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79章079有新增内容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9章

  徐演养伤期间,容华长公主被徐老太君惩罚在后院禁足一个了月,不过就算她没有禁足,她也不会去探望徐演。

  那个男人,容华长公主连一眼都不想再看,若非已经有了儿孙,容华长公主都想离开徐家。

  解禁之后,容华长公主该出门做客做客,该弄孙为乐为乐,仿佛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一样。

  逍遥了一阵子,这日听说太医功成身退了,容华长公主好笑地吩咐秋嬷嬷:“你派人去打听打听,看看国公爷还行不。”

  秋嬷嬷最近头发白了不少,都是愁的,闻叹道:“您还有闲情开玩笑,那位可不是心软的主,这次您害他吃了那么多苦,就不怕他来报复您?您虽身份贵重,可这是徐家,您身边连个侍卫都没有,他真来了,您要怎么办?我就是豁出去这把老骨头也拦不住他啊。”

  容华长公主瞅瞅自己精心保养的修长指甲,讽刺道:“他若有那个胆子,这么多年也不会只敢在我的床上撒气。”

  经过这两个月,容华长公主的气已经消了大半,虽然徐演欺负了她,可二十多年来徐演心中应该也很憋屈吧,也许他年轻时候就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但因为一道圣旨不得不娶了她,一边深深地嫌弃她,一边又得陪她演夫妻恩爱的戏份。

  算下来,她与徐演谁都没占对方什么便宜,至于身体上的伤……

  只要想到那日徐演的惨叫,容华长公主便痛快地想笑。

  “夫人,国公爷,国公爷请您过去说话。”小丫鬟突然过来传话道。

  @记住杰-米-哒xs63

  容华长公主挑了挑眉毛。

  秋嬷嬷担心道:“您千万不能去啊!”

  容华长公主偏要去看看徐演能与她说什么。

  揣上一把匕首,容华长公主带着丫鬟品月去了前院,才走到厅堂门口,忽闻内室那边传来一声女人妖媚的叫声:“国公爷!”

  容华长公主皱眉。

  身后品月深深地低下头。

  容华长公主继续往前走,厅堂里没有下人,她畅通无阻地来到内室门前,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光听声音,就能让人想象出他们有多快活。

  容华长公主攥紧了手。

  虽然她对徐演没有什么感情,但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徐演故意用这种方式羞.辱她,容华长公主的骄傲受不了!

  她猛地挑开帘子。

  床上女人的媚叫一停,看清来人,她惊慌地躲到了徐演怀里,利用徐演的身体遮挡自己。

  但容华长公主已经认出了她!正是徐演书房里的丫鬟!

  再看徐演依然不知羞耻地撑在小丫鬟身上,容华长公主怒极而笑,盯着徐演泛红的脸道:“国公爷好生威猛,看来那日的汤还不够烫啊。”

  徐演淡笑:“我还要谢你,若非你那一锅汤,我现在还只能与你演戏,强迫自己去你床上,如今你行凶在先,便是

  我多纳几房美妾,相信母亲也不会怪我坏了家风。”

  徐演暂且不会动容华长公主的人,动了,人人都会怀疑是他下的手,但他也不会让容华长公主好过。当年她只是被曹廷安拒婚便一气之下要嫁他,如此骄傲,现在他当着丫鬟的面唾弃她的身子……

  徐演看好戏似的看着容华长公主。

  容华长公主握紧双拳,强忍着才没有去拿匕首,威胁地问徐演:“你就不怕皇兄问罪于你?”

  徐演笑容不改,一手搭在小丫鬟的肩膀上:“怕,自然怕,不过,如果你都能豁出脸面去皇上面前告状,公告天下你堂堂长公主被丈夫嫌弃了二十多年,那我被皇上责怪两句也不算什么了,咱们夫妻有福同享,有辱同当。”

  这句话,终于戳到了容华长公主的软肋。

  有皇兄当靠山,她知道自己伤了徐演也没关系,所以她选择了报复,但,只要徐老太君还活着,皇兄也绝对不会为了她收拾镇国公府。

  至于告状?

  容华长公主从未想过去告状,她还丢不起这个脸,被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阿渔那死丫头甚至儿媳妇侄媳妇乃至整个国公府上下看笑话已经够了,她不能容忍徐家之外再多一个人知晓!

  可是,就这样留在徐家,眼睁睁看着徐演左一个通房右一个姨娘逍遥快活吗?

