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爷爷,饶了我,饶了我,嘿嘿,嘿嘿,哈哈哈……”

  被林君河一拍,那个小黄毛突然就跟中邪了一样又哭又笑。

  这模样,可真是把跟他同行的几个同伴给吓得双腿抖个不停,差点就尿了。

  “我……我们说,我们说……”

  连十秒钟都没坚持过,几人就已经被吓得怪叫连连,他们可不想变得跟小黄毛这样。

  “说好的铁骨铮铮呢?”郑天山此时看向这些人的眼神都显得有些无语,不过更加让他惊讶的还是林君河的手段。

  这手段,可比严刑拷打好用多了啊。

  “是……是浩哥派我们来的。”一个寸头青年硬着头皮一脸为难的道。

  “浩哥?”陈远飞一听,马上就在自己脑海里搜索起名字里有浩的竞争对手,但却一无所获。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眼睛一亮。

  “难道是十里街那个混混头子?”

  “没……没错。”几人连连点头,而后一个个表情看起来都跟死了爹妈一样难看。

  虽然他们是迫于恐惧无奈招的,但不论如何,出卖浩哥的事实是铁定的了,浩哥决定不会放过自己几人的,完蛋了。

  得到几人的确认,陈远飞霎时脸就绿了。

  他还以为是哪个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想要搞垮自己,没想到竟然只是个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小混混?

  说起来,在这几人供出浩哥之后,他也马上就想起了他跟浩哥的矛盾点。

  那大概是半个月前的事情,浩哥派人来他这商场收保护费,结果自然是没没收到,而且浩哥手下的几个小混混还被陈远飞命人打了一顿丢了出去。

  恐怕,浩哥就是在那件事之后开始怀恨于心的。

  只是,陈远飞怎么都没想到,他区区一个混混头子,竟然敢找自己的麻烦,难道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

  脸色难看,陈远飞已经在心里做出决定,绝对不给这浩哥好果子吃,他虽然是个商人,但有钱有地位,在东海市认识的地下世界的人物自然是不少,要修理一个小小的浩哥还是轻而易举的。

  “林先生,今天真是多谢你了,一点小小的谢意,希望你不要嫌弃啊。”

  微微一笑,陈远飞从钱包里取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了林君河。

  接过陈远飞给的东西,林君河都不由得有些意外,因为那竟然是一把钥匙。

  “这是……”

  “青湖区的一栋别墅,听郑会长说林先生正在找住处,我就准备拿这套别墅给林先生看看的,现在倒是刚好,就送给林先生你了。”陈远飞十分豪气的道。

  这让他旁边的几个保安都不由得当即流露出了深深的羡慕之色。

  青湖区,那可是东海市有名的富人区,那里的房价寸土寸金,早就已经达到了一平方十万以上的天价。

  一栋别墅就算按小一点的户型三百平米来算,都得三千万了。

  三千万的豪宅,说送就送了,这也未免太阔绰了。

  看着这把钥匙,林君河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下来,因为他正好缺这么一套房子。

  垃圾山那边的住处虽然在他简单布置下了几个阵法之后,塌是不太可能会塌的,但毕竟太过寒酸了,根本不像是正常人该住的地方。

  原本他就让郑天山帮忙去找一处合适的房子,现在陈远飞既然主动送上门了,他自然不会拒绝,反正原本郑天山之后也会带自己去看陈远飞介绍的这套房子的。

  对于陈远飞送自己这套别墅的目的,林君河自然也是清楚的很,大不了之后还他一个人情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林君河收下,陈远飞在心里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这区区几千万算不了什么,能因此而搭上一个有真本事的奇人异世的线,在他看来是无疑是大赚的。

  在给林君河交代了别墅的具体地址之后,陈远飞便取出手机,准备直接在今天就把那浩哥给办了。

  但,他才刚取出手机,准备按下一个号码,就听到下方突然一阵嘈杂声传了过来。

  先是惊呼声,大喝声,而后这些声音渐渐变成了惨叫声与哀嚎声。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远飞身旁的保安脸色一变,马上就冲着对讲机喊出声来,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几个保安脸色一变,刚想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就见到足足十几道身影从二楼上来,朝着这边逼近而来。

  而他们的身上,还扛着一些东西。

  在上了三楼之后,便冷笑着丢在了地上。

  这不是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保安又是什么?

  看到来人,陈远飞的脸色不由得当即就阴沉了下去,因为他在那十几人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你?”

  陈远飞满脸怒意,当真是肺都要被气炸了。

  他没想到,自己还没找对方麻烦,对方的人居然就主动先找上门来了。

  这十几个人中带头的那个三十来岁,口里正在嚼着口香糖,一脸流里流气的男人,不是浩哥又是谁?

  “陈老板,我们真是好久没见了啊。”

  冷冷一笑,浩哥一伙人已经逼近了林君河几人所在的三楼露台。

  在这商场三楼,是一片凸出去大约有三四百平米的露天平台,放着几把大遮阳伞,作为客人小憩的地方来使用。

  此时,十几个人一到,一字排开,冷笑着挥舞着手中的铁棍跟砍刀,跟示威一般把露台的入口给直接堵死了。

  “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陈远飞满脸怒色,冲着浩哥大喝道:“你要是现在给我跪下道歉,还来得及,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陈老板,我可没太听明白你这话的意思啊。”

  戏谑一笑,浩哥看了他手下的人一眼,那十几人马上就吹着口哨哈哈笑着挥舞起了手中的家伙,让陈远飞的脸色不由得一阵难看。

  “现在明白自己的处境了么,要下跪道歉的,是你才对。”

  “你……”

  陈远飞顿时气结,不知道这浩哥到底是哪儿来的胆子。

  要知道半个月前,他的人被自己命人打断腿之后,可是连个屁都不敢放,还连夜送了十万块钱来说是赔礼,让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可笑。这才半个月的时间过去,这浩哥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底气十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