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培川说明白,然后给属下使眼色。s.xs321.4141534

  男孩吓得哆哆嗦嗦,想要求情,却好半响发不出声音,身体软绵绵,被抽离了骨与血。

  “我真的都说了。”哇的一声,男孩吓哭了,泗涕横流,哭的悲惨。

  苏湛啧啧了两声,冷冷地道,“生而为人,就要做人该做的事情,好自为之。”

  说完伸手勾住沈培川的脖子往外走,低声问,“不会……”

  他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

  沈培川冷眼,“想什么呢?教训一顿丢回老家,不准出现在b市就是了,这么个小虾米,也没有用处。”

  而且一看就是没有受过教育,年纪不大没跟对人才犯错误。

  虽然可恨,但是主导这一切的人,才真正的可恨。

  苏湛笑,“我以为他真的暴戾,不惜手上沾脏……吭。”

  沈培川用手肘捅他。

  他捂着肋叉子瞪沈培川,“你手劲那么大,是想弄死我还是咋地?”

  沈培川没理会他,走到车旁拉开车门走了上去,往后面看了一眼问,“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宗景灏答非所问,“我听说中心路那家夜总会是他的?”

  沈培川砸砸嘴,“圈里最牛逼的存在。”

  能到那里面去玩的,都是有点面儿的,据说什么花样都有,多少富二代,官二代的一个月三十天,得有二十多天泡在里面。

  可想而知里面有多少花样的玩乐。

  这时苏湛拉开了车门,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沈培川,横眉竖眼,还在记仇刚刚他捅自己,“你坐我的车,你自己的车不要了?”

  沈培川浑不在意,双手一摊,“有人开。”

  他的属下都在这里呢,而且来的时候也不是他开来的。

  苏湛冷冷的啜了一声,“就你这样,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怪不得找不到女人。”

  沈培川,“……”

  难得用着极认真的表情看着苏湛,一字一句的道,“你以后不要给我再提这一茬。”

  没找女朋友就该被涮?

  还他妈的天天涮。

  好玩啊。

  真当他没脾气呢?

  “怎么,恼羞成怒了?”苏湛踩下油门,将车子开出去,凉凉的斜他一眼,“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已经破了处?”

  “……”

  沈培川气的吐血。

  更令他恼火的是,竟然无法反驳。

  他扶着额头,觉得再苏湛说下去,会被活活的气死。

  “我们去哪里?”苏湛问。

  沈培川连眼皮都没抬,淡淡地说道,“中心路夜总会。”

  “哈哈,怎么要去破,处?”苏湛大笑,这家夜总会可谓是b市最牛逼的存在了,靠山硬,去里面玩的也不是平常人,里面想要什么样的服务都有,听说里面的小姐最有特色,能让人一夜沉沦。

  沈培川这么一说,他首先想到的是和尚要开荤了。

  “……”

  沈培川特别想要骂一句,他妈的真贱,但是灵光一闪,搞得他跟没有软肋一样,笑的得意又好看,“咦。”他扭头看后面,“秦雅还没好吗?这么久了。”

  后座男人双腿从容交叠,冷清深沉,听到沈培川的声音,缓缓的掀起眼皮,当初秦雅出国,是林辛求他帮忙,他一手安排的医生医院,秦雅病好离开,他自然知道。

  没有回b市,如果也没有回a国,依她和林辛的关系,就是去找林辛了吧。

  他摁了摁眉心,“你们两个能消停一会吗?”

  吵的他头疼。

  “沈培川他不是人,往我痛处戳。”这次轮到苏湛暴躁了。

  沈培川冷笑,“搞得你跟人一样。”

  “……”

  “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苏湛没理,索性先事息宁人,而后认真的从后视镜中看宗景灏,小心翼翼的问,“秦雅她好了吗?”

  宗景灏没抬头,轮廓沦陷一团黑暗,极轻的声音嗯了一声。

  不等苏湛追问人去哪里了,他就补了一句,“我不知道。”

  苏湛那个郁闷啊,神色也不似刚刚轻松,没有回来肯定是故意躲他呢。

  她本来和林辛关系好,现在林辛也不在了,她走的更加没有没有牵挂了。

  怎么想他都有被抛弃的感觉。

  苏湛看了一眼沈培川痛心疾首的问道,“我伤心,你是不是就舒服了?”

  沈培川眉梢一挑,看似淡然,说出的话却噎死人,“不舒服,就看着你不爽,我心情顺畅。”

  “……”

  苏湛冷瞧他一眼,“真不是玩意儿。”

  “你是玩意儿?”

  “我要和你绝交。”苏湛狠狠的道。

  沈培川发现后座的男人,处于暴怒的边缘,本来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只是给苏湛一个眼神,让他往后看,苏湛会意从后视镜往后瞄了一眼,那股阴冷的气息正在蔓延,充斥整个车厢,一触即发。

  两人不敢再斗嘴,整个车厢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很快车子停在了中心里的那家夜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