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84章084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4章

  夜深人静,曹廷安与长子商量完大事,都过了子时了。

  长子走后,曹廷安继续在书房坐了会儿才回了后院,才进院子,就见内室亮着灯,她竟然还没有睡。

  曹廷安立即加快脚步。

  江氏睡不着啊。

  女儿与丈夫说话都能说到这么晚,肯定出了大事。

  坐立难安,又不能去书房打扰,江氏便多点了一盏灯,拿出给炽哥儿准备的春衫继续缝。针线细细密密,江氏渐渐平静了下来,担心什么,反正无论出了什么事,曹廷安回来肯定会告诉她。

  曹廷安挑帘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小妇人坐在灯下低头咬针线的身影。

  灯光昏黄,她眉目宁静,仿佛外面的明争暗斗都与她无关。

  但就是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妇人,前世竟因为他的自负被官兵拉到城门前砍断了脑袋。那时她该有多怕?

  听说自己惨死都没让曹廷安动容,但江氏的死、两个儿子的死、妹妹的死,女儿与外甥女的婚事坎坷,随便哪一样曹廷安都受不了。

  “大晚上的你做什么针线,眼睛不想要了?”大步走过来,曹廷安一把夺走了江氏手中的男娃小衫。

  江氏也无心缝了,急着问他:“阿渔跟你说了什么?”

  曹廷安笑了笑,一边拉着她的胳膊走到床边坐下,一边解释道:“容华长公主、徐演不是闹翻了吗,原来此事与阿渔有些关系,阿渔胆小,一直害怕老太君会迁怒她,方才我安慰了她半天,傻丫头才终于放心了。”

  说完,曹廷安又将容华长公主与徐演的恩怨说给妻子听。

  阿渔知道母亲肯定会盘问父亲,所以她搬出此事让父亲瞒过母亲。

  解释的时候,曹廷安又想到了女儿。

  女儿前世过得苦,幸好有徐潜出面救下了女儿,至于前世徐潜为何品行败坏惦记自己的侄媳妇,鉴于徐恪也不是什么好种,曹廷安就不与徐潜计较了。这辈子,只要徐潜别搀和他与建元帝的恩怨,曹廷安也会继续把徐潜当自家女婿。

  .

  阿渔昨晚在书房哭了太久,父亲将她扶到里面的床上温声哄她,还用他的大手轻轻地抚她的脑顶,血浓于水,那种发自肺腑的怜爱与柔情成功驱除了阿渔压抑多年的阴霾,于是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睡得格外安心、香甜。

  “娘,姐姐睡懒觉你怎么不管?”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因为姐姐出嫁了,难得回家住两天,娘舍不得管啊。”

  “那我也去外面住!”

  “去外面住就看不到娘了,炽哥儿不想娘吗?”

  母亲温柔的声音传进耳中,阿渔醒了,睁开眼睛,看到母亲坐在她的床边,弟弟炽哥儿半依着母亲,肉嘟嘟的小脸写满了天真的纠结。

  姐弟俩目光相对,四岁的炽哥儿鬼机灵地问:“姐姐住在姐夫家,有想娘吗?”

  阿渔笑,一边坐起来一边道:“想啊,想的我天天睡不好,所以一回家就睡得香了。”

  江氏逗儿子:“怎么样,要不你也去国公府住几天?”

  炽哥儿才舍不得离开娘亲呢,小小的男娃居然已经知道讲面子了,不想搬出去又不想承认自己怕了,眨眨眼睛,炽哥儿转身往外跑去:“我去找三哥玩!”

