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娴的话卡在喉咙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多久了?”

  宗启封将车停在路边,点了根烟,沉默着也不语。

  文娴也不催促,耐心的等着,知道他心里可能也不大舒服,程毓秀再好,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还不久。

  “生下来吧。”文娴淡淡的道。

  宗启封吐了一口白雾,他的孩子他自然想要,可是要成私生子吗?

  “我明天就朝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里人我‘怀孕’了,等她生下孩子,我说是我生的,给孩子一个名正顺的名分,这样等我离开,文家和宗家,依旧是亲戚,孩子也会在两家的呵护中成长,长大自然也有文家庇佑……”

  “就那么想离开。”宗启封冷笑了一声,第一次在她面前表达自己的不满。

  文娴抿唇,是她的自私,才把事情演变成这样,她不可否认。

  “对不起……”

  “我不想听。”

  宗启封打断她。

  文娴垂眸,处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怎么说。

  “等到孩子出生,我放你离开,这段时间你留在别墅照顾她,别人我不放心,她有流产的征兆,医生说需要静养。”

  “好,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文娴没回别墅,直接去了医院,确定了之后,她第二天就宣布自己怀孕了。

  不管是宗家,还是文家,都很高兴。

  就这样,程毓秀过上了养胎生活。

  平日里除了佣人还有文娴照顾她。

  “会不会哪里不舒服?”中午吃过饭,文娴询问,因为她发现程毓秀吃的很少,怕她不舒服。

  程毓秀摇头,“没有,倒是让你在这里……”

  “不要有压力,你肚子怀的是宗家的孩子,也是我的,对你我只会尽心。”文娴担心程毓秀心里不舒服,毕竟没有一个母亲愿意把自己的孩子,说成是别人的。

  她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病床边,拉着程毓秀的手,“文家和宗家联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族利益的结合,你懂吗?”

  文家不曾涉足过商业,但是作为地方上的一把手,整个城市的经济,都是地方上的商业带动的,宗家是最有潜力,也是最会经商的。

  而宗家,一直为商,想要做大必须要地方上的官员支持,所以,他们两家联手,只有利,没有弊。

  而且对两家人都好。

  所以,就算当初他们没感情,为了家族能够长远发展,他们必须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程毓秀知道他们这种婚姻根本没感情,都是家族利益为上。

  “成为文家的外孙,对他只有好处。”文娴伸手覆上她的腹部,那里还很平坦,看不出已经怀孕两个月,“我现在不能让你名正顺的嫁给他……”

  “我知道,你们离婚恐怕会让两家的关系紧张,别说强强联手,恐怕会成仇家,如果有了孩子,两家就有了牵连,将来对孩子的发展也好,毕竟是文家的外孙,宗家的孙子……”越说,程毓秀越哽咽,她什么都明白,只是心里依旧难受。

  “对不起我,我……”

  文娴给她擦眼泪,知道她心里难受,搂住她,“相信我,我会让你名正顺,只是孩子的名分,不能变,你要是心里有怨,就怨我,若不是我找到你,你不会今天这么窘迫。”

  程毓秀知道,这不是因为文娴,如果不是文娴,恐怕现在程家已经没了,哥哥也在牢里,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愿意的,根本怪不得别人。

  “不是你的错,是我自愿的,一切都是命运吧,其实孩子有这样一个外租家,比跟着我好……”走到今天,程毓秀第一次这样哭。

  文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抱着她,和她一起哭。

  哭这命运作弄人,哭这身不由己。

  过了很久两人才平复情绪。

  “你好好休息,晚点启封会过来,我先回去。”文娴起身,程毓秀抓住她的手,“那你也别走。”

  其实她挺害怕和宗启封单独相处的。

  文娴拍拍她的手,安慰道,“他是个很好的男人,如果不是我已经遇到我的挚爱,我也许会爱上他。”

  文娴给她盖好被子,“好好休息,心情放松,有我在,不会有事。”

  程毓秀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特别的嗜睡,文娴走后,她就躺着,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后来是被说话的声音给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

  “这个就是胚胎。”医生指着b超单上的一块像是灵芝一样的一块图片说道。

  宗启封仔细端详了很久,也没看出,这样的‘东西’怎么能长成一个婴儿。

  “现在月份还太小,再过两个月,就可以完全看清楚了,孕妇这种状态很需要关心,你要时常过来陪伴,毕竟你是孩子的父亲。”

  宗启封点了点头。

  “她今天做过检查,恢复的还不错,过两日可以回去休养,你妹妹人不错,我看照顾她那么尽心尽力,很少有这样的小姑子。”

  文娴谎称自己是宗启封的妹妹。免得人家八卦他们的关系。

  宗启封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敷衍的笑了一下,送医生出门,宗启封关上门走进来。

  他拉开椅子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安静的观察她。

  其实,真的如文娴所说,她很漂亮。

  只是他一直没去好好看过。

  程毓秀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她故意动了动侧过脸。

  就这一过便是两个小时,宗启封不曾走,程毓秀想要上洗手间,已经憋了快一个小时了,她都快忍不住了,在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还不走?

  宗启封看了一眼时间,眉头微皱,这也太能睡了,都睡了一个下午了。

  “唔……”

  程毓秀装作刚睡醒的模样。

  “醒了?”宗启封问。

  程毓秀装作还是懵懂的状态,看了他一眼,她想要坐起来,宗启封起身扶她,给她身后放了一个靠垫。

  程毓秀低垂着眼眸,“你,今天怎么有空?”

  “有事和你说。”宗启封坐回椅子上,“你的工作我帮你辞掉了,你没时间做,你现在的身子不方便。”

  当然不是他亲自出面,是他让人解决的,那个张总不会找她的麻烦。

  程毓秀点了点头,“谢谢。”

  “不用,你我也不算外人,毕竟我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如果你愿意,等你生下孩子以后,我们结婚吧。”

  程毓秀诧异的看着他。

  没想到他忽然这样说。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了很久,她才找回声音,“你,你你说什么?”

  宗启封想要抽支烟,但是意识到她是孕妇,压制了烟瘾,看着她说,“我说,等你生下孩子后,我们结婚,虽说孩子不能对外宣称是你和我的孩子,但是,共同呵护他长大,也是我们作为父母的责任,你说呢?”

  就在这时,程毓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宗启封看过去,屏幕上显示着程毓温的名字。

  程毓秀几乎是脱口而出,“是我哥。”

  潜意识的解释,宗启封抬眸,看了她两秒,淡淡的道,“我没误会。”

  程毓温发现自己解释的意味太明显。

  像他们这样的关系,不该解释的。

  “我……”

  宗启封将手机拿给她,“接吧。”

  程毓秀收起要解释的话,越描越黑,索性不说了,

  她接起电话。

  “我在b市,你在哪里?”

  程毓温的声音。

  白宏飞着急,一把夺过程毓温手里的电话,“毓秀,你在哪里,我要见你,快点告诉你在哪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