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表叔画新妆 第7章007

小说:我为表叔画新妆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1-28 17:47: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国公府人丁兴旺,比曹家的平阳侯府热闹多了,三姑娘曹沛也喜欢去母族那边做客。

  既然弟弟想去,曹沛便做主道:“好,明日我带你去。”

  曹焕很高兴。

  阿渔羡慕地看着姐弟俩,她也想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徐潜是否跟她一样,有上辈子的记忆。

  可她已经与长兄约好了明日去逛铺子。

  徐潜重要,弥补与两位兄长的感情也很重要,阿渔垂眸,只能下次另找机会了。

  “四妹妹,明日你有事吗?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吧?”曹沛抬头,看见安安静静的阿渔,她笑着邀请道。阿渔长得好看,性子也乖,国公府的表哥们都很喜欢阿渔这个小表妹,特别是六表哥徐恪,专门叮嘱过她要多带阿渔过去。

  阿渔遗憾道:“多谢三姐姐,只是我明日有事,着实走不开。”

  曹沛好奇问:“你有何事?”

  阿渔才要开口,曹焕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大哥!”

  她与曹沛同时看向院子,就见曹炼一袭锦袍不缓不急地走了过来,俊美的脸庞冷峻严厉,像极了曹廷安。

  阿渔离座,轻声道:“大哥来了。”

  曹炼颔首,随即一手按住跑到面前的堂弟,肃容问:“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三弟可有淘气?”

  曹焕马上道:“没有,我每天都读书练武,不信大哥问我姐!”

  曹炼看向堂妹。

  曹沛只无奈地笑了下。

  这是否认曹焕的话呢,曹炼哼了哼,大手捏住堂弟的肩膀,直捏得曹焕嗷嗷叫:“好大哥,我再也不敢了,你快松手!”

  曹炼冷声道:“明早我检查你的功课。”

  曹焕的大眼睛里都浮现泪珠了。

  曹炼这才放了他。

  虽然挨了教训,可曹焕还是喜欢兄长,没事人似的继续赖在曹炼身边。

  揉揉堂弟的脑袋,曹炼习惯地看向曹沛,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阿渔才是与他同父的亲妹妹,但阿渔太胆小了,怯懦呐,说话也轻声细语的,曹炼嫌交流费劲儿,索性尽量不与阿渔说话,方便自己也减少了妹妹的紧张。

  曹沛如实解释了一番。

  曹炼想了想,对阿渔道:“既如此,你随你三姐姐去国公府玩吧,改日我再带你们出门。”

  另一个妹妹曹溋刚经历生母被逐,短时间估计都没有心情出门,这时候他单独带阿渔去逛街,曹溋得知后怕是会更难受。

  一共就两个亲妹妹,曹炼不想太偏袒任何一个。

  阿渔心中一喜,如此,她就有机会见到徐潜了!

  “嗯,那就叨扰三姐姐啦!”阿渔愉快地

  应道。

  曹沛笑,她就知道,与随冷冰冰的大哥去逛街比,四妹妹肯定更愿意去国公府。

  曹炼扫眼笑得十分开心的阿渔,突然更怜惜这个傻妹妹了,竟丝毫都没察觉他在照顾另一个妹妹的心情。罢了,以后多补偿这傻丫头就是。

  天色渐暗,曹家众人陆续登场,到最后只有曹溋没来。

  阿渔小口小口地用餐,偶尔看眼与两位叔父饮酒畅谈的父亲,发现父亲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因为吴姨娘一事产生任何影响,阿渔不禁思绪飘远,联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

  男人对自己不太喜欢的女人,有时候真的很无情。

  父亲对吴姨娘如此,镇国公徐演对贵妻容华长公主如此,徐恪……对他后来娶的那位表妹南康郡主也如此。

  当时徐恪告诉她,因为容华长公主寻死觅活他才同意娶南康郡主,但他绝不会与南康郡主圆房,而他确实也做到了,大婚当晚,徐恪居然丢下南康郡主来了她这边。他深情款款,阿渔只觉得害怕,容华长公主、南康郡主都不是好欺负的,她们不会对徐恪怎么样,却有无数办法对付她。

  阿渔劝他快回去,徐恪居然还生气了,倒在床上不理她。

  后来的半个月,徐恪夜夜都睡在她这边。

  跟着,南康郡主主动邀她出门游山,路上车马受惊,阿渔、宝蝉一起随着马车摔下了山。

  如果没有徐潜及时找到她们,她们必死无疑。

  男人们豪爽的笑声打断了阿渔的思绪,她收回视线,默默地感慨。

  女子嫁人真是难,首先要亲生父母有良心,不随随便便地让自己给人做妾,娘家靠谱了,夫婿那边也得好好挑挑,要选一个对自己有情的、未来公爹婆母都喜欢自己的,同时,夫婿身边还不能有太多爱慕他的年轻女子,否则要么是夫婿禁不住诱.惑去鬼混了,要么就是女子家大势大纠.缠不清非要进门。

  经历过上辈子,徐恪肯定不符合阿渔的择婿条件了,徐潜则刚刚好。

  徐潜对她有情,徐潜的父亲老国公爷早已为国捐躯不在了,母亲徐老太君很是怜爱她,至于徐潜身边的女子……

  阿渔莞尔。

  徐潜是徐老太君的老来子,与他同辈份的贵女们早都出嫁生儿育女了,差一辈儿的小姑娘都被他那些年轻俊朗的侄子们吸引,鲜有

  主动接近他的,见了面都恭恭敬敬地把徐潜当长辈。徐老太君倒是给他介绍过几门亲事,徐潜都拒绝了。

  曾经阿渔一直都觉得徐潜太冷情了,像一个只知道建功立业的无情武将,不通风花雪月,如今想来,他大概真的早早就喜欢她了吧?

