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108章108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宫中莹美人突然受宠,阿渔也有所耳闻,但过了年她才发现那位莹美人便是五皇子庆周岁时站在陈贵妃身后的小宫女。

  也就是说,现在建元帝格外宠幸的是陈贵妃一党。

  阿渔有些担心姑母。

  她进宫去探望,小心地询问姑母的看法。

  曹皇后不以为意道:“少见多怪,其实每年皇上都会幸几个新人,第二年他便连那些人的名字都忘了。”

  阿渔:“但……”

  曹皇后忽然摘朵桃花戴在头上,回头问侄女:“怎么,是我老了不美了吗,阿渔竟然对我如此没有信心?”

  彼时春光明媚,曹皇后光洁的脸庞细若凝脂,美艳无双。

  阿渔笑了,由衷地道:“姑母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曹皇后递了侄女一个“算你机灵”的眼神。

  绕过桃花林,曹皇后问道:“对了,去年阮阮周岁你们没给她办,今年她的生辰准备怎么过?”

  阿渔唇角上扬,开心道:“老太君交代要大办,这两天正商定宾客单子呢。”

  曹皇后满意地点点头:“理当如此,阿渔是你与五爷的长女,不能寒酸了。”

  .

  阿渔回了府,身边人将单子拟的差不多了,交给她过目。

  这次要请的除了阿渔的亲朋好友,也包括徐潜这边的亲戚。

  阿渔一行一行地往下看,直到看到两个久违的名字:永慧长公主、南康郡主。

  很久不曾想起的前世,又有几幅画面浮现出来。

  永慧长公主是建元帝的另一个妹妹,同父异母的,论尊贵永慧长公主不及容华长公主,但两位长公主关系很好。

  永慧长公主对容华长公主一直都有巴结讨好之意,知道容华长公主非常不满意阿渔这个儿媳妇,永慧长公主便经常带着她花容月貌的女儿南康郡主来国公府里做客。当时徐家有位太子妃,徐家的男丁们个个都有出息,徐恪又长得温润如玉仪表堂堂,南康郡主比两位长辈更想尽快取阿渔而代之。

  后来曹家败了,曹皇后也死了,这三人终于等到了机会,由容华长公主逼迫徐恪以无子为由将阿渔贬为妾室,然后迅速迎娶南康郡主进门。

  巧的是,前世此事也发生在阿渔十九岁这年。

  重生之后,阿渔脑袋里装了太多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次要宴请客人,阿渔都快忘了南康郡主了。

  就是不知道,曾经哭着闹着非徐恪不嫁、甚至为了抢夺徐恪的宠爱不惜买凶来杀她的南康郡主,这辈子是否依然对徐恪一往情深,也不知道少了她的牵绊,徐恪愿不愿意与南康郡主结为连理。

  晚上阿渔与徐潜对单子。

  徐潜没有意见。

  翌日阿渔就拿着单子去给徐老太君过目了。

  徐老太君眼睛不太好使了,认人还行,看不清纸上的小字,阿渔坐在她身边,柔声念给她听。

  念到南康郡主时,徐老太君示意阿渔停下,扭头问芳嬷嬷:“南康今年多大了?我有几年没见过她了。”

  芳嬷嬷想了想,道:“郡主十六岁了,尚未许人。”

  徐老太君哦了声,叫阿渔继续念。

  阿渔眼睛看着礼单上的字,口中一字不差地念着,心思却飘远了。

  名单确认无误,阿渔便让小厮将帖子送去了各府。

  转眼便到了国公府宴客的日子。

  除了仍然需要为徐演服丧的徐慎夫妻、徐恪,国公府众人都来了春华堂帮忙招待客人。

  女客太多,阿渔忙得团团转,一会儿招待这个一会儿招待那个,都没有时间与母亲叙旧。

  待宴席结束,兴奋玩了半天的阮阮才被乳母抱起就趴在乳母肩头睡着了,阿渔也浑身酸痛,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人在动她的腿。

  阿渔疲惫地睁开眼睛。

  徐潜坐在床尾,一边轻轻地替她捏腿一边看着她道:“睡吧,我帮你揉揉。”

  阿渔笑笑,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第二天,江氏再次登门。

  阿渔这回可有大把的时间招待母亲。

  江氏抱了阮阮一会儿,便叫乳母带外孙女去外面玩。

  阿渔好奇地看着母亲。

  江氏笑眯眯地道:“昨日我来你这边做客,好几位夫人向我打听你大哥的婚事,还热情地介绍她们家的姑娘给我看。”

  阿渔也来了精神,催道:“都有谁?”

