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41章041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四月中旬,徐潜如约来珍宝阁取货。

  东家早早就在等待这位贵客了,笑容满面地将徐潜邀请到二楼雅间,再端来一个精致的匣子,匣子里面居然才是真正的首饰盒,一方在盒盖、盒身分别镶嵌了一圈细碎红宝石的乌木盒。

  东家解释道:“这些都是您那块儿宝石的边角料,做成这样您还满意吗?”

  徐潜扫眼盒子,淡淡颔首。

  东家再将乌木盒放到他面前,打开。

  徐潜低头,看到一块儿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吊坠,链条是用赤金打造,金与宝石都是昂贵之物,看起来很是顺眼。

  对徐潜来说,顺眼便是不错。

  “您拿出来仔细瞧瞧?”东家笑着提醒道。

  徐潜相信珍宝阁的口碑,盖上盒盖放进怀里,结了尾款便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东家一直将他送出门。

  负责打造吊坠的老师傅一直在等贵人的反馈,东家过来后,他紧张地问:“那位爷怎么说?”

  东家好笑道:“只看一眼便结账了,似乎并不在意吊坠到底如何。”

  老师傅想了想,懂了:“这种冷脸男人都这样,只管送昂贵的礼,女人开心他们就满意了。”

  东家不禁生出一种牛嚼牡丹的感慨:“可惜了你一番苦心。”

  老师傅意味深长地笑:“不可惜,总有他痴迷的时候。”

  .

  春华堂。

  徐潜当着珍宝阁东家的面不便仔细研究这枚吊坠,回来之后,他一个人坐在书房,出于谨慎的关系,还是取出吊坠,放在手里细细观察起来。

  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形状圆润略似桃状,小姑娘应该会喜欢。

  至于赤金镶边,徐潜凝目细看,忽然觉得红宝石一圈的镶边似乎酷似蛇纹,待视线逐渐上移,发现紧贴在红宝石上方穿链条的地方确实雕刻成了蛇头状,徐潜顿时皱眉。

  他自然不怕蛇,可阿渔看到这个蛇头,会不会害怕?

  还有,珍宝阁的老师傅为何要这样设计,难道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蛇状首饰?

  一条蛇缠着一枚红宝石,有什么能吸引小姑娘的寓意?

  徐潜实在想不通。

  但,他还是相信珍宝阁的口碑,连母亲都夸赞过他家的首饰漂亮,老师傅将吊坠做成这样,肯定是别出心裁。

  重新收好吊坠,徐潜开始思索如何将礼物送给她。

  礼物还没送出手,徐潜这日从神策营回来去松鹤堂请安时,忽然从母亲口中得知,新科状元柴启明来府里提亲了,求娶的是二侄女徐瑛。

  徐老太君是真的不舍:“我就两个孙女,一个下个月就要进

  宫了,这个今年也要嫁出去,往后谁来哄我开心啊!”

  徐潜道:“母亲无需担心,慎哥儿他们都大了,等他们陆续成亲,您便多了六个孙媳妇。”

  徐老太君瞪他:“你还知道他们都要娶媳妇了?你自己怎么不着急着急?”

  徐潜抿唇,垂眸不说话了。

  徐老太君胸闷,唉声叹气道:“六个孙媳妇也顶不上一个儿媳妇,你真孝敬我,就赶在慎哥儿前面给我定个儿媳妇回来!”

  徐潜就想到了他的大侄子徐慎。

  其实,大侄子比他还长了一岁,今年都二十二了。

  “慎哥儿这把年纪,大嫂没急吗?”徐潜忽然奇怪道,他才二十一母亲便天天催他,大嫂是不是也在催侄子?

  提到这个,徐老太君哼道:“你大嫂眼光高,这么多年拒绝了多少贵女,我倒要看看她最后给慎哥儿挑个什么样的。”

  徐家儿郎众多,徐老太君丝毫不担心孙子们那辈无后,因此她只操心幺子的婚事就够了。

  “别管慎哥儿了,说,你到底想娶什么样的姑娘?”徐老太君拄了一下拐杖道。去年选秀,建元帝挑了好几位德容出众的秀女给她,徐老太君叫来儿子挑,结果儿子挑三拣四,说纸上画的不准。既然如此,徐老太君就想带儿子进宫去看真人,偏偏儿子坚决不肯去,再这样,徐老太君都要担心儿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徐潜沉默。

  他想娶什么样的姑娘?

  聒噪的不行,他没耐心,容易烦躁。

  骄纵的姑娘容易犯错,徐潜也不喜。

  最好是个安静、乖巧、懂事的姑娘……

  念头刚起,徐潜忽然想到了一人。

  不过他马上就将那娇小的身影压了下去,不行,辈分都错了,他得找个跟他同辈分的姑娘。

  “母亲,京城可有与我同辈分的姑娘?”徐潜妥协道。

  跟儿子一个辈分?

  徐老太君头疼了,她揉揉额头,道:“等我想想。”

  徐潜起身道:“那儿子先告退了。”

  “等等!”徐老太君叫住他,正色道:“若我想到跟你一个辈分的合适人选,你得答应去相看!”

  徐潜看眼终日为他的婚姻大事操心的老

  母亲,点点头:“好。”

  儿子走后,徐老太君向芳嬷嬷求助:“你可有什么人选?”

  芳嬷嬷苦笑道:“这您真难为我了,当年给国公爷、二爷、三爷、四爷选妻时我还能帮您出出主意,如今那些闺秀们都当娘了,我可记不起还落了哪个。”

  徐老太君叹气,生儿子养儿子,到老了还得操心给儿子娶门好媳妇。

  芳嬷嬷替她倒茶,笑道:“您别急,五

  爷都松口了,您再挑个姑娘就行。下个月大姑娘进宫前咱们府上还要设宴呢,届时肯定会来不少闺秀,兴许就有跟五爷同辈分的呢,这亲戚关系绕来绕去的,父族这边差了辈分,母族那边兴许就绕成一辈儿了。”

  徐老太君心中终于敞亮起来,特意派人去叫容华长公主,要儿媳妇广邀宾客,熟不熟的只要家里有待嫁少女的都请上。

  容华长公主笑着应了,夜里就对丈夫徐演道:“娘这么说,肯定是想给五弟挑媳妇呢。”

  徐演懒得与妻子说话,但心里也想嘲弄一番。

  自从五弟出生,母亲眼里便只有五弟了,操心了二十多年,现在孙子都快娶妻了,她还要为五弟的婚事煞费苦心。

  “你说,五弟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容华长公主梳完头,一边坐到床边一边好奇问。

  徐演反问道:“我如何得知?”

  五弟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真不知道,不过,视线扫过容华长公主明艳的脸,徐演便想到了曹廷安,也想到了那日随曹廷安一起来家里祝寿的新任平阳侯夫人江氏。

  那纤弱娇怜的小模样,看了就叫人起火。

  容华长公主刚躺下,冷不丁旁边的男人突然一翻身,压了下来。

  容华长公主愣住,等她回神,已经来不及反对了。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这位镇国公毫不怜香惜玉。

  容华长公主不喜欢,但贵为公主,她也知道这是她的分内之事,想来天底下所有夫妻之间都这样吧,包括曹廷安对他的那个卑贱的小媳妇。

  这么一想,容华长公主就平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