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雅从未有过的恶心,她死死的咬着唇,才能忍住。s.90xs.

  老太太能感到旁边秦雅的颤抖,奈何说不出话,只能干着急。

  “怎么你不想答应。”刘菲菲倚在他的胸口,“别忘了,你奶奶和那个女人还在我手里。”

  苏湛的脸色铁青,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在找死。”

  痛。

  刘菲菲无法呼吸,脖子要被拧断似的,她的面目狰狞,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你大可以掐死我。”

  苏湛丝毫没有手软,此刻,他是真的生出杀死这个女人的心,他夺过她手里的控制器,冷声,“刘菲菲,你知道你有多让人恶心吗?”

  刘菲菲笑,嘶嘶哑哑,像是老旧的风箱发出的声音,刺耳难听,“你以为我这么蠢,不会留后手的吗?你大可以试试,你掐死我,她们会不会给我陪葬!”

  刘菲菲很是笃定。

  苏湛犹豫了,他不敢拿奶奶和秦雅的命来赌,虽不甘,他还是甩开了刘菲菲。

  刘菲菲摔倒在地上发出响动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两个男人,他们的手里拿着引爆器,还有砍刀,是刘菲菲老早做好的准备,如果她有危险,那么就让他们引爆船上的炸弹。

  刘菲菲趴在地上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重新钻进胸腔,她才觉得舒服些。

  她缓过来之后抬头看向苏湛,呵呵的笑了一声,“你果然很在乎她们。”

  而苏湛却盯着刚进来的两个男人。

  刘菲菲从地上爬起来,站到苏湛的跟前,“你很想救她们?

  苏湛冷冷的,狂躁的想要杀人,他当然想要带人离开。

  刘菲菲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才抬起头看苏湛,“想要救人,可以。”

  她给两个男人使眼色,两个男人立刻会意,他们将刀架在秦雅和老太太的脖子上。

  “她们两个你可以选择一个,我现在就放她走。”刘菲菲得逞的笑。

  她知道苏湛和老太太的感情,就算他喜欢秦雅,也不会放弃老太太的。

  苏湛的神经紧绷着,“两个,我都要带走!”

  “我知道,过了今天,我也未必能活着,总要有个人陪我,不然,黄泉路上我会很孤独。”

  她花光了积蓄,又得罪了陆渊也惹怒了苏湛,就算她能活着走出去,这两个人也不会放过她,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苏湛怒不可歇,咬牙切齿,“刘菲菲!”

  刘菲菲瑟缩了一下,她第一次见苏湛这么狂躁。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镇静,毕竟现在主动权在她的手里,只要他在乎那两个女人,他就会妥协。

  “选吧。”刘菲菲趾高气昂,现在她是那个主导者,她是胜利者。

  老太太激动的想要和苏湛说话,让他选秦雅,她已经老了,多活一天少活一天没所谓,可是秦雅不一样,她还那么年轻,而且肚子里还极有可能怀了孩子。

  怎么算,都是救秦雅比较划算。

  秦雅却很安静,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就连绝望都被掩盖的不动声色,她的身下一片湿粘,即使不看,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很痛,不是身上的,而是心上,像是被锯子撕扯着心脏,无法喻的痛苦。

  她曾想过放弃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又很期待,现在,她很清楚,她的孩子离开了她。

  以前在书上,电视里,经常会看到人说心痛,她觉得那只是个形容词,现在她清楚的知道,心真的会痛,闷闷的,麻麻的,让她无法呼吸。

  “你再不选,那我就让她们两个一起陪我死。”刘菲菲不耐烦的说。

  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他不想放弃任何一个,血丝聚拢到眼瞳正中,他嘶哑着,“我任由你处置,放了她们两个。”

  “不。”刘菲菲拒绝的果断,“我就是要你选,一个生一个死,不管你选谁,你这一辈都会生活在自责中,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夜夜噩梦缠绕。”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抓老太太和秦雅一起过来的原因。

  “救……雅……”

  老太太艰难的挤出两个字,苏湛却读懂了,可是这个养他长大的人,他怎么能放弃呢?

  他摇头,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放弃,不然他真的会像刘菲菲说的那样,一辈子在自责中度过。

  他不可以。

  可是看看秦雅,她的样子也不好,如果秦雅出了事情,他知道,他这一辈子,肯定也会在煎熬中度过,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一直活到老。

  苏湛用尽此生的勇气,才张开口,“秦雅,我是被我奶奶养大的……”

  潜台词是,我不能放弃养育我的人。

  秦雅低着头,她不觉得苏湛的选择有错,世人说生恩没有养恩重,他选择养育他长大的人,没有什么不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痛,很难受,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如果你有事我……”陪你一起。

  这时老太太急气攻心,昏迷了过去。

  苏湛的话没有来得极说完。

  电光石火间,苏湛说了,放了他奶奶。

  意料之中的答案,秦雅已经麻木了,与其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去。

  刘菲菲让那两个人把老太太送出去,把两个人路过她身边时,偷偷的将引爆器放到她的手里,刘菲菲不动声色,将另一只手背在身后。

  她若无其事的走到秦雅跟前,“看清楚了吗?他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秦雅抬起头,透过发丝的缝隙,她看着刘菲菲,声音沙哑,“我不觉得他有错,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在乎,他还算是人吗?”

  刘菲菲生气极了,似乎被她这句话给惹怒了,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死到临头了还要嘴硬……嘭!”

  嘭的一声响!刘菲菲忽地飞了出去,撞在船壁的铁皮上,震的整艘船都晃荡起来,苏湛扑到秦雅跟前,解她手上的绳子,“我带你离开。”

  然而这时,他看到她身后蔓延的鲜血,他的手一抖,“你,你受伤了?”

  “咳咳,那我们一起死吧!”刘菲菲按下手中的引爆器。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