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39章039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潜看到了草丛里回光返照的兔子。

  居然是为这点小事吓叫的,徐潜面露无奈,这丫头当真娇气。

  “好了,没事了。”徐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阿渔的心思却早就偏移到了他身上,徐潜的腰,可真细啊!怪不得穿束腰长袍那么好看。

  喜欢归喜欢,光天化日的,阿渔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手。

  徐潜没把刚刚的片刻亲近放在心上,对他来说,那只是他给小姑娘的保护。

  捡起被她丢掉的兔子,徐潜示意她走前面。

  阿渔很听话。

  提着兔子回到溪边,徐四等人都在,只差了徐恪。

  徐潜四处看了一圈。

  曹沛猜到他在找谁,笑着解释道:“五舅舅,六表哥怕我们饿着,也去帮忙打猎了。”

  这样说,阿渔也少了尴尬。

  徐潜了然,吩咐徐四:“去叫他回来。”两只兔子加上山雀,够吃了。

  徐四去找人了,徐潜、徐五分别收拾兔子。

  这个有点血腥,小姑娘们乖乖地围坐在篝火旁等着吃。

  徐瑛忍不住问阿渔:“刚刚你是生气了吗?”

  姑娘们敏感些,徐瑛、曹沛都看出阿渔似乎对徐恪并没有那种心思。

  阿渔垂眸,小声道:“我只把六表哥当表哥看。”

  曹沛看眼徐瑛,笑道:“明白了,阿渔放心,以后我们不逗你了。”

  徐瑛也点头。

  阿渔松了口气。

  但徐瑛很好奇:“六哥芝兰玉树文武双全,连他都打动不了你,阿渔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阿渔忍住去看徐潜的冲动,笑得无忧无虑道:“我才十三,还没想过这些问题,倒是你们俩,婶母、舅母最近都挺忙吧?”

  徐瑛十五岁了,今年六月及笄,曹沛十四了,最迟明年也会定下。

  阿渔一问,曹沛没什么,徐瑛脸红了。

  阿渔笑,她记得,徐瑛嫁的是她亲哥徐三公子的一位同窗好友,四月里对方高中状元之时,便是他来徐府登门提亲之日。

  看徐瑛现在的样子,两人肯定早就情投意合了。

  “六表哥回来了。”曹沛忽然说。

  阿渔抬头,看见徐四、徐恪并肩走来,徐四笑的潇洒,徐恪却有点强颜欢笑的意味。

  阿渔移开了视线。

  徐四指着阿渔旁边的位置让徐恪坐。

  徐恪看向阿渔,见她歪着头仿佛在认真听沛表妹说话,丝毫都没注意到他,徐恪便主动坐到了徐瑛身侧,一下子与阿渔隔了两人。

  徐四、徐五都知道他喜欢阿渔,徐恪都不去挨着阿渔,他们更不会没眼色地凑上去。

  于是,徐潜提着两只叉好的兔子走过来,就见篝火一圈只剩一个位置了,一头是四侄子,一头是阿渔。

  徐潜神色如常地坐下,离侄子更近。

  篝火烧得很旺,两只兔子才烤一会儿就散发出了诱人的肉香味,炙烤出来的油滋啦滋啦响,听得人直想流口水。

  徐四感慨道:“这时候就该来一壶酒!”

  徐五嘿嘿笑,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拎了一个酒葫芦出来,得意地举高!

  “真有你的!”徐四大笑着给了他一拳。

  徐五还带了几只小酒盅,倒好第一盅,先孝敬长辈:“五叔来一口!”

  徐潜没兴趣:“你们自便。”

  徐五撇撇嘴,叫上徐四、徐恪一起。

  徐恪心情烦闷,徐五给他倒,他就端起来喝,不知不觉连续喝了好几盅。

  阿渔咬唇,因为她知道,徐恪的酒量很差,再喝下去肯定要醉的。

  徐恪温润如玉,上辈子阿渔嫁给他后只有三桩烦恼,一个是他母亲容华长公主十分厌烦她,一个是他父亲镇国公道貌岸然觊觎她还强占了她的丫鬟,最后一个,便是徐恪的酒品了。她喝醉了是直接晕倒,徐恪偏不晕,非要找她。

  在国公府与堂兄弟们喝醉了,徐恪找她,徐二等人便笑着将他送回院子。

  在外面吃席喝醉了,徐恪也找她,致使满京城都知道镇国公府的六公子黏媳妇。

  如今两人不是夫妻关系,徐恪若醉了,会做出什么事?

  阿渔不敢冒险。

  眼看徐五又给徐恪倒了一盅,而徐恪也无意拒绝,阿渔只好唤了声“六表哥”。

  徐恪捏酒盅的手一抖,像是不敢相信般看了过来。

  阿渔对着他腰间的荷包笑:“六表哥还有山楂糕吗?我饿了。”

  小姑娘笑靥如花,似一缕阳光直直照到他心底,徐恪顿时放下手里的酒,低头翻荷包。

  “给。”急着表现,徐恪干脆将整个荷包都送了过来。

  阿渔刻意忽视其他人的视线,倒出两颗山楂糕,倒完了,阿渔想了想,问身边的曹沛:“姐姐吃吗?”

  曹沛笑着摇摇头,她真的不爱吃山楂糕。

  徐瑛也表示不需要。

  阿渔便硬着头皮问左边的徐潜:“五表叔尝一块儿?”

