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辛在‘漫天星火’中奔跑,这是不平凡的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每一件都在她的意料之外,这一年,或许幸运,或许糟糕,充满意外,充满——惊喜!

  她牵着两个孩子的手,站在漫天的白色中,仰头望着在空中绽放的绚烂。s.xssodu.

  宗景灏的大衣上沾了很多雪,他站在那儿,望着不远处的三个背影,一大两小。

  这一年,对他来说,何尝不意外?

  何尝不——惊喜?!

  除夕夜要熬岁,他们在外面玩了久才回去,推开房门,扑面而来的温暖,宗启封和程毓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于妈和另外一个佣人,准备了很多的水果,干果,摆了慢慢的一桌子。

  不知道是不是玩的太久,晚饭都消化了,两个孩子进到屋里,又吃起来,还一边看着电视。

  12点的时候,敲响了新年的钟声。

  新的一年到了。

  两个孩子太兴奋不愿意睡,结果第二天醒不来。

  所以大年初一,两个孩子是在床上过的。

  初二是林辛的生日。

  林曦晨给她买了一个超级大的蛋糕。

  在生过两个孩子以后,林辛从来不过生日,她经历过生产时剧痛,了解,她的生日,是她母亲的苦难日。

  所以以往每年过生日,她不会买蛋糕,不会去提醒谁,只会给庄子衿买一件礼物。

  她没想到,林曦晨会给她买这么一个大蛋糕,足足有8层,最顶端是个穿着婚纱的娃娃。

  没错,是个穿着婚纱的娃娃,这倒不像是生日蛋糕,倒像是结婚蛋糕。

  “好看吗?”林曦晨问。

  林辛点了点头,“好看,只是有些奇怪。”

  林曦晨指着顶上的娃娃,“你是说她奇怪吗?”

  不等林辛说是,他就先解释起来,“你是服装设计师,给很多人设计过婚纱,可是你自己没穿过,我想你也穿一次,我想,你穿一定是最好看的。”

  林辛没穿过婚纱,是林曦晨从庄子衿最里听到的。

  有一次,林辛给一位客户设计了一款婚纱,超级漂亮,林曦晨说,“妈咪穿上肯定更好看。”

  庄子衿在一旁神色黯然。

  林曦晨旁敲侧击,才知道,原来林辛结婚,连婚纱都没穿过。

  心里对宗景灏鄙夷的不行,吝啬鬼!

  宗景灏站在落地窗前接电话,是沈培川打过来的,结果出来了,林国安并非猝死,而是中毒,食用了亚硝酸盐。

  “根据佣人的供述,庄子衿从一直亲自给林国安准备一日三餐,她有机会,也有动机,现在庄子衿已经被正式拘留,等待被调查。”

  宗景灏的目光投过来,看着客厅里的画面,眸光深邃。

  “我作为一名刑警,对这样的事情,无法做到姑息,当然,我知道她的身份,能做的就是,尽量弄成误杀,而且有我在,我也不会让她受苦,林国安固然有错,她这样做就是犯法,嫂子那边……”

  故意杀人和误杀罪名相差甚远。

  “先瞒着。”他还没想好怎么和林辛说,现在他们这么高兴,他不想打扰他们。

  更不想破坏。

  “我知道了。”沈培川道。

  宗景灏挂断了电话,走过来。

  刚刚他听到了林曦晨的话,目光落在蛋糕的娃娃上。

  “爸爸。”

  “嗯?”

  小女孩朝他招手,“你附下来,我有秘密想要告诉你。”

  宗景灏听话的弯下身子,将耳朵靠向她。

  “秘密就是我……”

  她背在身后的手忽然伸出来,抹了宗景灏一脸的蛋糕。

  “秘密就是我要抹你一脸蛋糕,嘻嘻……”

  宗景灏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将她抱起,“小调皮鬼。”

  小女孩高兴的笑。

  “你不送妈咪礼物吗?”林曦晨故意的,他觉得宗景灏没查出来林辛的生日。

  听到儿子的话,林辛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小期待。

  宗景灏沉吟了一下说,“没准备。”

  林曦晨顿时脸就拉下来了,“你别以为我妈咪非你不可了。”

  林辛也有些小失望,不过想想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给人准备礼物,要是准备了,她才觉得奇怪呢。

  宗景灏看林辛,轻笑道,“谁敢要她?”

  谁敢要,他扒了谁的皮。

  “好了,好了。”林辛带着两个孩子去洗脸和手,弄的哪里都是奶油。

  “我还想只。”林蕊曦不愿意去洗。

  “等会我给她洗。”于妈走说。

  林辛想了一下,就先只能这样,她身上有奶油,上楼去换一件干净的,屋里没有人,她从柜子里找出衣服,站在柜子前就把身上的沾了奶油的衣服脱掉,不知道她刚上来,宗景灏也跟了上来。

  宗景灏推开门,就看见她光着上身,腰间的青紫还未完全褪去,她的肌肤白,那一块尤其的明显,很快她穿上毛衣,遮挡住他的视线。

  林辛整理好领口,转身就看见宗景灏站在门口,她第一反应就是问,“你怎么时候上来的?”

  “你上来的时候,我就上来了?”他故意用了一个反问句。

  林辛皱眉,也就是说,她换衣的时候他看见了?

  虽说,两人亲密过了,可是想到刚刚自己在他面前脱衣服,心里还是有些小害羞。

  宗景灏走进来,关上房门,瞧着她微红的脸,撩起她一缕发丝在指间缠绕,“脸红了?”

  “没有。”林辛扭过头。

  “不要害羞,再说,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

  这人!

  林辛怒瞪他,“你能不能要点脸?”

  “我不会让你吃亏。”他长臂一伸,将她扣入怀内,伏在她的耳畔,声音很轻,“晚上,我让你看我。”不等林辛发作,手里被塞进一个盒子,“这是什么?”

  林辛低头,抬起手,是一个蓝色丝绒盒子,不大,菱形,没有多余的装饰,简单大方。

  “打开看看。”

  林辛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送我的?”

  他认真的嗯。

  林辛在宗景灏灼灼目光下打开,里面躺着一枚巨大的钻石戒指,呈椭圆形,粉红色。

  名副其实的鸽子蛋。

  “粉红之星?”

  这次轮到宗景灏惊讶了,“你知道?”

  “我在世纪珠宝拍卖会上见过,它被命名粉红之星,呈椭圆形,是一枚无暇的粉红彩钻,2017年由国内有名的珠宝大亨以712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怎么会在你手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