姬,全都是伺候徐老太君的,几位爷反而对歌姬们兴趣寥寥。可惜十来个如花似玉、年轻貌美的歌姬,刚进府时都暗暗期待能得到哪位爷的宠幸摆脱贱籍,没想到最常见的却是位老太君。

  平阳侯府就没养这么多闲人,所以这会儿坐在徐老太君身边,一边吃着美味儿的糕点一边听女先生绘声绘色地讲故事,阿渔还挺享受的。

  准太子妃徐琼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一老三小和乐融融听书的画面。

  别人也就罢了,徐琼看见阿渔就觉得刺眼。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父母疼她兄长们都很照顾她,唯一一次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便是两年前讽刺阿渔不该觊觎飞絮的那次。事到如今,徐琼都不认为自己有错,明明错的是阿渔这个厚颜无耻的小庶女。

  现在阿渔变成嫡女了,日子肯定会过得越来越好,徐琼想想就堵得慌。

  尤其是,阿渔的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曹辆尤换钩闪颂子侧妃,下个月就要先她一步进宫去伺候太子了!虽说太子妃成婚晚是为了彰显东宫迎娶正妃的隆重,可徐琼只是个年轻气盛的小姑娘,未成婚丈夫便先与两个侧妃颠鸾倒凤了,她能痛快才怪!

  由曹燎ㄅ而来的新仇加上她与阿渔本身的旧恨,徐琼都决定今日要好好教训阿渔一顿。

  “祖母这边好热闹。”跨进厅堂,徐琼笑着道。

  宫里早派了教习嬷嬷指导太子妃礼仪了,所以此时的徐琼仪态端庄,已隐隐有了几分太子妃的雍容。

  徐老太君赞许地点点头,招手道:“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了?”

  大孙女身份不一样了,每日都要跟着教习嬷嬷学东西,徐老太君便没派人去请她。

  徐琼扫眼三个堂妹或表妹,故作吃味儿地道:“我再不来,祖母都要忘了我这个孙女了。”

  徐老太君哈哈笑,命芳嬷嬷在她身边添把椅子。

  她左边坐的是徐瑛、曹沛,右边坐的是阿渔,椅子肯定要添在右边的,阿渔识趣地往旁边挪了个位置。

  徐琼走过来,好奇般端详阿渔一番,惊讶道:“许久不见,阿渔表妹出落地越发秀美了。”

  她语气亲昵,但阿渔深知徐琼为人,只恭敬地垂眸道:“您过奖了。”

  这种态度,是已经把徐琼当太子妃对待了。

  徐琼很满意,笑着坐到了徐老太君身边。

  听了半个时辰,说书的该歇歇了,徐老太君也要去整理昨日收的寿礼了,对四个小姑娘道:“这会儿天气正好,你们去花园里玩耍吧,晌午都过来陪我吃饭。”

  四女齐声告退。

  离开松鹤堂,姑娘间的气氛顿时微妙

  起来。

  徐家只有两位姑娘,徐琼是东院嫡女,徐瑛的西院嫡女,但西院两位爷毕竟只是徐老太君的侄子,这样便让徐琼的身份高了徐瑛一筹。

  平时堂姐妹俩关系还算可以,说笑玩闹都能凑到一处,但徐瑛能感觉到堂姐骨子里的傲慢。

  因此,徐瑛更喜欢表妹曹沛,连带着对阿渔也不错。

  知道徐琼与阿渔不对付,徐瑛便想两帮人各玩各的。

  “姐姐要回去了吗?”站在松鹤堂院门口,徐瑛笑着问道。

  她以为徐琼不待见阿渔就会不屑与她们同行,未料徐琼却亲热地挽住她胳膊道:“花园里景色这么好,我回去做什么,走,咱们一块儿赏花去。”

  说完,她先挽着徐瑛往前面走了。

  曹沛看看阿渔,咳了咳,遗憾似的道:“大表姐、二表姐,我身子不大舒服,你们去玩吧,我跟阿渔先回去了。”

  徐琼闻,停下脚步,关切地问她:“表妹怎么了?要不要我让祖母派人去请郎中?”