  多个人吃,就显得她吃徐恪一块儿山楂糕没那么特殊了。

  徐潜侧脸淡漠:“不饿。”

  这回换成阿渔强颜欢笑了。

  徐五还在打趣她:“阿渔放心吃吧,那是六弟专门为你

  准备的。”

  阿渔心一突,果然如她担心的那样,徐五竟当着徐潜的面说出了徐恪对她的心意。

  她忐忑地看向徐潜。

  徐潜将篝火上的两只山兔翻了个方向,似乎根本没听到小辈们的话。

  阿渔心不在焉地将荷包还给徐恪。

  徐恪见她神色不对,偷偷用胳膊肘撞了徐五一下:“闭嘴。”

  徐五摸摸脑袋,转移了话题。

  后面徐恪再也没有喝酒。

  阿渔却没心情关注他了,余光里有人递了一块儿兔肉过来,阿渔麻木地接了,脑海里全是徐潜刚刚冷冰冰的样子。

  虽说他一直都那样,但阿渔莫名有种感觉,两人才稍微拉近一点的关系又远回去了。

  手腕突然一紧,阿渔终于回神,一抬头,就对上了徐潜紧皱的眉头。

  阿渔不解地眨了下眼睛。

  徐潜一边松手一边冷声道:“烫,凉会儿再吃。”

  阿渔这才明白,徐潜是在阻止她将烤兔肉放进嘴里。

  再看手中插在木签上的兔肉,阿渔尴尬地低下头,徐潜该不会误会她太馋嘴吧?

  不敢再分心,阿渔等了会儿才专心吃肉。

  刚吃完,旁边又递了一块儿过来,是徐潜。

  阿渔惊讶了下,他是一直在留意她吗,否则怎么会递的这么快?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阿渔咬了一口兔肉,嚼了两下忽然不嚼了,小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阿渔?”

  “没熟?”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前面的是徐恪,后面的是徐潜。

  徐恪喜欢她,暗中关注她很正常,可徐潜为何也在留意她?

  已经动了心吗?

  光是猜测,阿渔心里都笑开了花。

  “不是,我忽然想起这两天光顾着玩了,忘了先生布置的课业。”咽下兔肉,阿渔很是懊恼地道。

  徐恪失笑,贪玩又惦记学业的阿渔表妹真可爱。

  徐潜垂眸,继续用匕首切下一块儿块儿兔肉,随时准备分发出去,三个小姑娘,侄女、外甥女都有侄子们照顾,就她身份略微尴尬,他当长辈的,只能代表徐家略

  尽地主之谊。

  .

  吃完兔肉,众人慢悠悠晃荡下山,这便打道回府了。

  阿渔心情非常不错,之前她就猜测上辈子徐潜对她的感情始于山洞的短暂相处,这辈子两人又进过一次山洞了,看徐潜今日的表现,很有那个苗头呢。

  马背上的徐潜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到了镇国公府,徐潜让三个小姑娘先回去,他将侄子们带到了春

  华堂的书房前。

  “你们先等着,小六随我来。”徐潜肃容吩咐道。

  徐四、徐五面面相觑。

  徐恪疑惑地跟在五叔后面进了书房。

  徐潜落座,直接问道:“你喜欢阿渔?”

  徐恪大吃一惊,但少年郎还是有勇气的,既然已经被五叔发现了,他便挺胸道:“是。”

  山洞相处是他与阿渔的秘密,徐恪不能泄露,便不能告诉侄子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他,沉默片刻,徐潜道:“既然如此,那你先去请示你爹你娘,如若他们赞同,就请媒人去侯府提亲,莫要私底下做些有违礼法之事。”

  徐恪闻,一下子无措起来。

  现在就去提亲,是不是太快了?

  “她才十三岁……”徐恪迟疑地道。

  在这番谈话之前,徐恪只想快点得到阿渔的心,从未考虑过那么远。他知道他想娶阿渔,可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眼下他就想多见见她,多跟她说说话。

  “十三也可以定亲了。”徐潜淡淡道。

  徐恪无以对,心底悄悄冒出对这位五叔的抵触,您个老正派,哪知道少年男女是怎么相处的?

  “我知道了。”徐恪阳奉阴违地道。

  徐潜点点头:“去吧,叫你四哥五哥进来。”

  徐恪如释重负,快步告退,再幸灾乐祸地传话给两位堂兄,聪明如他,已经猜到五叔的目的了。

  因为吴随在院子里盯着,徐恪没敢躲在门口偷听,脚步轻快地去春华堂外等消息。

  没过多久,徐四、徐五耷拉着脑袋一起出来了。

  徐恪佯装关切道:“五叔跟你们说了什么?”

  徐四、徐五见他居然还没走,互相瞅瞅,突然同时扑了过去,一个勒徐恪脖子,一个反掰他胳膊,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有脸问,还不都是因为你!”

  五叔训斥他们不该开阿渔与小六的玩笑,徐五嬉皮笑脸地试图解释情况,话没说完就被五叔骂了一顿:“小六喜欢阿渔又如何,阿渔喜欢他吗?便是喜欢,那也是他们之间的私事,岂可公然议论?”

  那语气严厉的,徐五若再怂点,八成得吓哭。

  三兄弟胡闹了一阵,最后得出一致结论:五叔真长辈也,迂腐刻板,不可与之为伍!<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