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55章055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袁胜如今是曹炼的手下。

  其人有几分胆识,也懂得察观色,擅长取悦上峰而不显得阿谀小人,所以曹炼还算赏识袁胜,但一个是世家、军功均有的侯府世子,一个是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寻常武官,曹炼于内心深处从未将袁胜看作过朋友。

  所以他会嘱咐妹妹在袁家呆的无聊了可随时去找他回府,也会在猜到季鸣凤的身份时依然带她离开。

  打发了妹妹,曹炼去了金吾卫。

  昨晚他享受美人时,袁家却乱成了一团。

  袁老太太自打幺子横死后脑袋就不太正常了,每日都要季鸣凤来她面前孝敬,仿佛这样她的幺子就还活着一样,待到发现季鸣凤有逃跑之心时,袁老太太就将季鸣凤关押在后罩房,然后她继续每日去找季鸣凤,或是要求季鸣凤给亡子缝补旧衣,或是要求季鸣凤替她揉肩捏腿,总之各种折腾,季鸣凤不听话她就打打骂骂。

  这次她做大寿的好日子季鸣凤居然跑了,袁老太太不顾长子儿媳的劝阻,沿着街巷挨家挨户的敲门找人,找不到就使唤长子去今日过来祝寿的客人们家里找。

  袁胜头痛欲裂,整晚都没睡。

  冷静下来,他怀疑季鸣凤肯定是跟着哪位宾客逃了。

  今日过来的几乎全是男客,季鸣凤又颇有几分姿色,极有可能诱惑男客助她离开。

  袁胜越想越气,自打这门亲事定下,季家三番两次向弟弟讨要好处,弟弟都给了,弟弟死后,母亲悲痛欲绝,为了安慰母亲,袁胜又花了一笔大价钱哄得季老爷子将女儿嫁进来替弟弟守寡,自家付出了那么多,季鸣凤只是干点粗活哄哄母亲,哪家儿媳不是这么做的,她季鸣凤居然还想跑?

  真是不守妇道!

  袁胜不可能让季鸣凤跑掉的,反正母亲已经闹腾的人尽皆知了,袁胜也不怕丢人,先去官府告官请官府四处张贴告示,再打点京城四处城门官员暗中留意季鸣凤的线索,最后,他才考虑去宾客家中查探的法子。

  没坐马车的不用找,因为季鸣凤只能藏身于车中才能离开,而坐马车的四家宾客,三家都带了夫人,只有曹炼带的是妹妹。

  男人不敢当着妻子的面偷腥,糊弄糊弄妹妹却无大碍,尤其是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袁胜十分怀疑曹炼。

  但曹炼身份尊贵,袁胜不可能直接登门。

  他先打探了一番曹家马车离开自家后的动向,得知曹炼陪妹妹去买过糕点,袁胜突然没了把握,如果季鸣凤真的在曹家车上,曹炼岂会那般从容?

  或者,季鸣凤真的翻墙出去了,正藏身哪个角落?

  京城那么多人家,他该怎么找?

  金吾卫,袁胜来的比曹炼早,他哪都没去,就在卫门前等着。

  曹炼骑马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坐在马上,探究地看着袁胜。

  袁胜看他一眼,低头行礼道:“大人,我,我家中弟妹不守妇道偷偷逃跑了,家母怒火攻心卧床难起,所以,我,我想告假几日,恳求大人恩准。”

  曹炼闻,皱眉道:“逃了?”

  袁胜神色惭愧,直起身,看着曹炼苦笑:“她嫌守寡清苦,许是与人私奔了。”

  曹炼冷笑:“伤风败俗之辈,速去寻罢,抓到人再回来当差。”

  袁胜哪敢应,他好不容易才爬到今日的位置,多少底层武官眼红想取代他呢,他真离开太久,那些人早挤上来了。

  “属下已经报官,想来两三日就能抓到人了,请三日便可。”袁胜颇有信心地道。

  曹炼点点头,没再多关怀属下,骑马前行了。

  易怒又冷漠,一如既往。

  望着曹炼冷傲的背影,袁胜皱了皱眉,看来真的与曹炼无关了。

  三两语,再加上之前的筹谋,曹炼顺利摆脱了袁胜的怀疑,但让曹炼真正头疼的,却是家里的妹妹,隔天就找个借口跑过来,询问她安排季鸣凤出城的进展。

  曹炼给妹妹的回应越来越简短。

  他真的烦,换个人,他早骂一顿了。

  阿渔感受得到哥哥的耐心在渐渐消失,可她不想哥哥的名誉受损,也不想季鸣凤好不容易逃出来最后又落得上辈子悬梁自尽的凄惨下场,所以何时她能确定季鸣凤是真的摆脱袁家了,或是哥哥彻底与袁家断了来往不会再牵扯进去,阿渔才能安心。