  容华长公主也做不到!

  转过身,容华长公主负气而去。

  徐演终于坐正,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小丫鬟战战兢兢地爬到床下跪着。

  徐演看她一眼,问:“我抬你做姨娘,你可愿意?”

  小丫鬟是现在唯一一个清楚徐演身体情况的人,她也知道,做不做姨娘,她根本没有选择。

  “奴婢愿意,谢国公爷抬举!”她喜出望外地仰起头,演得比刚刚还真心实意。

  徐演就笑了下。

  后院,容华长公主已经开始吩咐秋嬷嬷收拾东西了,她要离开徐家,回自己的长公主府去!反正留在徐家也是个笑话,到了长公主府她还能清静清静,至于两个儿子,有良心了自会去那边给她请安,若没良心,她在哪儿他们都不会孝顺。

  容华长公主唯一舍不得的,是她的宝贝长孙。@记住杰-米-哒xs63

  可她自己更重要。

  .

  没多久,正院的动静就传到了春华堂。

  徐潜去当值还没回来,阿渔得了信儿,震惊道:“真走了?没人拦她?”

  宝蝉摇摇头,一边喘气一边道:“我仔细打听过了,就二夫人去劝了,被容华长公主反手扇了一耳光,老太君那边肯定也得了信儿,但一点动静都没有。”

  阿渔半晌无。

  容华长公主被徐演用那种方式羞.辱,她气得要走完全符合她的脾气,二夫人摆明是幸灾乐祸去的,挨一巴掌也不冤,可容华长公主离开这么大的事,老太君怎么没有出面?如果老太君去劝,容华长公主肯定会给她面子。

  但老太君没有去。

  想到这里,阿渔隐隐猜到了什么。

  或许,老太君也想容华长公主离开这个家吧?

  当母亲的,谁会愿意跟一个敢伤她儿子的儿媳妇住在一起?碍于建元帝的赐婚,徐老太君不好严惩容华长公主,现在容华长公主自己走了,老太君可能还松了口气。

  “夫人喝口茶吧。”宝蝶捧了茶碗过来。

  阿渔看到她,忽的心中一紧。

  容华长公主走了,身体无碍的徐演少了正妻压制,会不会比上辈子还肆无忌惮?

  看了两个月热闹的阿渔,终于意识到这件事其实从始至终都与她息息相关了。

  .

  松鹤堂。

  几乎容华长公主才走,徐演就过来请罪了。

  “母亲,儿子实在无法再与她同住一个屋檐下,恳请母亲谅解。”跪在老太君面前,徐演平静道。

  徐老太君看着自己的长子,已经当了祖父的长子,叹道:“当年你娶她是形势所迫,她强迫你你作践她,事到如今也算扯平了,现在她走了也好,府里可以太平了。”

  徐演暗暗松了口气,顿了会儿问:“那彩琴的事……”@记住杰-米-哒xs63

  彩琴就是他养在书房的小丫鬟。

  徐老太君疲惫道:“姨娘就算了,你收了当通房吧,回头放出话去,让外面都知道你醉酒贪欢气走了她,免得他们瞎琢磨,猜到真相反而不好。”

  徐演低头道:“儿子明白,叫母亲费心了。”

  徐老太君摆摆手:“退下吧,慎哥儿、恪哥儿那边你自己解决,别寒了两个孩子的心,那到底是生他们养他们的亲娘。”

  徐演懂了,母亲是让他将责任都揽在自己头上。

  不过,身体都废了,这些又算什么?

  徐演脸色阴沉地告退。

  且等着吧,他不会放过那女人的。

  .

  徐演醉酒收用通房、容华长公主一气之下搬回长公主府并扬再不回徐家,消息传开,立即便在京城传了个沸沸扬扬。

  建元帝知道后,今年的除夕宫宴他只给徐老太君送了请帖,镇国公府其他人以及容华长公主那边都没请。

  在百姓们看来,建元帝这是生镇国公两口子的气了,就是不知这股火能持续多久。

  臣子们却都相信建元帝绝不会冷落徐家,而且男人纳妾再正常不过了,就算有徐家家风在那儿摆着,徐演

  也只是犯了一个男人们都容易犯的小错误,反倒是容华长公主心胸狭隘,连个小小的通房都容不下,实在不够大度。

  既然如此,建元帝怎会深究徐演的错?