  男娃跑了,江氏摇摇头,重新看向女儿时,美丽的眼睛里却浮现了担忧。

  阿渔相信父亲会配合她的说辞,见状便拉住母亲的手,撒娇道:“娘,我好不容易才不担心了,您可千万别再提那两人的事了。”

  江氏一下子将话咽了回去,心疼道:“好,娘听你的,阿渔放心,老太君明白事理,知道你是好孩子。”

  阿渔用力点头。

  江氏瞄眼女儿的肚子,有点着急,如果女儿能早点怀上孩子,老太君那边就更有把握了。

  母亲走后,阿渔让丫鬟们备水。

  坐进浴桶,温热的水瞬间包围了她,阿渔闭上眼睛,只觉得从内心深处到肌肤表面都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再也不必一个人背负所有秘密,再也不必担心父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陷害暗算,再也不必犹豫说出真相后能否得到父兄的信任。

  朝堂大事,阿渔能参与的有限,战场上的风云对她而更是遥不可及。

  但就像父亲承诺的那样,阿渔相信父亲能避过明年的那场陷害,并顺藤摸瓜一举抓出真凶。

  父亲让她安心地与徐潜过日子,让她不必再担惊受怕,阿渔都听父亲的。

  至于徐潜……

  阿渔咬了下唇。

  父亲不许她将前世告诉徐潜,阿渔也从未有这个打算,她怎能让徐潜知道她曾经嫁过徐恪呢?虽然上辈子的徐潜不介意,这辈子的徐潜可能也不会介意,可阿渔就是不想让徐潜知道,更何况,徐家与建元帝的关系更密切,老太君不说,徐琼可是名正顺的东宫太子妃。@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

  因为明天就要回国公府了,下午阿渔几乎与弟弟寸步不离。

  歇晌后姐弟俩在院子里荡秋千,阿渔帮炽哥儿推,推着推着,前面走廊拐角处突然走过来一道人影,阿渔抬头,看到长兄曹炼。

  阿渔诧异地放慢了晃秋千的速度,这个时间,大哥怎么回府了?

  曹炼是特意来找妹妹的,打发乳母带炽哥儿去花园里玩,再让丫鬟们去远处守着,曹炼示意阿渔坐

  到秋千上。

  阿渔觉得他的神情不太对,但还是乖乖坐了下去。

  曹炼站在一侧,一边小幅度地荡秋千,一边低声问道:“阿渔,上次你撒娇非要随我去袁家,是不是上辈子我在袁家发生了什么?”

  阿渔低下了头。

  大哥这件事与曹家被人陷害没有多少关系,所以阿渔没有告诉父亲,其实如果不是父亲追问她的婚事下场,阿渔连她嫁过徐恪都想隐瞒的,因为不想父亲白白为她的事大动肝

  火。

  现在大哥竟然来追问他与季鸣凤的事了。

  不过,按照阿渔的推测,当年是季鸣凤逃跑失败被袁家追了回去,然后又趁大哥去袁家吃年宴时哀求大哥再帮她一次,致使袁家误会大哥在调戏季鸣凤,如此,她告诉大哥实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

  脚尖抵住地面,阿渔小声讲述了一遍。

  曹炼攥紧了手中的秋千绳索。

  如果不是妹妹太过关心此事,这辈子他确实会故意安排袁家抓住季鸣凤,好让季鸣凤乖乖做他的女人。也就是说,上辈子他这么做了,季鸣凤重新回到了袁家……

  季鸣凤会再央求他一次吗?

  想到至今仍然不肯安分给他当外室的季鸣凤,曹炼立即否决了妹妹的猜测。

  换成他主动去袁家纠缠她差不多,季鸣凤也许猜到了他的局,所以她宁可死也不愿从了他,宁可死也不愿原谅他。

  “大哥,你为何会问这个?”阿渔小心翼翼地观察兄长,有两个猜测,“袁家人要回京城了,还是与季姑娘有关?”