  整天操心哥哥,阿渔甚至多日都没有想起过徐潜了。

  直到这日黄昏,阿渔又提前来哥哥这边等他了。

  为了不引起旁人怀疑,阿渔也要经常换理由的,上次她拿了一本书装成请教哥哥学问,这次阿渔带着弟弟炽哥儿一起来的,理由便是炽哥儿想大哥了,她当姐姐的只是陪客,送弟弟过来而已。

  才过周岁不久的炽哥儿正是调皮好动的时候,小家伙不想闷在厅堂,阿渔只好带弟弟在院子里四处逛。而且,为了方便兄妹俩说悄悄话,阿渔没带丫鬟也没带乳母,这样等会儿让春月陪弟弟玩会儿,兄妹俩身边就理所当然地没了闲人。

  往常春月待阿渔非常热情,但最近

  曹炼烦妹妹,春月都看出来了,揣度主子大概厌烦了这个妹妹,春月也不尽心伺候姐弟俩了,远远地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阿渔因为一直弯腰扶着炽哥儿走路,累红了一张脸。

  曹炼、徐潜并肩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阿渔一手攥着炽哥儿的后脖领努力帮弟弟保持平衡,一手反过来辛酸地捶打高高弯下的小腰,一边捶,一边极力追上炽哥儿快速前行的小短腿,那画面,叫人心疼她照顾弟弟忙,又叫人想笑。

  曹炼就笑了。

  这个傻妹妹,过于看重那个梦,换了各种借口来讨他的嫌,看把自己折腾成了什么样。

  笑过之后,曹炼又很感动,妹妹这般辛苦,还不是因为太在意他这个哥哥?

  再看旁边的徐潜,曹炼忽然有点后悔了,他不该为了躲清闲,就把徐潜带过来见妹妹,寄希望于让徐潜羞跑妹妹,最好羞得妹妹这段时间都不敢再来烦他。

  “得得!”

  炽哥儿转了一个弯,瞧见哥哥,他兴奋地笑了起来,小男娃说话还不清楚,把“哥哥”喊成了“得得”。

  曹炼回了弟弟一个笑。

  阿渔在听到弟弟的叫声时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等到哥哥了,她终于不用再给弟弟当嬷嬷了!

  阿渔高兴地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是哥哥,第二眼便是哥哥身旁的徐潜。

  阿渔一愣,笑容止在嘴角。

  徐潜见了,暗暗攥了下手。

  小未婚妻就这么不待见他吗?明明订婚之前她每次见他都笑,“五表叔”叫的比谁都甜。

  阿渔甜不起来!

  对上徐潜清冷的黑眸,阿渔不由地低头打量自己,察觉到她现在丝毫不够优雅不够端庄的姿势,甚至一缕长发都散落下来了,阿渔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炽哥儿不懂姐姐的窘迫,迈着小短腿去找哥哥。

  阿渔不得已,只好跟着走过去。

  曹炼一把抱起弟弟,故作不知地问阿渔:“怎么带炽哥儿过来了?”

  阿渔一边低着头将碎发别到耳后,一边小声道:“他闹着要见你,娘在忙,让我送他过来。”

  说完,阿渔敷衍地朝徐潜点点头:“既然大哥与五表叔有事,我们先走了。”

  曹炼心中一喜,他要的就是妹妹别再追问他季鸣凤的事。

  “好……”

  “不必。”徐潜突然打断曹炼道。

  曹炼扭头看他。

  徐潜淡淡道:“我只是过来随便坐坐,你陪炽哥儿玩耍,阿渔陪我品茶便可。”

  曹炼:……

  怪他,是他喊徐潜来喝茶的,喝茶就是随便坐坐啊!

  阿渔则诧异地看向徐潜,这人,居然明目张

  胆地叫她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