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湛的身体猛的紧绷,似乎没有预料到会忽然遇见秦雅,他几乎是本能的想要放开刘菲菲,可是,在他松手的那一刻,刘菲菲抓住了她,故意脚很痛的样子,似乎不扶着苏湛,自己会摔倒一样。s.hbacyy.

  苏湛没再动,也没推开刘菲菲,此时此刻,她也想看看秦雅会不会因为他和刘菲菲在一起而生气。

  虽然她不躲着自己,偶尔也会去看老太太,可是对他的态度很冷,冷的让他觉得,秦雅对他没有一丝感情。

  刚好现在刘菲菲在身旁,他就想借此机会试探她对自己的态度,如果她生气了,就证明她是在乎自己的。

  刘菲菲偷偷的看苏湛一眼,没想到他没有推开自己,心里窃喜,面上却很难过的样子,“秦小姐你别误会,我的脚受伤了,没办法走路,苏湛才陪我来医院……”

  “我没误会。”

  秦雅拿着单子的手,用力的握紧,指甲穿透纸张,陷进掌心的肉里,只有足够的疼痛,才能让自己清醒。

  她云淡风轻的笑,“我和苏湛……先生,现在没关系,他想要和谁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

  苏湛的嘴唇紧紧的抿着,连带着,浑身的肌肉也绷紧,他的内心翻江倒海,无法平静,似乎接受不了秦雅的淡定。

  她越淡定,就说明她越不在乎自己。

  刘菲菲心里乐开了花。

  但是面上她还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苏湛现在的表现她还拿不住,是对秦雅死心了,还是别的。

  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苏湛。

  苏湛压着内心的失落与疼痛,什么话也没说,一把搂住刘丰富的腰,“我们走吧。”

  与秦雅擦肩而过时,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撞了一下秦雅的肩膀。

  秦雅吐得太厉害,身体根本没劲,被苏湛这一撞差点摔倒,幸亏她身旁是窗户,她用手撑住,才没倒下去。

  缓缓地,她蹲下身子捂住胸口,想要捂住从胸腔里溢出的悲伤。

  她唯一的感触就是痛,好像心口被人凿了一个窟窿,血不停地往外流。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流尽鲜血干枯而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情绪太过激动,胃里又是一阵猛烈的翻滚,她捂着嘴,朝着洗手间跑去。

  医院门外,苏湛将刘菲菲送上出租车,“你先回去吧。”

  刘菲菲想要抓住他,可是又不敢,怕好不容易刷出的好感,又因为她的急切让苏湛反感。

  “你还有事是吗?”刘菲菲旁敲侧击。

  苏湛淡淡的嗯,并不想多说,他关上车门,刘菲菲有些慌,很明显,他不走,是要回去找秦雅的。

  她立刻降下车窗,“你是要和秦小姐解释吧?要不要我替你说清楚,毕竟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

  苏湛有几分不耐烦,“不用。”

  说完他让开车。

  看着车子疾驰而去,苏湛转身走进大厅,到刚刚遇见秦雅的走廊,然而,走廊已经没有秦雅的影子,他的眉头一皱,转身朝着大厅走去,厅内人来人往,就是没有搜寻到秦雅的身影。

  苏湛不由的生出几分落寞。

  他垂头丧气,正当他放弃打算离开时,看见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秦雅,她捂着腹部,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生病了一样。

  他快步走过去,扶住她,“你怎么了?”

  秦雅抬头映入眼帘的那张脸有些模糊,很快,她看清楚了这张脸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在看清是苏湛以后,她喉咙紧的厉害,鼻腔里被塞进了一大团棉花,一股酸涩在她的眼眶里乱窜,她低着脑袋,“怎么又回来,是想看我的笑话吗?”

  苏湛也嘴硬,明明就是想看她,担心她出现在医院里是生病,“嗯。”

  秦雅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你这样来找我,就不怕你前女友……不,现在应该是和好如初的现女友了,你怕她生气吗?”

  “她没那么小气。”

  秦雅一梗,这意思是说她以前小气了?

  她苦涩的发笑,原来在乎而生气,是不对的?

  要大方纵容才是真爱?

  呵呵。

  她觉得自己的三观要被苏湛给颠覆了。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秦雅挣开他的手。

  苏湛不放,“你生病了?医生怎么说,是哪里出了问题?要怎么治?”

  一连串的问题砸下来,秦雅愣神了片刻,很快她恢复理智,她仰头望着苏湛,忽地,大笑起来,“医生说我这儿受伤了。”她捂着心口,“知道怎么伤的吗?”

  苏湛看着她,“是因为我吗?”

  秦雅收住笑声,“不,因为我自己,以前我觉得自己并不笨,可是遇见你之后,我发现我就是个蠢货,竟然会相信你的花巧语,一定会对我好,一辈子,呵呵,你很厉害,我相信了你,你成功的哄骗了我。”

  苏湛的摇头,“我没有说谎,我是真想对你好的……”

  “这话留着说给你现在的女人听吧。”秦雅打断他,对于苏湛她是真的伤了心,不想再和他有瓜葛。

  她撇过苏湛想要离开,可是苏湛并不愿意就这么放她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就想说给你听。”

  “你放开我!”秦雅试图甩开他的手,可是他抓的很牢,自己又没力气,明显挣扎是徒劳。

  苏湛抓过她手里的取药单,将她摁在椅子上,“坐在这里等我。”

  苏湛怕她不吭不响自己就走,警告道,“你要是敢走,我就去店里纠缠你。”

  秦雅看着他,现在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苏湛,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幼不幼稚?”

  苏湛笑了,是的,他在这个女人面前最放松,做的也是最真实的自己,哪怕以前和刘菲菲在一起,他也没和秦雅在一起放松。

  “等着我。”苏湛拿着单子去窗口取药。

  只有一盒维生素b6,苏湛看了看,他问取药的医生,“请问,这个药是治什么病的?”

  医院里的人多,那个取药的医生并没有听见。

  苏湛加大了声音,又问了一遍,“请问,这个维生素b6,是治什么病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