  江氏一连念了六位闺秀。

  其中竟然有南康郡主!

  阿渔难以置信地问:“南康郡主?”

  江氏笑道:“对,就是永慧长公主的女儿。哎,我以前还以为长公主都像那位一般倨傲跋扈呢,没想到永慧长公主极为平和,很是爱笑,说话特别让人觉得亲切。还有她的女儿南康郡主,长得花容月貌的,端庄有礼,我看她与你大哥很配呢。”

  阿渔:……

  永慧长公主若平易近人,那深山老林中的老虎都是吃草的。

  南康郡主那样若叫端庄有礼,那,阿渔都可以自封为大慈大悲的菩萨了。

  谁给她当大嫂都行,唯独南康郡主不行!

  永慧长公主、南康郡主不光光是与阿渔有过节,父兄姑母死后,她们母女也曾与容华长公主一起侮辱他们,试问这样的母女,又怎么配做大哥的岳母、妻子?

  阿渔几乎咬牙切齿地道:“她们是看姑母稳坐中宫,四表弟深得皇上宠爱,才贪图咱们曹家的荣耀,娘你有所不知,早在,早在庄文太子还在世时,永慧长公主与容华长公主一条心,都以与咱们曹家沾亲带故为耻。”

  江氏大惊:“竟有此事?”

  一想到母女俩如墙头草一般在徐恪与大哥中间左右逢源,阿渔眼里便透出几分恨来。

  江氏见了,立即猜到那母女肯定让女儿受过委屈。

  江氏握住女儿的手,低声道:“阿渔放心,我会如实对你爹说,他绝不会同意的。”

  阿渔点头,父亲应该比母亲更懂她话里的深意。

  告别女儿,江氏一回侯府便去找丈夫了。

  曹廷安沉默片刻,忽然讽刺江氏:“昨晚谁跟我夸她们母女没有架子来着?你啊,太单纯,谁夸你两句你就当真,如果没有我,就你这傻样,早被人吃了。”

  江氏承认自己不聪明,她心平气和地接受了丈夫的讽刺,叹口气,道:“幸好阿渔跟我说了,不然我还真想……算了,不管南康郡主,剩下几位闺秀侯爷更属意哪个?”

  曹廷安心不在焉道:“我考虑考虑。”

  傍晚,曹廷安将长子叫到了他的书房。

  得知父亲找他,曹炼连官服都没换,脚步匆匆的过来了:“父亲找我?”

  曹廷安看着已经二十七岁的长子,开门见山道:“这几年你不娶妻,院子里也没有再收通房,你老实说,是不是在外面养了人?”

  一个健壮结实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坚持不娶妻,肯定有内情。

  前两年曹廷安忙着陪建元帝演戏,没有闲心多管长子的房内事,现在他有空了,也该管了。

  曹炼垂眸,旋即又直视父亲道:“是,不过父亲不必担心,明年我会娶她进门。”

  曹廷安眉峰一扬:“她什么来历?”

  曹炼平静道:“她是身家清白的好姑娘,儿子这么多年一直没娶她,是因为她看不上儿子。”

  曹廷安微微惊讶:“看不上你?她是仙女不成?”

  曹炼失笑,冷峻的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罕见的温柔,似拂过湖面的那缕微风:“在儿子心里,她也算仙女了罢。”

  曹廷安:……

  怎么回事,女儿在徐潜面前羞答答的情意外露他见了什么事都没有,现在儿子在这里谈风花雪月,他怎么浑身

  起鸡皮疙瘩?

  “随你,回头跟你母亲说一声,免得她总替你操心,瞎忙活。”

  曹炼道:“好。”

  曹廷安撵他:“快走快走,我牙都快被你酸倒了!”

  曹炼:……

  他马上告辞。

  然而曹炼并不知道,今晚他的侯爷老子竟然从他这里偷学了一招,用“仙女”去哄江氏了,哄了个春光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