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37章037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春暖花开,瑟缩了一冬又有钱有闲的富家子弟们都出来踏青了。

  徐潜昨晚临时受命,没时间细细打算,出门时就决定随便选个僻静点的地方供小辈们郊游。

  可这一路行来,但凡风景好的地方都三三两两地聚集了少年公子或如花女眷,着实没个清静。

  不清静,他如何隐秘地将赔礼送出去?

  骑在马上,徐潜看了眼旁边的马车,侄子们都骑马,只有三个小姑娘坐在车里头。

  目光刚落到窗帘上,那窗帘忽然一动。

  徐潜立即收回视线。

  阿渔还是有点小心机的,上车时她猜测徐潜会以守护的姿态跟在马车外侧,阿渔就故意坐了挨着他这边车窗的一侧。但她没胆子在两个姐姐面前挑帘偷窥,所以一直端坐,偶尔在风吹起帘子时无意般往外瞥一眼。

  阳光明媚,骑在马上的男人一身深色长袍,威严又俊美。

  只是匆匆一瞥,阿渔就甜的如吃了蜜糖。

  这次挑开帘子的却是坐在她旁边的徐瑛。

  阿渔往后靠了靠,方便她与徐潜说话,料到徐潜会看过来,阿渔乖乖地垂着眼帘,秀气又安静。

  “五叔,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啊?”徐瑛撒娇地问,“出城这么久了,我都坐累了。”

  徐潜偏头,看到了嘟嘴的侄女,也看到了被侄女衬托地愈发乖巧的阿渔。

  “累了?”徐潜问。

  徐瑛连连点头。

  徐潜看向前方,再有三四里地,便是宝塔寺所在的玉屏山。

  这样的好天气,游寺的香客肯定络绎不绝。

  徐潜便指着玉屏山旁边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坡道:“咱们去斜柳坡。”

  徐瑛知道玉屏山、宝塔寺,却从未听说过什么斜柳坡,再看那矮矮的小山丘,一点都不像什么踏青的好去处。

  她面露迟疑,徐潜正色解释道:“去年我带人巡山时路过斜柳坡,山间有条溪水清澈见底,略深的地方还能看见游鱼,其间景色虽不如玉屏山,却颇有野趣。”

  “有鱼?那咱们是不是可以抓几条烤鱼吃?”少年们骑马凑了过来,徐四闻兴奋道,还拍了拍挂在马鞍上的箭囊与皮袋子:“我烤肉吃的调料都带上了!打不到兔子咱们就抓鱼吃。”

  徐潜想到他曾经在斜柳坡溪水里看到的巴掌大的小鱼,没说什么。

  徐五瞄眼车里的阿渔,戏谑道:“还是打兔子吧,若是烤鱼,阿渔表妹该害怕了。”

  一个是鱼,一个是渔,听起来却是一样的。

  烤她?

  阿渔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好在氛围已经起来了,大家一致同意去斜

  柳坡。

  远看斜柳坡平平无奇,近看景色更加惨淡,除了山间参差不齐的垂柳带来了一片盎然绿色,光秃秃的小山坡真不值得游人踏足。

  从山脚到山顶,爬个一刻钟也就到了。

  车马留在山脚下交给陈武看管,一行七人步行上山。

  徐四、徐五、徐恪都背上了箭囊,随手持弓,准备打点野味儿。

  结果仿佛没走多久就到了徐潜所说的小溪旁。

  山不在高,有水则灵,徐潜总算有句话没说错,这条三尺来宽的小溪确实清澈见底,粼粼的波光与清越的流水声瞬间令人耳目一新,就连对斜柳坡非常嫌弃的徐瑛都觉得此行不虚了。

  溪边开着或红或白的小花,三个姑娘兴高采烈去采花了。

  徐恪目不转睛地看着阿渔,嘴角带着满足的浅笑。

  没有心上人可看的徐四、徐五在发现附近溪水里并无大鱼时很是扫兴,一个决定去上游看看,一个决定去山坡周围转转打兔子。

  “注意安全。”徐潜嘱咐侄子们。

  徐四、徐五互视一眼,都感觉到了来自五叔的轻视,就这小山坡,有什么危险?