  虽然徐潜与公爹徐演是亲兄弟,两人喜欢她都不符合纲常,可徐潜救了她的命,四年里都君子守礼,证实了他的心意后,阿渔便只觉得欢喜。

  嗯,上辈子没有小姑娘敢喜欢他,这辈子她就去喜欢。

  .

  第二天,阿渔早早就起来了,打开首饰盒,一样一样的挑选起来。

  女为悦己者容,她要让徐潜一眼就注意到她。

  宝蝶瞅瞅她选出来的那些首饰,忍俊不禁:“姑娘,这些过两年才用得上呢,现在您还小,首饰戴多了反而喧宾夺主,而且今日您随三姑娘去国公府做客,三姑娘是主客,您不好在打扮上太过出挑。”

  阿渔顿时如醍醐灌顶,是啊,她怎么忘了自己的年纪了?

  十一岁的她,再好看也是孩子,徐潜顶多把她当小辈喜欢,绝不可能此时就对她有其他心思的。

  再看镜子里自己稚气未脱的脸颊,阿渔不禁有些沮丧。

  宝蝶当她太在意美貌,想了想,笑道:“姑娘别急,我今天给您梳个新发型,保证不戴任何首饰也漂亮。”

  阿渔在意的并不是这个,兴致寥寥地“哦”了声。

  她无精打采地垂眸看袖口,宝蝶一手托着她乌黑柔顺的长发,一手灵巧地摆弄起来。

  阿渔的头发又黑又密,真的如云一样,小姑娘不懂事,嫌发多难打理,殊不知上了年纪的长辈们多羡慕少女这把好头发呢。宝蝶手巧,她也喜欢帮主子梳头,没事就拿自己的头发编各种发型,觉得好看了再用在主子身上。

  一刻钟后,宝蝶完工,拍拍主子的小肩膀道:“好了,姑娘瞧瞧满意不?”

  阿渔这才抬头。

  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白皙光洁的额头。

  她下意识地去摸额头。

  上辈子出嫁前,她都蓄着刘海儿,突然都梳起来,好不习惯。

  宝蝶及时按住了她的手。

  阿渔的注意力总算分散了,再看自己,乌黑的长发都被宝蝶梳到了脑后,两个发髻都很别致,然后再分出两缕长长的发丝分别垂在胸前。今日她穿的是件只在领边、袖口绣了桃花纹的白色褙子,白衣乌发,衬得她脸也白莹莹的。

  阿渔很喜欢自己的新头型。

  宝蝶捏捏下巴,重新打开抽屉,取出一对儿珍珠耳坠儿替主子戴了上去。

  阿渔笑,好看。

  宝蝶仍然觉得不够,又找到一条粉色的发带,缠到了阿渔的发髻上,发带垂落,飘逸粉嫩,更符合阿渔现在的年纪。

  阿渔笑得眼睛都弯了,臭美地想,自己真是太好看了。

  恰好宝蝉从外面进来,看到离座转身的主子,眼睛都瞪大了,像极了惊见美人的书呆子。

  宝蝶自豪地笑。

  宝蝉咽咽口水,围着阿渔转了一圈,忍不住道:“姑娘这么一来,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一下子就从怯懦的小可怜变成了明媚动人的千金小姐了。

  “好了,咱们屋里怎么自夸都行,到了外面千万别再说了。”阿渔特别嘱咐宝蝉道。

  宝蝉明白,她才没那么傻呢。

  宝蝶照旧留在家里,阿渔领着宝蝉拜别母亲,便去三房找曹沛姐弟了。

  徐氏也去,娘仨都准备好了,看到阿渔清清爽爽又不失少女娇柔的扮相,徐氏、曹沛眼睛都是一亮,只有虎头虎脑的曹焕还不懂欣赏姐姐的美。

  “四妹妹这样真美。”曹沛真心实意地夸赞道。

  阿渔见她一袭碧青衣裙,亭亭玉立,也笑着赞了回去:“三姐姐才好看呢,清秀如荷。”

  曹沛惊讶地看着她,好像不认识一样。

  徐氏也觉得这个

  侄女变了很多,刚要多聊几句,曹焕忽然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就我丑,你们都美行了吧,快走吧,不然五舅舅都要出门了。”

  阿渔、曹沛都笑了。

  徐氏无奈地瞪了一眼儿子,起身道:“那咱们就出发吧。”

  曹焕欢呼一声,兴高采烈地往前跑。

  阿渔被堂弟感染,莫名心跳加快。

  徐潜,她终于要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