  外人议论纷纷,镇国公府,徐老太君却下令今年过年徐家不设宴招待任何人,也不许去赴旁人家的宴请,全都在家闭门思过吧,居然气跑了她尊贵的大儿媳妇。

  站在徐潜身边,阿渔像其他女眷那样恭敬地聆听徐老太君的训.诫,心里却起了一些波

  浪。

  前世父兄出事之前,她只是个满心都被婆媳关系占据的小妇人,只知道镇国公府的尊贵殊荣,从未想过徐家之人也会有烦恼避讳。这辈子她要考虑的事情多了,再加上这次徐演夫妻的变故,旁观徐老太君一系列举措,阿渔忽然发现,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建元帝对自家的盛宠肯定是假的,所以他会轻易定父兄的罪,会冷漠对待姑母与表弟表妹,现在只因建元帝少请徐家吃了一顿晚宴徐老太君就如此重视,是不是说明在徐老太君心里,建元帝给徐家的殊荣其实也没有多真?

  夜里,靠在徐潜温热的怀里,阿渔小声问:“你说,皇上会因为大哥的事冷落咱们家吗?”

  徐潜握着她的手,肯定道:“不会。”

  他不想小妻子忧虑这些。

  但建元帝到底如何看待这件事,徐潜也毫无把握,好在,只要国公府没有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那么便是丢了皇上的隆宠也不算什么。徐潜相信,只要徐家男儿能保家卫国,将功勋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以后的帝王也绝不会弃徐家而不用。

  阿渔仔细想想,也觉得建元帝不会冷落镇国公府。

  别的不提,建元帝可是让徐家这代的嫡长女徐琼做了太子妃。

  建元帝那么偏心太子,侧妃可以暂时敷衍下,正妻人选绝不会轻易改变。

  如此,她只操心娘家便是。

  “可惜今年初二不能回去了。”想到家人,阿渔悻悻地道。

  按照规矩,新嫁娘前三年的初二都可以回娘家住一晚的。

  徐潜低头,看到小妻子微微嘟起的嘴。

  他便点了点那樱粉的唇,低声道:“等出了正月,我送你过去,随你住几晚都行。”

  阿渔眼睛一亮:“真的?”

  徐潜颔首。

  阿渔顿时开心起来,开始计划道:“那我,那我住三晚可以吗?”

  才三晚而已,徐潜还没那么吝啬。

  他痛快应允。

  阿渔一高兴,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徐潜:……

  既然小妻子这么热情,那就晚点再睡好了。

  翻身而上,徐潜熟练地举起了阿渔的手腕。

  阿渔咬咬唇,随他去了。

  翌日早上,夫妻俩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醒来了。

  阿渔还有点困。

  徐潜刚刚见她睁开眼睛了,便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封红,递到了她面前。

  阿渔茫然地眨眼睛:“这是?”

  徐潜:“压岁钱。”

  阿渔:……

  她好笑道:“小孩子才收压岁钱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虽然如此,阿渔还是没忍住好奇,仰面躺着打开封红,查看里面放了多少银票。

  看似薄薄的封红,里面竟然整整齐齐塞了十张百两的银票。

  阿渔激动地坐了起来,一手举着封红一手举着银票问徐潜:“怎么给我这么多?”

  徐潜看着小妻子又黑又亮的眼睛,心想,幸好他准备了,否则小妻子可能还会因为没有压岁钱而失望。

  他当然是因为觉得她还小才准备的。

  但,她没必要知道。

  “早饭后询哥儿他们会过来拜年,压岁钱你从这里拿。”一边穿鞋,徐潜一边正色道。

  阿渔恍然大悟,原来徐潜是担心她忘了给两个侄孙准备封红。

  “好,我提前给他们包好。”阿渔笑着将银票塞了回去。

  徐潜回头,看到的就是她的这个动作,微微皱眉,他特别提醒道:“一人给十两便可,不可惯坏他们。”

  加起来才五六岁的小屁孩,给那么多做什么。

  阿渔愣了愣,抬头问他:“一人十两?那你怎么……”

  说到一半,阿渔忽然明白了,其实他就是要给她压岁钱吧?

  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心里嗔着,阿渔脸却红了,飞快钻回了被窝,背对徐潜躺着,只露出如云的侧脸与可爱的耳朵。

  徐潜:……

  鞋都穿好了,他现在再躺回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