  兄弟俩分头行动去了。

  徐潜看向唯一没动的侄子,见徐恪一直盯着阿渔看,而山洞里阿渔明确说过她不喜欢侄子这样的,徐潜便冷声问道:“你怎么不去打猎?莫非也想去采花戏水?”

  徐恪:……

  究竟是什么给了五叔他想采花戏水的错觉?

  徐恪想解释,可对上五叔冷冰冰的脸,徐恪忽然反应过来,别看五叔年纪轻轻比大哥还小一岁,性情却如四旬长辈,古板严肃,徐恪又如何能指望这样的五叔理解他对阿渔的喜欢与向往?

  “我,我马上去。”

  不敢在五叔眼皮底下亲近阿渔,徐恪掂掂肩上的箭笼,随便挑个方向去打猎了。

  确定侄子们都看不到人影了,徐潜再视线一转,落在了溪边的三个姑娘身上。

  侄女徐瑛较为顽皮,跳到了溪水对岸。

  外甥女曹沛沿着溪边一路采花,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但也在视野之内。

  只有阿渔最秀气,背对他坐在溪边的一块儿石头上,手里拿着根细细长长的小树枝,在水里划来划去的,

  逗弄游鱼。

  徐潜想了想,吩咐侄女道:“瑛姐儿,你与阿沛去捡些干柴,多捡些,注意别走太远,就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捡。”

  徐瑛痛快地应了下来。

  曹沛刚要叫上胆小怕生的堂妹一起,就听徐潜接着道:“阿渔,你来帮我搭灶。”

  原来堂妹也有差事,曹沛便放心与徐瑛一块儿去捡柴了。

  阿渔没想到徐潜会点她当帮手,

  惊喜紧张过后,她乖乖地走了过来。

  其实烤鱼用篝火就行了,无需搭灶,但为了单独留下阿渔,徐潜只能麻烦点。

  他先从溪边挑选形状适合的石头搬过来。

  男人默默地干活,并没有吩咐她,阿渔也不敢问,瞅瞅徐潜挑好的石头,她便也去溪边找了起来。

  徐潜挑好一块儿石头,一转身,就见阿渔蹲在几十步外,两只白皙的小手分别抱着大石的两头,正努力地往上抬。

  姑娘家怎能做这种活儿?再说她有那个力气吗?

  “住手!”徐潜想也不想地呵斥道。

  阿渔吓了一跳,抬头时手上力气失衡,导致石头一侧倾斜下去,压到了一根小手指。

  她被烫般将手抽.了出来!

  再看手指头,微微泛红,似乎并无大碍,只是残留的钝痛还是让阿渔红了眼圈。

  平时娇生惯养的侯府姑娘,除了做针线时粗心扎到手指,很少会有机会受伤。

  徐潜沉着脸赶过来,就见她心虚般放下手指,努力装作没事的样子,脑袋也垂着,不给他看。

  可徐潜能想象她杏眼含泪的模样。

  “伸手。”徐潜单膝蹲下去,盯着她的手背问,那五根纤细的手指就藏在下面。

  阿渔只是疼了一下,现在已经过去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在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变得娇气,徐潜来关心她,阿渔的手指便好像又疼了起来。

  她慢慢地伸出挨砸的左手,掌心朝上。

  徐潜第一次如此细心观察一个小姑娘的手,只见那掌心白里透粉,又漂亮又娇嫩,五根指头葱白似的水灵,其中小指指端明显比其他四指要红。

  “疼不疼?”徐潜冷声问。

  阿渔低头,默认了。

  徐潜更生气了,怒容盯着她委屈的小脸:“谁让你搬石头的?自己多大力气心里没数?”