  曹沛摇摇头,递给徐琼一个姑娘都该懂的眼神:“没事,只是身子惫懒,想回去躺躺。”

  徐琼笑了:“行,那你回去休息吧,不过我们俩逛园子太冷清了,阿渔留下好了。”

  曹沛一惊,徐琼居然主动留阿渔?

  想也知道徐琼肯定不是因为喜欢阿渔才留她的。

  但曹沛不便再说什么了,面带微笑地看向身边的堂妹。

  阿渔客气道:“大表姐留我,我本不该拒的,只是家里先生留了课业,我得回去练字了。”

  徐琼挑眉:“课业晚上再写也来得及,我看阿渔表妹似乎不太高兴陪我的样子,莫非还在因前年我的冲动之生气?怎么,需要我向你赔个不是吗?”

  阿渔心中一沉。

  如果徐琼只是徐家嫡女,那她无需顾忌什么,偏偏徐琼是准太子妃,不能得罪死了。

  自从选秀结果出来后,就连徐瑛、曹沛也不敢公然与徐琼叫板了。

  认清楚形势,阿渔笑道:“大表姐说笑了,儿时戏我怎会当真。”

  徐琼哼了声:“既然没怪我,那便陪我逛逛园子吧。”

  阿渔乖乖点头:“嗯。”

  徐琼满意了,拉

  着徐瑛继续往前走。

  曹沛担忧地看向阿渔:“妹妹,你……”

  阿渔握住她手,轻声道:“姐姐放心,我会注意的。”

  不管徐琼什么身份,她注意不落下什么把柄,难道徐琼还敢无缘无故地责难她?

  叫堂姐先回去,阿渔领着宝蝉跟了上去。

  曹沛懊恼地跺脚,早知如此,她就不该编身子不适的借口,留下来或许还能替妹妹

  说几句。

  .

  京城最近十分暖和,镇国公府花园里的红梅、海棠都开了。

  徐琼做主,领着徐瑛、阿渔来了海棠林。

  才赏了会儿花,徐四、徐五、徐恪三兄弟突然寻了过来,三兄弟年龄相近兴趣相投,经常形影不离的,徐恪要来找阿渔,徐四、徐五就跟过来看热闹了。

  徐恪十六岁了,习武的少年郎个头似乎长得都很快,现在的他比阿渔高了足足一头,修长挺拔,玉树临风的。

  看着渐渐走近的徐恪,阿渔不得不承认,徐家这六位公子中,徐恪容貌最为出众。

  但若把徐潜也算进来,徐恪便要退一位了。

  “阿渔,你们来赏花了啊。”少年姑娘们聚到一处,徐恪非常自然地走到阿渔身边,笑如春风。

  他刚说完,徐四突然嗤笑:“你这不是废话吗,阿渔都来海棠林了,不赏花难道赏地上的草?”

  徐恪被他笑得俊脸一红。

  阿渔往徐瑛那边凑了凑。

  徐恪喜欢她,在场的人应该都心知肚明。

  上辈子徐恪想方设法接近她时,徐四或徐五故意打趣徐恪,阿渔会跟着徐恪一起脸红,心思甜丝丝的,现在她却只觉得烦恼。

  她要见徐潜就必须常来国公府,可来了国公府,徐恪肯定会凑过来。

  徐琼扫眼被阿渔迷昏了头的徐恪,再看看似乎害羞了的阿渔,突然计上心头。

  “你们来的正好,咱们玩捉迷藏吧?”徐琼笑着提议道,“每局猜拳决定谁当猫,如果当局猫将其他人都抓出来了,那输的人分别罚酒一杯,否则只要有一人没被抓,就罚当猫的喝酒。”

  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了徐恪三兄弟的支持。

  徐瑛也觉得挺有趣的。

  阿渔一听要罚酒,忙拒绝道:“不行不行,爹爹不许我们喝酒……”

  徐四笑她:“怕什么?只要你不说,侯爷怎会知道你喝了酒?”