  曹炼回神,笑了下:“都不是,我只是忽然想到你那次很是反常。”

  阿渔别开脸,一个小姑娘非要追着兄长去赴宴,确实很不合规矩。

  “无碍,你也是关心我。”曹炼摸了摸妹妹的头。

  阿渔仰头,由衷地嘱咐道:“大哥万事小心,我还等着抱侄子侄女呢。”

  曹炼愣了下,随即打趣妹妹:“你先给我添个外甥外甥女再说吧。”

  阿渔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曹炼笑着离去。

  阿渔坐在秋千上,一手无意识地放到了小腹上。

  会顺利怀上孩子吗?毕竟前世她与徐恪成亲三年多都没有任何动静,还因此给了容华长公主数落她的理由,每天都要逼她喝各种补汤。

  想到那段被迫喝汤的煎熬,阿渔忽然觉得嘴里又泛起了药苦味儿。

  次日傍晚,徐潜如约随曹廷安一道回了侯府,顺便接小妻子回家。

  晚饭还是在侯府用的,吃完天都黑漆漆的了。@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时候不早,岳父岳母请留步。”跨出厅堂,徐潜朝曹廷安、江氏道。

  江氏依依不舍地看向女儿。

  阿渔笑道:“改日女儿再回来瞧您。”

  徐潜颔首表示支持。

  曹廷安冷飕飕的道:“出嫁的姑娘,老往娘家跑做什么,一个月回来两三

  次足矣。”

  阿渔:……

  别人家的儿媳妇可能一年也就回一两次娘家吧,父亲这顿教训真是太虚伪了。

  她垂眸浅笑,江氏则忍不住嗔了丈夫一眼。

  徐潜神色如常,没有接岳父的话,再次告辞。

  江氏还想送,被曹廷安拦住了,哼道:“哪有长辈送小辈的,又不是外人,瞎客气。”

  徐潜这女婿,曹廷安觉得还成,只要以后徐潜别捣他的乱,女儿当一辈

  子徐家媳妇也还凑合。

  侯府门外,徐潜扶着阿渔上了马车。

  阿渔刚坐好,紧随而入的徐潜便往她手里塞了一样东西。

  暖暖的,是个精致的紫陶小手炉。

  阿渔很惊喜,捧着手炉朝他笑。

  马车里挂了灯,灯光照得她面如芙蓉,唇润且艳。

  徐潜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阿渔见了,奇怪道:“好好的,怎么这副脸色?因为父亲让我经常回家,你不高兴了?”

  徐潜看她一眼,道:“不是。”

  阿渔盯着他:“那是为何?”

  徐潜皱眉,喉结滚了下。

  阿渔:……

  她好像明白了,立即捧着手炉缩到角落,一声不吭。

  夫妻俩一路无,到了国公府,因为天色太晚,两人也没有去给老太君请安,直接回了春华堂。

  进了内室,徐潜立即将小妻子抱到了床上。

  阿渔沐浴时惯用桂花香露,耳后脖子处处都带着一缕淡淡的幽香,就是这股香,让徐潜惦记了两个白天一个晚上。

  “昨晚你在前院睡的?”

  事毕,阿渔靠在丈夫结实的怀里,好奇地问。

  徐潜嗯了声,她不在,后院全是丫鬟,他当然歇在了前院。

  阿渔看着他的喉结,轻笑,娇娇地问:“有没有想我?”

  徐潜:“不曾。”

  阿渔咬唇:“我不信。”

  徐潜捏她软软的耳垂:“那又何必问。”

  阿渔用下巴碾他的肩膀,小声道:“我想听你说。”

  徐潜不想说,一个翻身再次翻到了她身上。

  小妻子的杏眼水漉漉的,脸颊艳丽妩媚,徐潜握了下拳。

  母亲的嘱咐、她那几日的疲惫他都记在了心里,可是,忍耐亦是煎熬。

  就在徐潜准备躺回去的时候,背上忽然多了一双手。

  他诧异地看向阿渔。

  阿渔别开脸,难以启齿地道:“其实,其实偶尔贪一下,也还好。”

  她并没有他担心地那般娇弱。

  徐潜如备战多时的大将终于得了帅令,立即冲向敌营。

  阿渔目光似水,既喜欢,也憧憬。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啦,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