  阿渔呆住了!

  他不安慰她也就罢了,居然还凶她?

  石头都没砸出阿渔的泪,徐潜这一句凶巴巴的教训,登时训湿了阿渔的眼睛。

  委屈,还有点不服,阿渔扭头,一边抹泪儿一边替自己辩解道:“是您叫我帮忙搭灶的。”

  徐潜早在她的第一行泪落

  下时就僵住了。

  这眼泪,怎么比六月的雨来得还快?

  惹哭了小姑娘,徐潜气势不禁一矮,但还是气道:“可我没让你搬石头。”

  阿渔也气,对着水面问:“您什么都不说,我怎知您到底要我做什么?”

  徐潜抿唇。

  他什么都不用她做。

  扫眼前后左右,确定捡柴的侄女们没有注意这边,徐潜飞快

  摸向怀里,本来想把两样东西一起拿出来的,但荷包往深处滑了滑,徐潜便先取出他准备的胭脂盒子,放到阿渔脚下道:“琼姐儿让你受委屈了,因此事不好闹大,我无法替你做主,只能私自送你赔礼略表歉意,刚刚留你帮忙便是为了这个。”

  阿渔惊讶地忘了委屈,看看徐潜,再看向脚下的小匣子。

  徐潜看她一眼,道:“这是皇上赏我的胭脂匣子,我留着无用,送你正合适。”

  胭脂匣子?

  阿渔心中一动,莫非是?

  顾不得虚伪的客气,阿渔一把捡起匣子,打开盖子一看,里面果然是个浅粉釉的汝窑胭脂盒。

  粼粼的波光恍惚了阿渔的视线。

  熟悉的胭脂盒不经意地将她带回了上辈子。

  被徐恪的新婚妻子害得“坠山身亡、尸骨遭野狗撕咬残缺不全”之后,徐潜暂且将她安置在了他的一处庄子上,庄子上的下人全是他的心腹,没人向外透露半点消息。

  徐潜曾问阿渔要不要回去,阿渔拒绝了,她宁可一辈子幽居庄子上,也不想再面对徐恪以及他尊贵的母亲、妻子。

  安置下来后,徐潜每隔两三个月才会过来看她一次。

  那三年他都是这样疏远,所以阿渔从未想过徐潜竟然喜欢她。

  直到第四年徐潜带着她同去凤阳赴任,两人见面的次数才渐渐多了起来。

  抵达凤阳不久,有次徐潜赴宴回来,将这个胭脂盒子送了她。

  那是他是这么说的:“当日我进城,凤阳人人都知道车队里有位女眷,我便对外称你是我的恩人之女,恩人病逝前托我照顾。今日宴席上总兵夫人问起你来,我只好又编了些话,总兵夫人怜惜你身世可怜,托我将此物转赠给你。”

  他是那么正派的一个人,阿渔从未怀疑,只觉得受宠若惊,不知该怎么还了总兵夫人的礼。

  可现在,徐潜提前将这个胭脂盒子拿了出来。

  于是,前世他精心编织的送礼借口被这辈子的他亲自拆穿了。

  视线模糊,有什么掉了下去,砸在了胭脂盒子上。

  阿渔忽然很心疼。

  被他收留的四年,有三年多阿渔都是清心寡欲过来的,或许有些猜测,但都被自己否认了,所以那三年她过得平和知足。徐潜呢?他明明

  喜欢她,却克制到隔上两个月才来见她一次,每次见面连一盏茶的功夫不到便会告辞。他明明早就想送她礼物了,却一直忍到三年后忍到有了合适的借口才送。

  宝蝉曾质问她:“五爷都三十了,一把年纪连个暖房的人都没有,您就不心疼?“

  阿渔那时真的没心疼过,因为不知他的深情。

  现在她自己回来了,眼前的徐潜也不是那个徐潜,阿渔却后知后觉地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