  阿渔不管,就是不同意。

  徐恪见她真的为难,便站出来道:“没事,你真输了,我替你喝。”

  徐四、徐五登时啧啧了起来。

  阿渔只能低头,尴尬地攥着小手。

  她

  可以不玩,但大家兴致这么高,她贸然离去,以后还怎么与这些人相处?

  她要嫁给徐潜,就不能让徐家众人觉得她什么都玩不起。

  “谢谢六表哥。”阿渔小声接受了徐恪的帮忙。

  徐琼暗暗撇嘴,却没有多说什么。

  丫鬟们准备好了蒙眼睛的黑布带、一壶女儿红与六个小酒杯,第一轮猜拳,徐四当鬼。

  徐五让他站到树下,

  亲自给他蒙眼睛,勒布带时力气用的太大,疼得徐四差点跟他打起来。

  笑声一片,徐四开始数数,其他人各寻地方躲藏起来。

  宝蝉等丫鬟留在原地。

  当猫的人数到三十时众人必须停下,所以游戏范围有限,很方便寻找,如果一刻钟后“猫”还抓不出所有“老鼠”,便是“猫”输。

  姑娘们跑的慢,藏得近,最先被徐四抓了出来,剩下徐五窜到了树上、徐恪藏到了凉亭后,全军覆没。

  罚酒时,徐恪笑着替阿渔喝了她的那杯。

  第二轮抽签,徐瑛抽到了猫。

  上一次藏的时候阿渔就看上了一处好地方,这次徐瑛一开始数数,阿渔就奔着几株花树后的灌木丛去了。

  花园里花树繁多,虽然距离不远,但也足以遮挡丫鬟们的视线了。

  宝蝉只看见自家姑娘大概藏到了什么位置,却没瞧见徐琼也绕到了阿渔这边。

  阿渔都藏好了,见徐琼居然也要藏在这里,她便决定把地方让给徐琼,免得起争端。

  徐琼似乎很满意她的识趣,堂而皇之地占了她的地盘。

  就在阿渔准备再找个地方时,腰间忽然一紧,阿渔疑惑地往后看,惊见徐琼手里竟拿着一把小剪刀!

  那一瞬,阿渔心都提起来了,以为徐琼要杀她!

  但徐琼只是抓住她的裙带,趁阿渔震惊得呆住时,一把剪断了阿渔的裙带。

  没了裙带的束缚,阿渔白色的长裙立即往下滑去。

  阿渔急忙捂住了裙腰,因为隔着外面的褙子,她双手将褙子揉乱了一团,狼狈极了。

  “哎,阿渔表妹真是粗心,竟让树枝划破了裙带。”

  手里捏着阿渔的半条裙带,徐琼幸灾乐祸地道。

  阿渔咬紧了唇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她以为徐琼的针对只是嘲讽或推搡她一把,没想到徐琼居然随身带了剪刀,要让她当着徐恪等公子的面出丑。

  远处徐瑛已经数到“十五”了。

  如今之计,逃离要紧,真被徐恪等人看到她现在的模样,阿渔这辈子都无颜再踏进镇国公府。

  幸好这边偏僻,阿渔可以悄无声息地离开。

  她攥着裙子转身。

  身后却传来徐琼拔高

  的声音:“阿渔……”

  意识到徐琼的目的,阿渔猛地转身,盯着徐琼道:“你若敢引他人过来,我便闹到皇后娘娘面前去,皇后娘娘管不了我便去求皇上,届时看皇上会不会让太子娶你这等歹毒之人!”

  徐琼嘴还张着,闻突然说不出话来了,不知是更怕此时冷眼威胁她的阿渔,还是怕阿渔真的告到建元帝面前。

  阿渔见她怕了,这才压下心中的怒火,狼狈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