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景灏没有多余的回应,他不会煽情的话,也不喜欢,拉开车门上了车。s.hbacyy.

  沈培川的手搭在苏湛的肩膀上,“走我陪你去喝一杯。”

  苏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

  另一边宗景灏开车直奔医院。

  林辛站在医院门口已经有了困意。

  这个时间段,就连白天挂号都需要排队的地方,此刻却是静悄悄的。

  宗景灏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林辛看见他的车子,走了过来,宗景灏把车子停稳,林辛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苏湛去哪里了?”林辛扣上安全带问。

  “沈培川陪着。”宗景灏目不斜视淡淡的道。

  有人陪着开导一下,她就放心了。

  现在已经两点多,林辛靠着车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时间太晚,她困了。

  宗景灏将车速放下,平稳的行驶在马上,到了别墅之后,他停好车子,这个时候的林辛已经睡熟了,完全不知道,已经到家了。

  宗景灏走过来,打开这边的车门,弯身进去,按开安全带,将她抱下来。

  林辛睡的正熟,忽然被人动,她很不耐烦,身体动了动,咕哝了一声,很快她在宗景灏的怀里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沉睡。

  宗景灏抱着她进屋,程毓秀夜里起来喝水,碰巧看到宗景灏抱着林辛进来。

  她看了一眼时间,夜里三点钟。

  “这么晚回来?”她小声问。

  宗景灏嗯了一声,或许是因为住在一起,就像是离自己很近的人,自然而然的回答了一声。

  程毓秀先是一愣,而后眉眼展开,他,他竟然和她说话了。

  还是这般心平气和。

  她水都没喝就转身进放进,刚想推门进去的时候,似乎又想到什么,她推开了宗启封房间的门。

  这个时候,宗启封睡的熟。

  她弯身晃了晃他,“你醒醒。”

  宗启封睡的迷迷糊糊,好像听到有人叫自己,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透过微弱的光线,他似乎看到程毓秀,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在林蕊曦的房间里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宗启封坐起来,程毓秀有些手无足措,惊喜,意外,“景,景灏和我说话了。”

  宗启封打开床头灯,屋里瞬间亮起来,他也清醒过来。

  知道她的激动从何而来。

  “他和你说什么了?”宗启封问。

  “我问他这么晚回来,他嗯了一声回应我。”

  宗启封皱眉,就因为这个,半夜兴奋的不睡觉?

  “你说这是不是好的发展,以后他会慢慢的接受我?”程毓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能和宗景灏像亲人朋友,一样的关系相处。

  宗启封瞧着她高兴的脸孔,神精恍惚了两秒,“会的。”

  宗启封多少有点了解宗景灏,他的心结未必这么容易打开。

  而且也没有给她实质性上的好‘脸色’。只是一声回应,就已经让她如此兴奋。

  得到宗启封的肯定,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以后,我是不是得多和他说说话?”

  程毓秀不苯,而且还挺聪明,但是,遇到宗景灏的事情,她就没了思考能力,从他和她结婚也有20多年了,这么久的心结,怎么可能一下就解开?

  宗启封叹了一口气,朝她摆手,“过来。”

  程毓秀走过来,做到床边。

  宗启封抚她已经上了岁月的脸颊,曾经,这张脸也是如花似玉,现在……

  “多年心结,你不要操之过急。”有希望就有失望。

  宗启封不想她失望。

  程毓秀说,“我知道。”

  其实心里是不冷静的。

  她被喜悦冲昏了头脑。

  宗启封和她一起生活了20多年,对她还是了解的,这个时候,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这个时候,恐怕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还是等她冷静下来,他再说吧。

  宗景灏抱着林辛走上楼梯,进入房间。

  ,content_num